Saturday, December 31, 2005

五年

這是2005年12月30日

五年前的這一夜我死去活來,一個她離開我,另一個她離開世界。

今晚臨出門口前,我忽然很想脫下燈心絨褸,換上皮褸。
我真的換了。
這一刻,突然記起,五年前的這一夜,我都是穿皮褸。

進入edit box寫這文之前,右手邊的最近更新Hompy列出了一個 <Son Son的日記 >,裡面第一篇文提到的女孩叫Wendy。邪。跟回魂那一夜,我收到的沒有Caller Display沒有人說話的來電一樣邪。

這些年來,要謝過你的照顧。雖不是很多人親眼見過,但我知我很孩子氣。

Thursday, December 29, 2005

我得到於事無補的安慰

竭力吸入最後一口空氣。無論多用力,這一口氣都只會是很微弱的,因為已經是最後一口。然後,心跳停下來。你用力的捉住我手。你的手很冷。你在哭,還輕輕叫 著我的名字。你似乎仍然很用力的握住我手,但我開始感覺不到。我覺得口乾。眼前的都黑透了,我還聽到你在哭。但不口乾了。不乾,也不濕潤,只是什麼都沒有 了。最後,連你的聲音都聽不到。


漆黑一片,死寂。密室狀況維持了三十秒。


慢慢地,我看見你,看見躺著的自己。所有的顏色都淡了。我已經死了。你還在哭,我在你耳邊說乖喇別哭喇。你聽不到。你的淚水不住,這可是對我的最後評價。

Tuesday, December 20, 2005

我會寄信給你們!

昨天一早(其實起床時都已經是十二點...因為前一晚看清場看到四時多),買好了水,又走到了維園。他們一隊雖不是前日衝擊防線的主隊,但明顯的,人數都 少了。帶了紙筆,希望盡能力可以溝通多一點點(他們都略懂漢字)。最後得到的,是他們的地址。苣蒻問我要了電郵,說會給我照片。我問他有沒有玩go stop,他說牌留在了酒店!但似乎他今日未必能成行回家,因為要看看在觀唐那邊的同胞...

等了好久,走畢全程,在鴻興道坐了一會就 走。加入遊行的人多了很多,可惜圍觀的人更多。是香港人視野廣闊有遠見早知道昨天不會有事,還是看見前晚的畫面而覺得就算有機會受傷也要出來襯一番才不枉 此生!?影影影,影來幹什麼?你們知道嘛,喜愛攝影不等於見什麼都影,與及無喇喇走到正在吃飯的人面前不到一米用相機對著人家是件很不禮貌的事。如果真的 如此喜愛攝影,我介紹我的朋友給你們認識喇!他有一個project叫"影你老母"呀!

這幾天,影相的人(非記者)可真夠多,但相片都去 了哪裡?flickr裡有 wto 這 tag 的人來來去去都是那幾個,朋友比較有心,upload了還加了一些caption及想法。其他千千萬萬的相哩!?你們收埋要來做紀念呀?紀念自己曾經這麼 視而不見,見人受傷見人跪見人哭仍然影完就轉身算數呀?!

對警察的評價本來不低,走算用上催淚彈我也可接受。但告事打道清場的過程,與及 李Sir一早講左當捉左的言論,實在失望。估計警察根本無法處理大量示威者,才將他們困在告事打道。但當晚風大氣溫低,示威者連如廁的要求也被拒。當然, 你可以話是一項策略,那一夜搞殘了他們,星期日就沒人搞事。那警察就很小家喇,比無能力處理大量示威者更衰。但我要表明,對在前線當值的警察,我是尊敬 的,大家所承受的結果,都只是由庸官的決定而來。

明報昨日又刊登了一堆關於星期六晚的圍觀者的報導,有市民大力譴責警方在未有足夠通知的 情況下使用催淚彈,令部分圍觀者因走避不及而吸入催淚氣體。首先,廣播一早就不斷宣佈警方行動會升級,叫市民盡快離開。你要看戲其實不是罪,但若要看同時 又怕死怕傷的話,請你醒目點,請你留意各大傳媒的廣播,我覺得這是common sense。冇sense又要睇又怕死又怕傷而最終真的輕傷了的話,算你走運,但也怪不了誰。難聽的說話我還想到了很多,但還是不說好了,可知我是如此緊 張我的個人形象。

Sunday, December 18, 2005

鴻興道 / 鹹水 / 回來了

1. 一時半,買好毛巾及水,去到維園。又見到苣篛韓農,他見到我們又笑了,吳小姐更破例與陌生人合照。他又給了我一個帽子,但其實我想要那條寫著韓農聯的頭帶。

2. 二時十八分開始遊行,路線依舊。我們走在韓農聯中間,背後的一team大概十用鐵鍊將自己連起,我開始擔心這是部署,用來在鴻興道隔開記者與途人。

3. 沿途滿滿的都是觀眾,人數多,有血性的人也按比例的多了。有香港人向韓農派水及食物,有人獻花,有人拍手。沿途加入的人不少,氣氛良好。 

4. 隊伍在紐約戲院門外停下小休,我終於能跟苣篛韓農一起抽菸,並借用了他們自備的米缸。

米缸

5. 到達鴻興道,韓農聯在示威區休息。我跟吳小姐走了一圈,示威區近警方防線一邊有一女子攀上兩米多的欄杆,大叫"抗議警察使用胡椒粉",途人即時糾正應為"胡椒噴霧",女子改口"係喇!胡椒粉我屋企就大把!"。講完之後她自己也忍不住笑。

6. 防線那邊起碼有三四百記者與看戲的人,當然,攝記們還是覺得自己大晒的。我前面是無記攝影隊,拓著beta的人大大聲話:"前面0個d都唔係photog,唔好理佢地,推去前面"說罷連人帶梯逼走前面的人。

7. 農民出來之前,警方與記者已經不停口角,為的是警方不讓記者走得太近。而記者與記者也有衝突,但我站得比較遠,不知事源為何。

8. 突然,韓農聯(包括苣篛韓農)走出來突擊防線。我們未有趨前,本想等他們退回來的時候拍照,可一見他們回來,全部被胡椒噴霧噴得口腫面腫,我根本就不忍心 舉相機。一個回來,我們拿水幫他洗眼,一個見紅了,我給了他毛巾,跟著回來的三四五六個全都腫得要命,但我的一支水都用光了,唯有幫他們點菸。可是警方今 日出動了鹹水,他們全身濕透,菸都跟本不能被點著,我們拿出了我的mild seven及吳小姐的日本水菸,見一個就塞一支入他們口裡,然後點火。

我給了他毛巾

9. 不忍舉相機的只有我一個。看著凍得顫抖的韓農,十多部 (途人而不是記者) 垃圾DC不停閃光,就是沒有人幫手。太大風,真的很冷,我脫下了風褸給一個顫抖得說不出話的韓農,他不肯要。一個女韓農脫下了外衣給他,於是,我們就逼女 韓農要了我們的頸巾,因為實在太凍,她卻只穿了一件短袖上衣。

10. 點菸,遞紙巾,遞食物,走來走去,過了大半句鍾。我估總有人會說,不守規矩的是韓農,幫他們就不是認同了他們的行為嗎?!他們手無吋鐵,對著的是亂噴的水 及胡椒噴霧,與亂影而不幫手的人。我又想問,看見一班因為受壓迫而迫不得以作肢體抗爭的農民,你忍心看見他們這樣子嗎?你忍心與不認同,是因為你每一天都 吃得飽穿得暖。

11. 鹹水打落了好幾個記者,於是他們退到了最後,並且大叫警察可恥。注意,是因為打落了他們,所以他們大叫警察可恥。觀察連日來的情況,本人覺得記者也好不到那裡去。

12. 太凍了,韓農燃燒雜物取暖。

13. 又是一位呀席。他著他帶來的一位身高不到一米的女孩爬上兩米多的欄杆,說:"睇清楚呀!好睇呀!搶盾牌呀!"我忍不住x了一下,我話:"睇戲呀而家!好心 喇!"呀席望著我,然後轉了身。向前望,我x多了一下,中年男人替老婆以混亂場面作背景拍照留念,老婆並做了一個勝利手勢。xxxx,請問你是不是外星來 的??

14. 大風迎面吹來,連同未散落的胡椒噴霧撲面,弄得我也有點頭痛。

15. 韓農圍著火跳舞,突然全部集合起來,排好隊,一下子就起步,五六十人一起向回程方向跑走。我們稍稍跟上,但沒有追得很貼。他們從馬師道下橋後,並沒有左轉 入洛克道,而走前了一個街口轉入軒尼詩道。起初我們以為他們右轉去菲林明道那邊,因為在鴻興道時聽說菲林明道出了狀況,想必他們會去增援。原來不是,他們 確是左轉了,走回維園。

16. 上了馬師道橋面,向左望,我看見告事打道的警察都帶上了防毒面具。起初不以為意,因為習慣了香港人(包括我自己)一向都是大驚小怪的一類。

17. 回程時,發覺整條軒尼詩道都給封了。心諗,有冇0禁大件事呀...我們買了水與麵包,走回維園。一位總理來電,問我在哪,我說完了喇離開了灣仔喇。她說先 要回去跟她大佬說說話,明天來join我們。我說我們今天當了後援呀,明天要是出事,也一樣會做後援,她說她會來。

18. 把水與麵包交給了他們。看見我倆,出乎意料的他們很高興。好幾個在鴻興道受傷的見到我們,走過來又thank you又握手,當然,看見他們還滿精神的,我們也很高興。

19. 其中一位給了我名片,我不記得我幫他洗過臉還是點過菸...但收到他名片的一刻,我真的感動,希望他們會記得香港人不只會拍他們受傷的樣子。

他是會長呀!

20. 又見到苣篛,我拍拍他,問他"ok ar ma?"(在鴻興道他也給噴得很腫),他大笑。他另一位隊友又來問我幾歲,我又答了,我得到的回應仍然是驚訝。

21. 他們說今晚不會再行動,那我們說明天再見了。

22. 六時多,車仍不能通過軒尼詩道。我怕搭地車,於是一直走,看看那裡能截得到的士。走著走著,到了丹麥,當然來個熱狗跟豬扒包丫!這是我今天起床後的第一餐。

23. 1843,回到家,看到新聞才知如此大鑊,也後知後覺的明白為何早前鴻興道的一批會突然跑出了軒尼詩道。

24. 短訊不斷,問我是否還在灣仔。公務員朋友來電,說半小時內警察"做野",叫我快走,我說我回來了啦!:p

25. 歐盟農業代表開記者會,說取消補貼不公平,說補貼不僅是經濟政策而更加是保障自家社會文化的政策,說要幫助發展中國家但絕不可傷害自己國家。這些話,唔講好過講啦,你返歐洲喇。

26. 警察在告事打道包圍了示威者。李處長說警方拘留了九百示威者。

27. 2239,24小時新聞台女主播:"地鐵表示,會將列車由三分半鐘一班加密至四分鐘一班。"

28. 今日用了菲林,明天才有照片,但在鴻興道拍的不多。明天也只會帶810。

29. 再一次,我不覺得自己幫了什麼大忙。有這些經驗,多得韓農,我個人拿走的亦甚多。起碼我學識處理胡椒噴霧。






Saturday, December 17, 2005

韓農很NICE!

1. 七時到維園,他們正在晚膳,站著的看人家扒飯很不禮貌,我們於是走開。可惜還是有一堆堆odd霸港燦圍著人家不斷拍照。

2. 晚膳後他們一輪熱身,然後改到銅鑼灣地帶對開空地靜坐集會。我們跟著行,並與他們一起坐。幾位領袖輪流發表演說,但沒有翻譯,我們丁點都明不了,只可在他們放音樂之時跟著拍手。

3. 圍觀的人漸多,又繼續沒完沒了的拍照,但感覺他們似在看show。連他們喊英語口號時,圍觀的群眾入沒反應。看show,算是好還是不好?!

4. 坐在我們傍的一位韓農在抽菸,我那出我的,做手勢問他要不要再來一口。誰不知,他竟用手勢說抽菸不好,叫我不好抽!哈!過了一會,他又靜靜的給了吳小姐一個苣蒻!很搞笑!

5. 明報記者問我,年輕的多數來銅鑼灣吃喝玩樂,為何我們會與韓農一起坐著。首先,我澄清,我不後生了。她問我幾歲,我答了,然後她問吳小姐幾歲,吳小姐答之前,她就搶著再問吳小姐是不是跟我一樣都是廿來歲。

伯伯
苣蒻韓農

6. 面對著他們,我很想聽得明白他們在說什麼,但最終只有對望而無言。前面有位伯伯,為表友好,用間單英語問我是否香港人,然後又說自己來自南韓。言語上的交流只可到這地步,最後我也只能用力拍拍老伯膊頭及握握手,表示我的敬意。

7. 苣蒻韓農的友人突然到我面前,吐出了四個英文字:"how much are you?" 我呆了。雖然我知道不會是那個意思,但我還是搞不清他想問什麼。糾纏了一會,原來他想知我幾歲,大概他覺得我看上去似十三,所以覺得很好奇。我說 "twenty four",他狀甚驚訝,我估我個樣真係呃得下人,包括外國人。

8. 集會結束,我們尾隨韓農向維園方向走,但中途離隊去了超市。買了一堆飲品及餅乾,交給了他們。

9. 走回sogo那邊,發覺勞總的集會還未散。但他們那邊的資源甚多,有投映機又有中英翻譯,兼且載歌載舞,我們也戥他們高興。而香港人,就繼續睇show,與拍照。







Friday, December 16, 2005

四眼龜,我們一定要再見面!

前日在東角道及鴻興道,氣氛是緊張,但對相方的感覺還是良好的。最暴民的反而是前排某幾個試著煽風點火的攝記,最冇良心的是好些傳媒。諸如我日前寫到的四眼龜其實為數不少,日後若我兩有緣再遇,定必上實一支85mm,拍他一個大頭回來給大家過目。

出乎意料之外,今日蘋果頭版雖仍是農民與警察衝突的大圖,但內文對相方的評價也相當高。警察讚農民克制,農民讚警察的棍用得很gentalmen。幾張防暴警察的小圖下,蘋果更加上了"辛苦了警察"的caption...又說銅鑼灣灣仔一帶商戶經幾日觀察後,已對示威者改觀,並開始同情他們。哈...搞 WTO雖然倒蝕億幾,事前又驚哩樣0個樣,卻帶來了前所未有的諧和。

農民歸還防暴盾也可算經典,除了在香港,我估不會在其他地方發生。此舉令警察顯得有點底B,但確又令香港多了一個傳奇。更重要的,是大家終於感受到所謂的暴民,其實並非一般傳媒所闡述的樣子。消除了恐懼,下一步,大家就試著了解一下背後的事。昨午,從新聞上看到歐盟專員的發言,我就想吐。

現在下評價或許太早,且看今個週末會發生什麼...







Wednesday, December 14, 2005

b424


WTO

本打算早起,pack好F2,去與農民同步。可惜太累,加上朋友說不如留力weekend,於是十二時多才施施然起來,梳洗好準備外出。在源澗吃過之後,計劃走去百德新街那邊,但在SOGO前被遊行隊伍截停了。

忍不住停了二十分鐘,直至龍尾過了才走。這時的氣氛不差,只是有一百個農民突然躺下,導致一陣緊張。但最起碼,大家明白到,他們不是搗亂。其間我則邊站著一位呀席,不斷向手電的另一邊高“呼係呀打到0黎呀!好x激!好睇過xxx...”然後就架架架架的笑。又忍不住的,我轉頭望了他一眼。這是什麼人種呀?!不了解不緊要,但不了解的也可以尊重的對吧?!但若你真的不了解,希望你也花少少時間,了解一下WTO。

在百德新街走了一圈,看上了一條 blueblood,但當然沒有買喇...向灣仔方向走著,我們還又是忍不了的去到海傍那邊。馬師道給封了,我們走前一個街口,上橋向新鴻基前進。可新鴻基又給封住了,唯有下橋。誰不知下橋後走前兩個燈位,我們就身處衝突的最前線,在第二線的防暴警察身後。鼓、口號、對講機、command...周圍都是聲音,周圍都是防暴警察,前面就在衝突。一批警察回來,後排的就推前。攝影機走來走去,我也走來走去。我看見的防暴警察是很克制,他們在能力之內已經做到最多,因為無論動手或是不動手,錯的都只有他們。可憐的是有一隻操流利廣東話的四眼龜,一手拿著爛鬼DV仔拍著防暴警察,口裡就大叫著警察是龜警察是劊子手。警察沒還手也沒還口,可憐的四眼龜未能得逞。

突然有人從攔干後大叫呀仔,我當然沒回頭,一街有十萬個叫呀仔。但那聲音不斷,我又即管回頭望望,原來是朋友。他剛從農民那邊退回警察之後歇一歇,我說我今天沒架撐,週末才會加入,他著我頭盔...好喇會買喇...

810沒電,又站在防線之後,拍到的只有這麼。已是我平生現場見過最多警察,與最緊張的場面。突然又想去做跑新聞的...








Monday, December 12, 2005

大聖如果愛猩猩

陳可辛!到底你在做什麼?剪接off beat得離奇,場面調度等於零,故事表面,群戲混亂,composition奇差。你都係返荷里活吧喇,去拍西片拿Oscar吧喇。

劉鎮偉!你為何轉戰中學生市場?!為何捨棄我們這一群懂得背誦黑玫瑰對白的觀眾?!為何玩低質素CG,任由2D扮3D的動畫與真菲林的texture九唔搭八的跳來跳去?!

Peter Jackson!我本來說因為我太後生,所以不入場看King Kong的!!但Trailer內看見你用膠龍(我沒有打錯字,是膠不是蛟)扮朱羅紀大戰猩猩,很cult呢!!而且cult得很盡!所以我決定14號準時入場!

Wednesday, December 07, 2005

癲左

sorry, 我知我整癲左好多人
包括我自己...

未com晒effect有17個layer,我估render之時個 harddisk熱0既程度絕對可以要0黎煲一煲老火湯然後再打邊爐。總算報左仇,想當年鬼拍後尾枕,自己final year project明明係drama又要加卡拉OK碌對白effect,卒之alpha layer track matt alpha matt七個layer廿五秒鬆d令我三日訓得兩個鐘。今次十七個layer我平均每日都訓到四個鐘,其實因為有幾隻手幫我頂左d,最多我請返你地飲汽水。

iPod叉緊電NDS叉緊電電話叉緊電PSP叉緊電
可唔可以叉埋我

Sunday, November 27, 2005

全晚方大同

昨夜,是方大同的showcase,我們去了。

實在的,因為緊張,方大同的狀態未算最好。可未算最好的聲音以足夠叫人感動。所以,很難想像日子久了,經驗多了,控制得更好的時候,他的威力會是何等強勁。

他唱了自己新碟的幾首歌,原全沒vocal backup,唱足一個多少時。最殺人的始終是<南音>,唱Stevie Wonder的時候,觀眾的額頭上都鑿住技驚四坐幾個字,尤其當Jun Kung都不厭其煩情不自禁的叫著Khalil的是侯。但最真實的還是Jun Kung說"you gotta be real, you gotta be R-E-A-L"。香港的幕前只造就明星,但方大同不應該是明星,他是歌手。大家也請緊記,他,是歌手。

還有陳奕迅。當一把令人感動的嗓子遇上另一把令人感動的嗓子,最令人感動的不是他們的聲音,而是他們的惺惺相惜。對不起,我必須坦白,陳奕迅最後技癢要走出來跟方大同合唱<兄妹>的時候,Fiona Sit的存在絕對是一個錯誤...

臨走的時候他走過來拍拍我,自己傻笑著,說最衰唔記得晒歌詞,(<跳>、<兄妹>及<總結>都錯了)。你看他的表情,就知他其實真的很開心。然後,他禮貌的向video crew道過謝,我們就暫別了。

方大同,往後的路,你要自己好好的,踏踏實實的走。
祝順風!

Saturday, November 26, 2005

走路

再去看location,只一個星期的時間,可已經面目全非。幸好變得更合心意,cam man也很nice。本想用steady cam一shot落channel 1 接channel 2,但為免眼高手低,還是不用steady cam了。對,我認我肴底。cam man問我認不認識呀邊個,我說認識,原來本想找呀邊個幫我hold steady cam (好彩我一早決定不用...),世界真細。今日較早時間,朋友說有機會介紹另一位呀邊個給我認識,是位監制,一開名,原來也是認識的,是暑期工的老闆。世界細得沒有可能再細,尤其這圈子。記得那一年,日接夜夜接日的困在天馬合和office,聽得最多的是“x!拍緊野呀熄電話喇唔該!”(是的,他們x完你又會唔該你),吃得最多的是浸滿飯盒的倒汗水。有一次收23開27,39我們在置地面前拍劉青雲,放飯時我蹲在近Galleria那轉角位扒著盒內的倒汗水,面前走過的是我大學的supervisor。雖說我是穿著Paul Smith恤衫,但那一刻之後,我跟本再沒有形象可言...要知道我是何等注重個人風格與形象。

突然又好像跟這圈子很接近,有點怕。

獨個從油街走路回來,行了近半句鐘,頭又開始痲。耳邊塞著流行曲,感覺還是蠻好的。北角至這邊的路很安靜,車雖然多,但聽不到的我管它喇。沒有燈火通明的招牌,四面八方的街燈微弱卻專注的射過來。因為光從不同方向打過來,我看見三個我的影子。一個是這個顏色的,一個是這個顏色的,另一個是這個顏色的。哪個才是我。三個都是,又三個都不是。雖只很微弱,可外圍影響太多,我的影子都給打得散開。都是從我身上來的,因此全都是我。但我不是影子。要抓得住本身。

走了很多路,到達的時候我獎了自己一份壹週刊,及一罐可樂。

Thursday, November 24, 2005

分鏡

火柴人都畫不好的我,唯有用文字做分鏡。其痛苦程度與頭痛無異,唯恐痛完一輪仍難令人明白。可知我一路隸屬自閉派,度寫拍剪均在自己手,分鏡只儲腦內,未到剪成一刻亦冇人知我點做。可惜我不是王家衛,譚家明的堂亦只上過半句鍾...

話moving images是teamwork是假的。work就是work,是要一team的人手去work。太多的意見易有分岐,稍有一人意氣用事,路就會迂迴得多。可一人的domination,或好或壞,太強也不會有好結果,甚為矛盾。

先要謝過RC給的機會。我說我有兩個獎去過好多展教過班,但你看過我拍的“野”嗎你見過那兩個生鏽獎嗎...沒有嘛,所以其實有一百萬個理由不給我拍,而給我拍的理由就只一個信字。感激。掉了好久的信心今天拾回一點點。不敢擔保一定好,但一定會好有心機。reeve, maria, joga, alex的幫忙,少了任何一個我都死,尤其Mr. Reeve。謝。拍完我請飲茶。當然還有我的不收錢的stylist。

Monday, November 21, 2005

春風吹

Khalil新碟上市,不要download喇,買吧!沒有多餘的AV track在開頭,擔保你的discman一定play到。當然,會寫歌的歌手大有人在,但我還是覺得Khalil的比較不同。周國賢賣樣落力過賣歌,藍奕邦怨氣太重...祝方小朋友好運。

吹紅了桃花吹綠了柳樹你在路上總會安慰誰吹醒了青蛙吹來了燕子我在城裡剛好缺了誰你縱然帶來地下的玫瑰能否收回地上的滋味有人唱胡不歸春風一吹想起誰有所謂無所謂只要不後悔春風一吹忘了誰我上一次流淚又幾歲你會退我想追會不會對不對也難怪我有點累洞裡蛇冬日睡原上草春風吹到夏天我變了誰吹過玉門關吹詔南泥灣你在北方註定拋棄吹皺了河水吹散了雲堆我在世界不巧背著誰你可以慫恿三月的悶雷能否保證大年的約會有人放生烏龜

下次再有類似以上的詞,加上廿萬Budget的話,請你再找我。

Thursday, November 17, 2005

潛台詞

到灣仔走一圈,Talk Man是買了,但未開封;Madonna 新碟 $77比HMV平足$22;哈爾移動城堡第一水日本特別版DVD 8XXX yen 賣 HKD$598,算正常,但我還是等平裝的好了。

想要一個ipod case,但製造商沒一個長進。你有ipod的話,你會買那一款磨沙的膠皮來捰著它嗎。你會用粉藍色粉紅色粉綠色粉黃色膠皮來捰著它嗎。正如要是你很白很滑,你會用磨沙保鮮紙包著自己嗎。每一家都只賣這一款,大概真的很多人用,對不起,都說我沒有market sense。難道真的要用上日本買回來的襪子...

昨晚MSN上談到公事,說到以怎樣的方向去寫故事比較適合。我得到的回應是:呀哈哈,你好像是隱閉青年,要不你怎會那樣清楚他們的心理,呀哈哈....

我呆住了。我說我都好想可以隱閉一陣...
我估三年前的我不會呆住,但會一輪咀的反擊。知道我穿什麼的嘛?!知道我讀什麼書的嘛?!知道我何其注重個人風格與形像嘛?!知道我用什麼香水嘛?!呀哈哈,寫完這幾句,我自己都在大笑。穿什麼讀什麼又實在有什麼了不起。不隱閉的又比隱閉的有什麼了不起。對此關於隱閉的comment,個人方面沒一點憤憤不平,我深明只是在說說笑而已,但卻有無慨嘆。因為我讀到的潛台詞是:
1. 上網的年輕一代大多屬隱閉青年一類
2. 只有隱閉青年才能了解隱閉青年

這樣是不是問題,還只是我過份多思多慮。

Monday, November 14, 2005

特別報告

昨日醫生來電,話睇到我個腦冇野,問我個腦0甘空,有冇覺得自己好虛浮,我話有少少,醫生話那你下星期來醫務所多走一趟,我問係咪0黎0左唔浮先,醫生話係,我話好囉我下星期浮過來。

感謝所有關心,並對引起之恐慌及不便,深感抱歉。系統仍在修復中,期間可能會出現短暫不穩定情況,系統管理員會再嘗試抓出原因(諗起都心煩),對正下藥。不便之處,敬請原諒。

人:30G夠唔夠呀?
人:(笑)唔夠架...
人:0甘去買多隻HARDDISK囉
人:估到你D衰野....

Sunday, November 13, 2005

般若波羅蜜多

無智亦無得,以無所得故,菩提薩埵。
依般若波羅蜜多故,心無罣礙;
無罣礙故,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槃。

心無罣礙 無有恐怖 遠離顛倒夢想
共勉之

Saturday, November 12, 2005

可樂好

你唔好話唔信邪,昨夜一罐一飲而盡,今日由頭至腳一丁點痛都沒有。可樂係好野。沒錯今早是吃了一顆止痛藥,但我相信藥力沒可能這樣持久,所以功勞還是歸於可樂。

其實聽到那個假設之時,我心裡頭覺得很釋懷,因為終於可能找得到原因。所以你問我怕不怕,我倒是一點也不怕。就算想得再遠,我怕的都只是要剪掉所有頭髮。我不怕,所以沒一個你們需要為我怕,或比我怕。況且,也只是其中一個可能性。

相反,若不是這一個,我會更煩。找不出原委的事,像結尾收得不俐落的感情,最是纏人。方向有了,事就容易辦得多。搞得好就搞,搞不好也沒怨言,對不?


0黎,唔飲可樂0既話,我請你食個蘋果

(因為我唔鍾意食哩隻...粉0既...)


Thursday, November 10, 2005

醫生與我

我開始懷疑,飲得唔夠多可樂,所以...頭痛。
一個星期沒喝過喇。

方生MV project kick off。等著你回來,梗係唔會拍真係等人丫。拍自己等自己,問你死未。等乜野會比等自己更加慘哩?答案係:無第樣loh。明唔明呀?唔明呀?代表你係正常人loh,遲d有得睇睇下你明唔明到喇。

我:醫生,癡線有冇得照架?
醫生:有
我:照邊樣先照到架咁?MRI定CT?
醫生:癡線0個d照鏡就照到架喇woh
我:哦

Wednesday, November 09, 2005

後樓梯漫遊2005

船長先用膠帶固定我的身體,著我千萬不要動身。船倉前前後後不停來回,我聽到機械操作時發出的聲音,we waang waang像粵語長片。一輪熱身後,船長再入倉,說我們開始漫遊。我說好,快D唔該。然後有個阿伯走進來,將一支 ───────────── (實物原長)插進我右手。

───────────── 連著一幼管,阿伯從幼管另一端注入兩大支冰極檸檬茶。我肯定那是冰極檸檬茶,因為涼得不得了,跟喝冰極檸檬茶的感覺一樣,好好笑。我用右手喝冰極檸檬茶。我估船長以為我很怕,不停叫我不要動。但我根本沒有動...過了一會,船倉終於再前進,我好期待呀!究竟隧道後面是什麼的一個境地?

船倉慢慢的一步一步的向前,我正數算穿越隧道要多久。點知,我完成心算之前,隧道已經過了。隧道原來不是隧道,只是個牌坊似的東西。而在牌坊後面,放著的是木板、紙皮箱與膠布,像後樓梯。我覺得OK搵笨,早知買個iPod好過...

"人大了沒有快樂隨手到"...........

Tuesday, November 08, 2005

綁我

今晚重拾每週一次的砌字功課,天旋地轉之下寫字別有一番風味,我會好好記住感覺,然後找個黃道吉日將之轉化成文字影象的什麼創作來,重蹈六年前的一個覆轍,問你死未。

砌字之時,房外廿四小時新聞台傳來綁架案的報導,簡體字奇兵綁走骨灰留下字條說要三萬贖金。搞錯。懂得甚麼叫尊重嘛?死人跟生人價錢相差這麼遠?你們不怕鬼的嗎?不值錢的就不要綁喇好心。綁不到富豪的仔,去綁富豪的祖先丫笨。綁骨灰...他們的腦到底生在哪裡。看不見鬼就是否能如此天不怕地不怕。

要是有人綁我的骨灰,你千祈不要付贖金。我會先從骨灰庵走出來問問他們知不知自己的腦袋生在哪兒,再入你的夢內預告下一期六合彩開什麼號碼。那些灰燼,要不要也罷,我認得回家的路就是了。

Friday, November 04, 2005

一個掛著系統管理員名義的人的hompy/blog應該怎樣定位

正經歷一件很有趣的事,而且事件仍未完結。

很難用言語切實而又準確的告訴你們那是什麼。甚至,我問自己應不應該將這件事發表。那是一件很私人的事,這裡亦是一個很私人的地方。但我在這裡工作,對別人來說,這裡看起來會似是我的公事多過私事。因此,我在這裡發表的私事,在某些人眼裡會變成公事。於是,他們就很理所當然的只從公事的層面去閱讀我的文章,不論我的寫法與內容有多私人。認為這裡屬於公事的人,往往不會是我的同事。因為同事們對我的日常工作及工作範圍均十分理解,所以他們一看就知這裡寫的全屬私事。用公事的角度去理解我的私事,引起誤會亦是理所當然的。在這樣的前設下,我的 hompy其實應該寫些什麼?

但今次這件事真的很有趣。或許完結後再告訴你們。

Thursday, November 03, 2005

會考年代

年紀大了,向後望的習慣總不能免。因為在後面的越來越多,前面等著的卻越來越少。

因此讀到龍文康的<十七歲的大時代>時,免不了自怨自艾無病呻吟覺得會考那些年比現在幸福。當然,我敢肯定這一刻大概也有上五六萬考生免不了的自怨自艾無病呻吟覺得會考好X慘。其實有什麼比有個明確目標給你去專注幸福。又當然,那目標有沒有意思就見人見智喇。但,這個目標可以讓你更暢通無阻的去達成另一些目標,有能力的話,何不就醒醒目快快趣趣的過了它。過了這一關,前面大把世界,和大把其他關。

我讀純文科,中英數econ geog rs englit history,堅持不補習,錢留來買衫好過。放榜前一晚在grand hyatt吃dessert buffet吃到很晚。最後肥rs,仍托賴有十八分。又托賴我那屆的會考成績比較差,所以毫無難度就原校升讀我想要讀的科目。問題只在到底AL揀 Pshyco還是Econ,與及連續兩年全級englit第一的我這個粉餅,去到公開試竟然只得D。極冇面。平時只englit之外,沒一科成績比較好。 Gego B(3),原因是教geog的是好朋友,最後她教了我四年,email到現在。AL的econ書很厚,但沒怎麼揭過。而很多頁的頁頂都有六十個"卜"符號,因為AL全為double,econ就多編在放學的前兩節,所以我與鄰坐在開課是先書上畫下六十個"1"字,每過一分鐘就在一個"1"字上橫畫一筆,倒數放學。Geog堂睡得很甘甜。Liberal......吹水多,最後還少考了一份paper。文化肥了listening所以A不到。記得year 1有一次回母校探朋友,遇見Cert那兩年的班主任,她問我找到了工作沒有。原來我看來不似能夠上大學的那種。我笑了很久很久。

"嬴是娛樂大概少不免"
考試...都是要贏,但最好只求贏自身。樣樣都要贏人的話,世界很可怕。

祝所有考試的朋友捱得過放得低

Sunday, October 30, 2005

29102005

壹/ 30G
我知你想鬧我,好彩我重病緊。 psp好,nano亦好,但我憧憬的,是肥肥的30G iPod上2.5吋display放著我的mv。本想要60G,可現在甚少做production,加上power book G5的遙遙無期,就不如省下八百給大夫們。其實到最後可能還是不買比較好。

貳/左邊
今天左半身完全不在運作。腳還好,手肘手臂軟得像棉花卻又重得像鐵。午後有一段時間,左腦後方一陣麻痺延至臉頰,以為偏頭痛來訪,原來只虛驚。在辦公室我撐得住,但回家就漰潰了。怎可能連尾指第三節也會痛起來?黐線的嗎?

我極憎這些來歷不明沒完沒了的痛症,雖然我對痛楚的容忍度極高,高至一個你不能想像或瞭解的地步。例如你或者會問,為何我寫得自己如此痛,卻於凌晨四點十三還呆在這裡打字。於是,你開始懷疑我是否誇張誇大,希望搏得三五六個諸如小心身體快D好返等留言。那你就錯了,就是因為你對痛楚與及我的容忍度不瞭解,所以這文不接受留言。誰可能完全感受另一個人的感受。我們的所謂瞭解,只是能將狀況與個人認知作有效配對。個人認知很有限。所以常提醒自己不要自以為事,不要以為自己有太多能力去瞭解,亦不要希望被瞭解。

/Age of Empire III
今天有什麼可以令我沉迷。我希望找得著一種什麼可以令我沉迷的。買下Age of Empire III 的主要目的是希望沉迷,但我怕應該都不能成事。

肆/肆時肆十分
我還在打字。因為我在發脾氣。只是發自己脾氣。唔好意思。明早我就去看中醫,聽聞是奇醫,不用飲藥的。好起來的話就不會再寫這些。

Tuesday, October 25, 2005

東帝汶呀呀呀

星期日,返中學打左個白鴿轉,呃左一餐 home made risotto食。我估講都無人信,中學同學到今日只有三個有聯絡,但我同校長就OK friend。我都唔知點解。有宗教背景0既人事可能真係包容性強d掛,又或者佢都仲當緊我係問題學生掛,哈哈。其實我讀中學時一d都唔曳,未見過訓導未見過社工未Repeat過,只係少少自閉0者。

原來我畢左業好多年。我走0個年,學校140anniversay,而今年又已經 145...校長給了我一本今年出的校刊,第一頁當然係佢篇訓話加佢個頭。我一見就鬧,唔係嘛,好心用張新D 0既相喇陰公。跟住佢個assistant就以極速插咀話:係喇,你同佢影過啦,佢死都要用同一張相呀!原來佢哩五年來出publication,都係用我五年前0係一個function幫佢影落0既一張相。佢仲大大聲話,係呀我係鐘意哩張呀,無新架嘛,無計喇。我話,得得得...怕左你,影過。老實,其實我係有少少覺得開心0既。大家唔洗擔心,真係少少0者。張相只係好普通,我唔明點解佢0甘鍾意。

影相...我只係哩民到不得之了,雖然話我都做過收錢影相。D人成日以為要勁相機要勁人要勁technique。係鬼,你有眼就得啦。眼又有分先天同後天,你冇先天,後天補啦。影相講關係架,你要同你影0個件野有關係先得0架。

餐 risotto 好味,但亦未及後來的消息令人興奮。每一次見親校長,我梗問有無野搞。今次真係有喎,仲要係兩單堅野。第一單係帶D妹去菲律賓做fair trade。我舉腳呀,等D 0靚知道下佢地口趙緊0個件芒果乾令幾多個人捱緊餓,好過踢佢地去做 bio-dynamic farming喇。同佢地講哩d primary industry無impact架,返到0黎咪又係食飯食到天一半地一半。我報左名,話明齋影相我唔去架,我要做埋個program。

第二單仲勁,去東帝汶呀!無電無水問你死未。0個邊99年內戰燒左好多學校,大部份到今時今日仍未recover到。所以出年十月修會會去起學校同開班。有無人想捐錢?有就話我聽,我去安排。修會唔同樂施會0個d組織,佢地好少好大型咁對外做promotion,所以唔係好多人知哩d野。相反,佢地行政同 marketing都用少左錢,因此善款大部份都可以用0黎做野。

去東帝汶呀呀呀,有無人想去呀呀呀...


伸延閱讀:
維基百科/東帝汶

Thursday, October 20, 2005

Strong Earthquake Hits Japan

我臨離開香港先話想試下地震,點知真係早走左一日...
好彩定唔好彩?

From news.yahoo.com

Strong Earthquake Hits Japan; No Injuries
TOKYO - A strong earthquake rocked eastern Japan late Wednesday, shaking buildings in Tokyo and nearby areas, but there was no immediate report of injuries or damage.

The earthquake, with a preliminary magnitude of 6.5, was centered 24 miles below the sea off the coast of Ibaraki prefecture, the U.S. Geological Survey said. Japan's meteorological agency earlier put the magnitude at 6.2 from the quake, which hit at 8:50 p.m. (7:50 a.m. EDT). There was no danger of tsunami, it added.

Runways at Tokyo's Narita airport closed temporarily but later reopened, Kyodo News agency said. Bullet train service north of Tokyo also was suspended but quickly resumed.

A nuclear power plant in Tokaimura near the quake zone had shut down automatically, according to national broadcaster NHK.

The quake also shook buildings in Ibaraki, Chiba and Fukushima prefectures.
Japan is one of the world's most earthquake-prone countries because it sits atop four tectonic plates. Since the late 1970s, the government has taken measures to strengthen its monitoring of seismic activity, and to coordinate steps with local governments on how to cope with earthquakes.

On Oct. 23, 2004, a 6.8-magnitude earthquake hit northern Japan, killing 40 people and damaging more than 6,000 homes. It was the deadliest to hit Japan since 1995, when a magnitude-7.2 quake killed 6,433 people in the western city of Kobe.

Sunday, October 16, 2005

4th day

today was a shopping day. and thank god, WE ARE SAFE!
coz total spending still within budget.

the infinite walking started at 1030.
the first stop was isetan comme corner, the second was isetan comme, third was isetan zucca, forth was isetan limi, fifth was comme flagship, sixth was yohji, seventh was frapbois (yack... just another it...), eighth was margiela, ninth was levi's, tenth was prada (not intented to walk in actually...), and then comme corso como women, and then corso como men, and the comme jan....... but too bad that i have missed undercover... will go back to see tmr. really wanna see how the piled up tees in the display windows. finally we've got 2 comme tee, 1 comme cardigan (gosh.. you won't believe that i've got a red cardigan.....), 1 yohji cardigan (it was super nice, wonder y never have such kind of nice and refine item in hk)

we've seen many things, and then talked about many things. it's definitly not about shopping but the general standard of being, and culture. will write more about that when i get back to a place that i can type chinese.

at nite we went back to shibuya parco. sth at the basement stunned me. that was totally amazing. but i dunno what's that industry is called in english, so will write that later....

visited tokyu hands too. got some tiny stuff. and....... the disaster came when arrived the shop picnic on picnic. miss j became crazy. and we'got a full full full pack of files, pens, folders, note books form there. last stop was beams. surprisingly, items there was very very nice. totally different from hk. and i've 3 things from beams.. waggagaa....

and you know what. we are not afraid of going to any fashion store, coz we know we are far more rational than you (or we ourselves) expected. but we are very afraid of bookstores. we've brough too many books already. books here are nicely printed with a very reasonable price. we cannot control to buy books. but that was heavy........

ai too late and tired tonite. cannot upload photos....
leave it for tmr..... and it's raining cats and dogs here.

Thursday, October 13, 2005

@andon/tokyo/japan

very much wanna write but.... cannot type chinese here....
can only articulate with visual thing.
check it out here:
http://www.flickr.com/photos/speechlessson/sets/1125533/

will keep uploading pix everyday... lol

Sunday, October 09, 2005

可惜不再見

很少看電視。今晚一開電視,聽到的,是梅艷芳在她最後一個演唱會結尾時力竭聲嘶一聲再見。突然一片空白。可惜。何必哩。

很多時翻天覆地的過程才能把一事推到傳奇的層次。但,背後讓人惋惜的實在太多。極端化的人和事通常最吸引我,可我實在要開始學識找個中間位。雖然我常說我做人是沒有中間位的。

Thursday, October 06, 2005

個體 vs 集體

Blogflux, Windows Vista, Google sitemap, sidekick將全blog譯做英文的babelfish button, ping過之後引來technorati的click thru。科技發達到一個令我腦袋就快要炸開的地步。但因工作的關係,不得不去嘗試了解。

科技表面上方便用家,實際上成就資本家。網上的程式或桌上使用的軟件,全都是資本家的觸鬚。大堆回饋的data,令資本家可以填補供應的空缺,及創造需求。資本主義就是這麼一回簡單的供求計算。可近日最震盪我的,是關於個體與資本家的關係。

可以影響資本運作的是各種集體行為,而集體由個體組成。但獨立個體並不能影響集體行為,因為相對之下,個體實在太細。再者,集體行為模式的構成,很多時候出於偶然性而不是一種有組織意識的行為。比如說web mail。我們login的時候,一般情況下是理所當然的先讀新來的email。當我們每一個都先讀新email,login先讀新email就變成一個集體的行為模式,但我們並不是約定好大家每一次login都先讀新email,此一種集體行為模式是出於偶然性的相同需要。有了login先讀新 email的集體行為模式,於是google就會推出gmail notifier,為使自己的服務更吻合集體的需要,從而capture更大的market。

注意,是更吻合集體的需要。只有大型的集體才會吸引資本家。獨立個體不能影響大型集體,所以我們有時處於集體當中,有時處於集體之外。哪個體的用處是什麼?個體只是讓資本家判別出不同的大型集體之功具,就此而已。

在一般的消費主義底下,資本家宣揚個體的重要性,因為消費主義大多關於創造需求。要創出一種新的集體行為模式,先要從個體著手,不敖。說到尾,資本家要的是集體,而不是個體。大城市的生活標榜個人主義,但其實個體的影響力近乎零。

我本來想問這是不是只有集體沒有個體。我估我問錯了,資本主義下,個體實在很重要,只是沒有影響力。

Tuesday, October 04, 2005

MV

一朝早開例會,理所當然地眼訓,唯有靠件奶油多頂一頂住。忽然音樂小組講起方大同,兼播起春風吹,成個醒晒。

第一次聽方大同係電台播南音,本以為陶吉吉出新歌,啊...原來係新人。第一次聽確係似陶吉吉,但真係有所謂嘛?唱D野都唔同...再者,如果多數唱歌0既人都有陶吉吉0既質素,其實都唔錯下嘛?!

anyway...... 我最maang係...唱片公司唔係唔做佢,但係唔係靚仔,當然難做D啦。但若要做,就落多三分力丫。我今朝第一次睇春風吹個MV,嚇死我。

同事話哩個後生仔心地好兼talented,前者我唔知,後者大家有眼睇。但係我想話,不如俾我幫佢拍過個MV先,我有六卷超八0係袋。

阿malayer,見字不如都諗諗佢...個MV真係...

Saturday, October 01, 2005

小企鵝大長征

好睇到不得之了。當然,一來係我本身好鐘意企鵝(企鵝b得意到不得了!),二來我唔怕慢,所以覺得好睇到不得了。最衰太古城個screen唔夠大,如果唔係就會睇得更加開心。

原 來企鵝好慘。齋行廿日再困0係個陸地上面五個月不吃不喝唔係點郁得零下七十度又大風又大雪,為只係為生仔,生完又係要行廿日先再有野食。但係生左個仔出0 黎,佢大0左就會自己走,絕對無孝順哩回事。記住,生仔對企鵝係無快感0既,相反係一個責任,免得自己絕種。勞碌捱餓,從來唔係為自己。好老套,但我知道 自己係幸福0既。

曾經見過一個佬,0係自己icq info裡面寫:
Everybody is a collector. But what we ultimately collect is memory.

我暗kaan笑左佢好耐。第一當然係因為佢concept錯,第二係因為我知佢寫句咁0既野純粹以為自己型0左。用錯concept仲要以為有型,唔笑你哩就有鬼喇...

人 係無野帶得走,包括"memory"。人同企鵝於生物鍊裡面的作用大致一樣,你以為我地為自己而活,其實我地只係一個用0黎保住DNA 0既殼。唔同0既係我地認知較多(只係用數量0黎衡量,唔代表人就係叻d)同控制能力較大,而哩D認知同能力就蓋過左人0既本質,令人不知不覺自大起0 黎。死0左就係死0左,死0左就係冇0左,要留住memory唔該用memory stick, sd card, xd card, compact flash等媒介。

雖然話最後係乜都冇,唔代表你要令哩個壽命比你更長0既世界變得更差。如果你覺得世界哩一刻係好的話,你要多謝前人不計較自己最後會乜都冇,而仍然出力令世界更好,令你我可以繼續享受,令人可以繼續。如果你覺得世界哩一刻係唔好的話,你要恨0既亦都係前人只顧自己。

記 住,作為一個殼,有權利享受,亦有義務讓其他殼得以好好繼續,因為你0既權利係建基於人地0既義務。唔洗同我拗,哩個唔係邏輯問題,哩個係個人價值觀問 題,實有人係覺得哩一刻0既自己係最緊要。講到尾,都係老套野,由於到頭來個個殼0既結果都只會一樣,所以過程緊要過結果。與其問你最尾想要D乜,不如問 下自己最尾想俾D乜出0黎。

好激動,所以唔能夠寫得好完整或者文字上冇乜修飾,請諒。


題外話:
野生企鵝生活0係最少零下四十度0既環境,咁夠竟海洋公園班企鵝係點0既哩?要剃毛?定其實...係人扮0架?!今個星期六要去研究研究...

Thursday, September 29, 2005

這一路 的 風景  百感交雜 的

曾幾何時病得厲害,連續三日不眠不休然後連睡48小時。那年頭不見外人不上學不用上班不是為吃喝玩樂,不知道自己在做甚麼。卒之,year 2的GPA是1.64,近幾要多讀一年才能畢業。我也想不起那一年怎樣過。我只知道有這麼一年。

似是病發。要不讓自己一個人。我根本很怕一個人,雖然我看起來不怕,並討厭一大班人。回家不能斷線,斷了線我就跟世界脫軌。回房要開收音機,沒有雙向起碼我都單向與世界接觸。從來不一個人外出用餐,我不能在很多人面前一個人。我情願買外賣回家,或捱餓。

甚麼都有,卻還是覺得空洞。這才最讓人怕。

已經很睏,而仍未斷線。
太多人就開始偏頭痛,一個人就極度不安。
工作過度不能睡,不用工作不捨得閤眼。
矛盾與不邏輯,要戒。

Tuesday, September 27, 2005

搞事

用肛門性交 vs. 用屁股思考 from sidekick
http://sidekick.myblog.hk/archives/2005/09/25/628/
Mirror: http://sidekick.mocasting.com/p/12213

上邊聚集了是次明光社與「醫護人員聯署聲明」的原文與相關文章,請務必花時間一讀。為的不是反同或反反同,而是看看偽善如何令我們的社會倒退,理直氣壯的偽善就更恐怖。你想要一個怎樣的社會?

我不一竹篙打一船人,並尊重信仰。可現在是人搞事,不是信仰出事。信仰是權威,但搞事亦需智慧。未夠醒,起碼都先學學如何寫文。

只是戲軌 #6

甚少請客人到我家,因為私隱對我太重要。

讓你到我房間來,是件非常掙扎的事。雖然我們已經進入一個彼此確認的階段,可未能確定的還有很多。房間內有甚麼應該被看見有甚麼不應被看見,不應該被看見的或許不一定不應該存在,預期要被看見的有沒有放再當眼處,或放在一個容易被找到的地方。開放房間是一場經過複雜計算的表演。不是攻心,是稍有差池,未能確定的將要花上好幾倍氣力才能被確定。我很重視這段關係,但沒有做些甚麼,因為搞不清楚做甚麼才是對。只將幾件舊擺設包好,放在抽屜內。這動作花了我一個月的時間,由我們正式彼此確認那天計起。

不喝咖啡,於飯後邀你來我家喝咖啡不在選擇之內。就算我喝咖啡,也不會於飯後邀你來我家喝咖啡。那是種納悶的劇情,只應該在納悶的電視劇出現。我想,飯後邀你來看DVD好了。然後我嚴厲的教訓自己,別自以為是得太過份,自己的DVD跟別人納悶的咖啡沒很大分別。還是隨隨便便的一天當我們在街上逛得累了,沒地方好去的時候,我就隨隨便便的說不如來我家歇一歇,看一張DVD。又是DVD,好像我只有DVD。太在意計算就甚麼都計不來。

那一夜,我們沒有一起用餐,也沒有逛過街。電話裏頭說著說著,我說不如到我這裏來看一隻DVD。說的那一刻我就開始後悔,好像我只有DVD。你笑著說好,但我不能確定你的笑是看穿了我只有DVD這個藉口,還是你知道我甚少請客到我家因而感覺到自己的重要性。

卒之你來了,卒之DVD變成一個純粹的藉口。這一夜我們根本沒有翻開任可一隻DVD。

我懷疑我花上一個月的時間去收好那幾件陳設的實際需要。你感興趣的,只是我的讀本,跟我兒時的照片。那幾件陳設就算沒收好,你也應該不會多介意。是我低估了你,我想說對不起。

兒時的照片翻呀翻,我說朋友都覺得我看上去跟小時候完全不相似,但你說照片中的神態動靜跟我現在一模一樣。你當然是對的,因為你很特別。翻完照片,你翻著我的奈良美智畫冊、余華的短篇、村上春樹的長篇、Relax、木積積中中直、the origin of species、9-11...翻著書,我們沒有太多話。你的頭髮很好看。偶爾你會問我作者的背景或文本的內容,我也只是如實的作答。知道的我就答我知的,不知道的我就老實地答不知道。我不敢裝甚麼,因為怕裝不來。我答不知道的時候你笑得很好看。我只能確定你的笑並不是惡意,因為惡意的笑容不會好看。但我不知道你在笑甚麼。我不敢問。

翻到山海經,在你問我之前,我就說著山海經的事。

山海經就是古時的一本百科全書,記錄了當時境內的地理及生態。書中描述了大量奇花異草珍禽異獸,有人覺得怪力亂神,但又有研究指山海經的地理描述與歷史吻合,因此部分內容可信。你說看來很有趣,又問我信不信深山有怪獸。我說我活生生就是一隻,不得不信。你比剛才笑得更加好看,我覺得很愜意。我說有怪獸不打緊,山海經教你如何克制它們,甚至教你那一隻可以食,以形補形強身健體。你說有益的味道大多不好,我十分認同,最憎organic food。你靠過來我的肩上,我們大笑。你的額頭貼著我的腮邊,問我山海經是不是只教人吃雞腳豬腦之類。我要扮專家了。當然不這麼簡單,我看的書不這麼簡單。卷一的南山經就夠嚇死你。第六段描述到南山以東四百里的亶爰山,寸草不生,不可以攀,而且山上有怪獸。我翻開第一卷,照著讀:“其狀如貍而有髦,其名曰類,自為....”我說我不懂讀‘牝牡’兩個字,你說你也不懂。我微笑了,並且讓你貼得更緊。“...自為牝牡,食者不妒。”你皺皺眉。我當然繼續扮專家。其實即是說這隻怪物看上去似貍,有毛髮,雌雄同體,吃了它的人不會嫉妒。雌雄同體,吃過不會嫉妒,就是以形補形,我替你加上註解。

說到這一點,我不其然的靜下來。由雌雄連繫到嫉妒在再跳去雌雄同體如何以形補形,需要的是邏輯與想像力,但當中還隱含著一種巨大的不安。不安源自解決不來的問題。我們要不要變得很相似,我們怕不怕變得很相似,我們願不願變得很相似。看你在我腮邊,未有逼切性要回答。貼著我頸項的你很好看。


Friday, September 16, 2005

?????

前年的915,我第一日在這裡上班。兩年來,這裡好些人看著我大,然後走了,這裡好些人看著我大,然後繼續在這裡上班。在這裡,我也看著好些人長大。
大家都大了。這樣就兩年。

由細睇到我大。由細睇到你大。聽上去很親切。但必先要有足夠條件,方可說出這些話。

99年我十八歲,做了一件人家覺得很驚天動地的事。我不覺得有多大件事,事實只是前無古人,而暫時未有後來者。那件野我叫它做seventeen and half。

03年中,我出了一套re/collection。對我來說是很大件事,但沒幾多人知道內容。畢業後,re/collection簽了給InDblue,去過一個國際影展。

05 年中,InDblue搞短片節,放了re/collection,但依舊的,我沒有出現。觀眾當中,有人看過seventeen and half,也有人不知什麼是短片。看過seventeen and half的觀眾當中,有人由細睇到我大,亦有人話自己由細睇到我大。由細睇到我大的觀眾,沒有太多comment,因為很多都在年前看過了,有話早就說完。話自己由細睇到我大的觀眾當中,說很失望,因為期望很高,可re/collection並不是另一套seventeen and half。

原來話自己由細睇到我大的人氣歡看見我重複自己。
請問你在哪裡看著我哪一部份長大。

Thursday, September 15, 2005

restart the turmoil

煙抽得太狠,有點迷。
是時候寫字。

山海經!山海經!我的山海經在哪!
你有讀過山海經嗎。

似乎錯用標點。
錯,沒錯,不用問號,因為不想你答。

Monday, September 12, 2005

911.孫燕姿.林老狗

911,迪士尼開幕前夕。有業內人仕認為迪士尼效應會令明天的港股高開,甚至恆指會上試新高(傻仔...)。雖然死過人塌過樓,911現在只是迪士尼開幕前夕。往年當911是weekday時,總會收到朋友傳來電郵,呼籲大家齊穿黑衣。剛才見人群在佐丹奴搶購Disney Character Tee。

星期五晚去了孫燕姿的concert。很悶的run down很差的音響很細的台很失禮的香港人,但仍然是很很很很好的聲音。縱是一個爛透了的音樂會,我還很很很很很喜歡孫燕姿。只有一兩首歌經過 rearrange,其他全都是原本的編排。四百蚊的票,買的是孫燕姿把live唱得像CD一樣的本事,很純粹的,沒有任何其他。

林老狗的歌原全沒問題,DVD側令我反眼。我可以接受林老狗自己拍給自己看,乙水 自己開心,但我接受不了production standard是如此的低,更不可能以星期日檔案式的方法對鏡頭自話自說。三字頭的MV像白癡,男子組最最最爛,流行曲好一些,第一個shot有用腦,但video的texture奇差。林狗的credit是導演,但希望純屬掛名。其實林狗闡述的content很有趣,0徙晒...

Friday, September 09, 2005

這一夜我們中了四個字

早前二千多萬金多寶,我們走到投注站排隊買個環遊世界/搬入禮頓山/開一家只用來玩不賺錢的workshop/大手大手買入匯豐的希望。

那個下午,投注站人流不多。一如以往的,我被邀請拿出身份證。

大概十個人之後就輪到我們。一身馬會藍制服的嬸嬸向我們硬銷網上投注,著我們免費開個戶口。賣點有兩個,其一,當然是以後不用排隊投注,其二,在那天成功申請,用戶可穫馬會計時器作贈品。語塞。計時器跟投注有啥關係?anyway. 其實B哥有提過開網上戶口,將通往不勞而穫的捷徑縮至最短。明顯的因為怕填表,B哥說不要網上戶口,於是我們婉拒了嬸嬸。還有大概八個人之後就輪到我們。藍制服嬸嬸又來了,說這天是最後一天有計時器作贈品。我似很需要計時器嗎!?本來很想說出口,但基於嬸嬸出奇的有禮貌及友善,我不忍心把她帶入很尷尬的境地,於是我們婉拒了嬸嬸。還有大概六個人之後就輪到我們。嬸嬸來了,我想我們似乎看起來很爛賭。她開口介紹計時器之前,我們就婉拒了。還有大概四個人之後就輪到我們。嬸嬸沒有再來,只見她繼續不斷向其他似乎很爛賭的人推銷,但不果。我跟B哥說,可能她要做夠qouta,不到數應該會很慘...還有大概三個人之後就輪到我們。我問B哥其實是不是想要一個網上戶口,她說是,但今天在這裡怕填表,填表很煩。大概兩個人之後就輪到我們。我說,既然你想要的話,我幫你填啦,填一張表可能嬸嬸今天就會做得舒服很多。大概一個人之後就輪到我們。B哥問嬸嬸去了哪裡。我說買完再去找她吧。

B哥先買,然後到我。我著她先去找嬸嬸,我買完再來。於是她轉身去了。

是B哥自己填表的,我只幫她付了一百元作deposite。搞了一大輪,禮成,但若要做網上投注,回家還是要搞一大爛餐才可以。我說我搞啦我搞啦。

那天,踏出投注站時,心情很好。當然,六合彩就沒有中。

今天網上投注,買了五注,共廿五元。最後中了四個字,派彩三百二,是五獎。當然先要打給B哥報案。原來B哥沒中過六合彩,一中就中三百二。

無聊的我去查查看,原來中四個半字就有四獎,派彩四千八。‘好彩’的感覺頓時消失,我問為何我不多中半個號碼,多中半個,派彩就多十幾倍。三秒後,我知錯了,我以後不敢了。

無論如何,中六合彩仍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

Monday, August 29, 2005

還有

賢仔的新聞看了三日,百感交雜。
什麼人神共憤的可以免了,誰看了會不如此覺得,哪用再煽情。
只是看了今天的標題,又有種說不出的不知什麼。
人越多,不是人性會多些,是走回頭路。
人越多,人越野獸。

不留一滴淚的痛最痛。
堅強是我很敬佩的,
但願那盔甲不會堅固得令他與世界完全隔絕。

祝早日康復


Friday, August 26, 2005

有時候所謂命運這東西就像不斷改變前進方向的區域沙風暴一樣你想要避開他而改變腳步結果風暴也好像在配合你似的改變腳步你再一次改變腳步於是風暴也同樣地再度改變腳步好幾次又好幾次簡直就像黎明前和死神所跳的不祥舞步一樣不斷地重覆又重覆你要問為什麼嗎因為那風暴並不是從某個遠方吹來的如與你無關的什麼換句話說那就是你自己那就是你心中的什麼所以要說你能夠做的只有放棄掙扎在那風暴中筆直踏步進去把眼睛和耳朵緊緊遮住讓沙之進不去一步一步穿過去就是了那裡面可能既沒有太陽沒有月亮沒有方向有時甚至連正常的時間都沒有那裡就只有粉碎的骨頭般細細白白的沙子在高空中飛舞著而已要想像這樣的沙風暴

<海邊的卡夫卡> 村上春樹

與其封眼掩耳 倒不如大笑一場
也許九唔搭八就是對付死神的最好方法










黑洞裡天使的長裙白得發亮她出盡力向我招手大概太盡力迫啪一聲手臂應聲斷落幸好沒鮮血白裙依然刺眼天使面不改容

Sunday, August 21, 2005

原來有良心的水貨佬周圍都係

講過月前我因犯太歲關係,竟然不知怎的失掉了我最愛的GR1s 。可知到做了廿幾年人,我從來未試過在家以外的範圍唔見野。但今年,先無啦啦唔見一個headphone一副ray ban,好在兩件我都買得返兼唔貴,雖然話ray ban比較難搵。以為唔見兩樣野,算係應左,點知事隔三個多月,我竟然連GR1s都跌左...慘在GR1s已經停產,唔知去邊度買得返。去搵二手,個價雖未被炒起,但二手的跟我當年一手買的價錢竟然是一樣...而且市面上二手黑色機身的可以話少之有少...如果你見到有二手黑色GR1s,而機背位置貼著一個很大的agnes b貼紙,我告訴你那就是我的GR1s。那是我的GR1s。

失去一副半自動菲林機,我像斷了半臂。日前大B哥在網上二手相機forum幫我找到一副,要二千八。看見這個價錢,我很忐忑。其實不算貴,但無情情拿二千八出來,我有點不安。再者,GR1s質數差不多是傻瓜裡面最好的,但只得static 28mm。當年我 F2 FinePix F402 GR1s 的組合可謂天衣無縫,久唔久帶埋SX 70 或 Pinhole,我根本就可以想點就點。但今天,GR1s沒了,FinePix F402 有幾個掣要打幾下之後按才有反應,你說我怎麼辦。

忐忑一整個晚上,還是決定去買。原本放工之後我就要去走一趟九龍。誰不知昨天與牛在ebay研究著SX 70時,我找著了F810。F810也絕對是一部好野,舊年推出的時後要賣四千多。早前還有GR1s但F402死死下時,我也曾經心郁郁想過買。最後落空,因為digital對我來說最多也只是snap shot,四千多一部snap shot機,太過份喇。話說回來,在ebay游來游去之時,我見到F810,buy it now USD352.00,屈指一算,八一得個八二一十六...連郵費也只需三千二,那起不是平了一千多。哇,不得了。多付四舊有一部全新的6.3m pixel dc...立即跟牛說這個好野呀,心中暗叫ebay真偉大。

峰迴路轉的事情來了。牛一見F810,就話昨天在灣電見過,水貨只要二千尾。我眼凸。唔係嘛,三四個月前我見行還是賣四千多!他叫我好快去灣電睇睇。但我想,弊,GR1s點算...

最後我先去了灣電,然後就沒有過九龍了。F810只賣2380,比預期差不多少了七舊,比初出時平了幾千。看著16:9呀16:9,我們樂透了。不必跟我說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我還是很愛GR1s,當我中了六合彩的時候,即使要八千也要買他回來。他會回來的,只是時間問題。

上面love music的相全都是用F810拍的。更多相片在我的flickr。
http://www.flickr.com/photos/speechlessson/sets/783251/

感謝水貨佬與大B哥,還有記錯價錢的牛。

Saturday, August 20, 2005

只是戲軌#5

911將對錯之間的灰色地帶擴展至宇宙最盡頭,對與錯各自只剩下一條線的空間,然後,正邪難再兩立,魔鬼與英雄再也無地自容。大台在事後邀Noam Chomsky作直播訪問,卻在Chomsky闡述美國事跡後腰斬節目。沒有人說髒話沒有人說謊話的直播節目遭腰斬,很笑話,但很實在,很真實。

科學家們曾經希望找得著一條方程式,可以解釋世上所有現象的產生。佛家有釋微塵之說解盡緣起緣滅,但當然,科學家認為不科學。

911對我衝擊很大。原來一個錯定必建基於另一個錯。美國佬先做錯,所以阿爾蓋達有機會做得更錯,大台先錯有立場扮中肯,所以再錯腰斬節目。我發脾氣因為你說了難聽的話,你說難聽的話因為我未夠體貼,我未夠體貼因為你要求太高,你要求太高因為你估計錯誤,你估計錯誤因為我刻意誤導,我刻意誤導因為我因為你因為我。悟出這個大道理,我自覺勝過能了解世上所有現象的產生,我覺得我要拿洛貝爾和平獎。

只要捉得著第一個錯,我們就有希望,但希望不是矯枉過正。沿著回頭路走,他媽的我們第一個錯,是錯在我們走在一起。哪該怎麼辦。分開我知我們辦不到,降低要求我知你辦不到,刻意奉承我知我辦不得多久。我很焦急,我很想跟你說。用力吸一口菸。沉重的分不來,多一個人知只會將沉重增大一倍。再一口菸。似乎有了眉目。







原來沒有對錯。我推翻大道理,放棄洛貝爾和平獎。

要感情,還是要正邪兩立。
我要感情。要是你要正邪兩立,那我永遠認是邪那邊的,反正認了就行。抓緊一段關係可以用謊用利益,但也不比包庇實際。誰都不用裝甚麼,最真實的我們都受得了就可以。如果你有同樣想法的話。

我現在就要認我是邪那邊的,我要撥電話給你。

這時你來電...

應該是一件好事,應該是。

Friday, August 19, 2005

只是戲軌#4


GR1s

近日忙著整理相片,狂得連四五年前拍下的也揪出來。
polaroid, 135, 120, digital........

我很掛念我的GR1s。

可惜我的GR1s已經失蹤,可惜GR1s已經停產。
我很想很想很想拿得回一部GR1s。
我其實需要一部GR1s。

我今天語無倫次,因為我很掛念GR1s。掛得我快要哭出來。


Thursday, August 18, 2005

阿嫂

我覺得黃精甫進步了很多。

本人本來是反黃精甫的, 由我愛水龍頭年代開始反, 到江湖就直情翻 木台。

可今次阿嫂卻讓我對黃生令眼相看。

故仔編得十分不錯, 我尤其喜歡黃秋生殺方中信一段。其實殺方中信是遲早的事,但狀況來得自然也突然,我覺得impact很大。大概這就是譚家明經常掛在口邊的情理之內意料之外。開首舞台上藏殺手的安排也很好,幾個大漢相繼起身檔住百德的montage很有力。佈局氣氛至節奏也有很好的控制,港產片中很少見,是全片最好的一段。我計算的是由安排至執行。

最尾玩撞車,雖不是甚麼新事,但放在今次的context,化學作用很強,它比人手劈劈劈更冷。唯一唔掂就係對我來說,此一段的visual似乎完全沒有經過編排,只是車來就拍,唔夠wide無focus無氣勢,敗筆。

今次影像上並不實驗,而是沒有編排可言。不像上次江湖懶靚懶有野(對我來說很老討),可能他花了很多時間在故事安排方面,也可能他暫未有能力處理一些牽涉比較多element的畫面。你要知道我最憎人將菲林拍到好似dv咁。

敗筆還是有的,動畫部份(我感覺他突然以為自己拍緊big fish)/片頭(唔係嘛...花?!)/片未對白(新導演往往因為欠缺自信而畫公仔畫出腸導致衰收尾)

有說唔係嘛黑社會個女有冇咁純呀林嘉欣做乜便突然變左做好人呀等等等等...我估比較敏感的人如我(或老牛)對此會有多一點感受。人話變就可以變,況且林嘉欣的深仇大恨是十多年前的事,古裝片0個d記你幾十年對我來說才是莫明其妙。可能做出0黎俾你睇0既過程係未夠,但個人來說我並不覺得咁0既變化係無道理。

好支力,唔得喇,下次先。有野請賜教。


聲明:這篇只是個人感受而不是影評呀拿........


Saturday, August 13, 2005

只是戲軌#3 前傳#1

數算之間,很自然的記起了她們。

我很普通,我高不成低不就,我沒甚麼好令人特別記得起我。實在的關係不多,可不清不楚的好像是有一堆。我必先要強調我自覺我不是個甚麼了不起的人。似乎越沒甚麼特別的人,越是能夠四處起火頭。與現在你捧一個行為舉指外表內涵也平庸得令你想大叫的男孩來做明星時,也會有一班同樣平庸的女孩來日追夜追一樣,沒有道理可言,卻並不代表男孩是怎麼特別。

年輕的時候,老是見到甚麼喜歡的都定要天昏地暗的一頭栽進去,不論人或事也一樣。為她做甚麼都可以,但如果得到的反應不理想,我會就發癲。給傷害過之後 -並不是誰傷害我,而是我們的關係傷害了我們,情況就像是穿得很隆重去一個我覺得很重要的場合,周圍的人卻是很casual的,很難受,但恨不了誰 -我學習自設底線。

有了底線,就有了所謂曖昧,因為底線其實是設來踩的而不是設來守的。我認為我們見面時要保持一定距離,因為你只一個比較談得來的朋友,但感覺良好的時候不妨讓你往我這邊靠得近一些,因為靠得近一些並不代表甚麼。無論你靠得多近,我的行為永遠君子。你動手的話我會阻止,因為我是一個君子,因為我不想讓你失儀,因為我根本不想跟你發生些甚麼,只你是個我不介意你跟我靠得近些的人。曾經往我這邊靠得近一些有比我年輕的,有結了婚的,但就是沒有跟我年紀相約的。我們在身體距離的變化當中得到快樂,但我需要的快樂就此而已。

我知道我需要的快樂就此而已是很後來的事,我從來都只肯認我是君子,再多也只會說不想讓你失儀。直至有一段時間我習慣睡前讀幾頁書,然後我突然明白曖昧是用來支撐某一段時間的生活。我開始明白需要的快樂就此而已是件甚麼的事,我認自私,但至少我認。我仍然覺得扮君子不讓你們吻下來,比讓你們吻下來但給你們知到其實我並沒有這需要來得大方得體。哪你們呢,能告訴我你們同時跟多少個人靠得很近嘛。所以我不會為此而討厭自己。

你在我懂得承認我的自私後才遇到我,其實算是走運。起碼我知道我拼了命的為你做過甚麼之後,就算反應不理想,免不了的難過一陣子,但總也不會發癲。因為我知到只是我想你快樂,或者是我純粹的希望你因為我而快樂。

我已經忘記為何會寫到這裡。


Sunday, August 07, 2005

關於真假

寫完真假之後,忽然記起有件事,有個人說過一些話,我當時是十分感動感慨與感激的。現節錄如下:

...一開始我已提醒自己,根據這幾年的經驗,看青少年的錄像作品會有陷阱:我們很多時會傾向褒獎那些我們覺得真的作品,認為這些就是青少年的作品,有時我會懷疑這一種想法,因為經驗真實地表達出來並不是一件很上乘的東西,關鍵在於如何呈現他/她的經驗,怎樣結構他/她的經驗,這才考工夫...

梁文道.評審會議紀錄.第五屆香港獨立短片及錄像比賽

Wednesday, August 03, 2005

只是戲軌#1.2

悶熱的夜,不知是我看見你幾多次invisible之後的夜。

你hi我,當然我立即reply。很迅速地reply,但我不知道為何我會這樣迅速地reply。然後你回覆,說sorry, wrong message。
耐.人.尋.味.
我說ok, no sorry。這對話令我面紅得想要立即offline,然後我問自己為甚麼要面紅。我懂得答之前你來了第三個message。
how's life?!
我整個人歸位。
so far so...... good. btw, i am looking for books of james joyce. you know anywhere that i can get his book in hk? i need it urgently so i dun wanna do it online....
其實我不知道你有沒有閱讀的習慣。
huh... james joyce... i know where is JOYCE but not james joyce haha...
你好搞笑。真心的。你不是不喧鬧,去派對反派對的嗎?!
haha... JOYCE is on sale again lah!
弊!這句讀起來我會否像個白癡?
yes! the chalayan which i wanted for a long time is now 50% off!
會穿Chalayan的女孩不多。
chalayan is a talented designer.
好彩,你是知道誰是Chalayan的!然後你認真地跟我分析Chalayan的talent在那裡。

正經了一會,我們開始繼續無聊而快樂的話題,可我倆從表面看上去從不像是個如此無聊而快樂的人。然後我們約會,然後我們約會後仍沒完沒了的在ICQ上談。

late la. you should go to sleep.
you should go to sleep too.
you go sin la!
y you always ask me to go to sleep :(
coz you should have some good rest!!
ok la then i go la... how about u?
i will go soon....
you go too la!
okok.... i go la, you go la ho ma?
ok.... nite
nite.

y are you still here???
you are still here too!!
............ we really go together la ho ma?
okok..... nite...
nite....

離線了,還是補一個SMS比較安全。

好真係去訓啦你!nite!

然後我會跟你說迪士尼似乎很有趣,其實我想你跟我兩個人去。然後我會跟你說什麼舊戲不可不看,其實我想你來我家看DVD。然後我會說很多表面是某東西的東西,其實想著的是關於你的東西。然後我們就成為了一對。

不久之前你跟我說,
when u r sad, the world seems stop
其實我感動得想哭。


只是戲軌#1.1

請不要誤會。那第一眼,並不是什麼地動天搖日轉星移的事。
畫面定格,喧鬧聲音漸細,周遭的人dissolve淡出,世界像是停頓了的,我只看到你。我們永不會相信這種事,而這種事亦沒有發生。但你仍然很特別。那是一種很低調的特別。

很多人在說話,沒多少人在聽。但我知道繼續喧鬧地說話其實是他們的一種社交禮儀。不喝酒,我拿著可樂,變成派對內的一種怪物。然而,原來不遠有另一隻怪物。不說話,沒有飲品,沒有喧鬧。似乎她因為反派對而來派對的,有趣。

接下來是一連串俗套劇情。她的誰是我的誰的誰,誰和誰和誰和你和誰和我就理所當然地談起來。我堅持沒有提高聲線,不是想引來誰的注意,我只討厭大聲說話。我估計你其實聽不楚我的名字,與誰和誰都一樣的不清楚。你的聲線不特別強,誰和誰繼續他們喧鬧的社交儀式。你正和誰說話,你的聲線不特別強,你不是對我說話,但不知怎麼的我聽得很清楚。音樂很搶耳,誰和誰的對話也很搶耳,可你的說話仍然清楚。我聽得很專注,雖然你說的是我不了解的話題。很迷亂,我知道客觀環境根本不可能令你的說話被我聽得清楚,雖然你的話沒有特別的比其他聲音清楚,但實在超越了其應份的清析程度。當然我不會讓誰看得見我的迷亂。這時你來問我幹嗎只喝可樂,我就即時心虛起來,像是被揭發了甚麼似的。不喜歡酒精,我禮貌的答,微笑後你亦禮貌地離開。我仍然在想著剛才的有關聲音清析度的事。

再見是另一次誰和誰的聚會。是一個正常聚會,不是派對。我們開始了一般性的對話,就此而且。這晚看得清楚了,原來你的頭髮很好看。

聚會之後的一天,誰在ICQ上傳來了你跟誰的contact,著我add你跟誰入contact list,並說人大了,認識多些朋友,跟多一些人有聯繫,總會有我的好處。好囉add囉。ICQ上我不會hi不相熟的人。我其實經常看見你online,甚至看見你invisible。你會讓誰看見你invisible?我們還未有在ICQ說過話。


Tuesday, August 02, 2005

只是戲軌#2

關於你看我的第一眼,
你總不肯說得太多。

我也沒你符。


Thursday, July 21, 2005

21072005

收到菲林,一卷卷幼幼長長的,
我差點就要哭出來
急不及待,我拉出菲林逐格逐格逐格的看,
其實細得什麼都看不到,但彷彿看到了很多
我不知應怎樣跟你訴說那種心情,
或是我應不應該跟你訴說
那像是在舊居閣樓拾回小學成績表一樣的心情

還有很多很多
讓我先修好projector
回來再說


Friday, July 08, 2005

倫敦地鐵連環爆炸

昨天才得到2012奧運主辦權,今天就爆了四個地鐵站。雖說是衝著蘇格蘭的八國聯會而來,可是它更似一份勝利的賀禮。

世貿一役後,阿蓋達等組織可謂十分得閒,因為全世界皆變成了驚弓之鳥。只一個消息,就可有十個炸彈之功效,而且有效期達年多兩年之久。中東那邊的拉据戰,美國也不見得很威武,先有每日一突擊,死的雖是每天三數人,但少數怕長計,再有踢爆總統與中東富商有密切關係的康城得獎紀錄片,然後政府要招綴學青年當兵來填補沒人願當的空缺。邪惡軸心實是邪惡,世界警察亦不善良,但最弊的是其實警察很蠢,那必然死得人多。

新一次襲擊可能是新一浪的開始,或只是一次獨立行動,但timing準,行動快,無論有沒有後續,大家都有排驚。邪惡源頭再哪裡邊個衰先邊個衰d,不用再談論了吧。醒下兼醒少少搞惦而家喇陰公。


Thursday, July 07, 2005

追求身體自主.... 點先追到?

《搖頭花》

作者: 大D+小D/著
出版社:商周出版






"《搖頭花:一對同志愛侶的E-Trip》是台灣第一本藥物使用者的自述,作者大D+小D是一對曾經相戀六年、嗑藥泡舞廳五年,而今分手半年的男同志愛侶。五年半來,他們記錄自己嘗試搖頭丸、認識自己身體的過程,寫成六十幾篇文章。裡面有初試快樂丸的P.L.U.R(Peace, Love, Unity and Respect)狂喜,也有伴隨快樂丸藥效退去的憂鬱狂潮。更重要的,他們記錄了台北舞廳地景的變遷、開發身體感官的過程,以及歷經了高低潮之後,如何與快樂丸和平相處的心路歷程。"

收到二樓書店傳來新書介紹, 看到上面那本, 再看一看介紹的第一段, 不得了, 亂0肯了六年藥, 過情中間還擠得出時間來邊0肯邊寫, 到底那是個怎麼樣的精神狀態??? 藥力發作時我會意識到的嗎? 沒有的話為什麼要食? 有意識的話到底有進入有意識地忘我是什麼一回事?? 吃了之後看到的螢光色還是不是螢光色? 還是所有都變成螢光色? 聽到什麼? 聽不到什麼? 我很想很想很想很想知道這關於0肯藥的一切, 可我沒試過, 看來也不會試. 但我就是很想知.

於是繼續閱讀這書的介紹, 很精彩, 但還不夠這最尾一段刺激:

"搖頭一族不是傷害他人錢財與身體的「罪犯」,他們只是比我們更有勇氣追求身體自主的一群,但是,他們沒有機會為自己的探索之旅發聲,遂成為螢光幕上社會新聞裡用外套遮臉的「定格」。"

關於"搖頭一族不是傷害他人錢財與身體的「罪犯」", 我明白及同意; "他們只是比我們更有勇氣追求身體自主的一群", 看到這句.... 我有點不安, 未敢說這是一個絕對錯誤的statement, 但我有一大堆問題. 如果濫藥是追求身體自主, 哪自殺算不算自主的其中一種? 比一般人"更有勇氣"就是否做什麼都對, 而且值得褒獎? 其實什麼是身體自主.... 是需要刻意透過外界某特定類型的生/心理stimulation才能反射出來的嗎?

濫藥是很個人的決定, 或者也許不一定是錯. 但將濫藥與語意不明確的英雄式褒獎掛勾, 只怕會害人.

此書出版兩星期, 台灣文字媒體廣泛報導, 香港報章亦有刊登相關評論. 當中牽涉層面什廣, 由濫藥至兩地讀物評級法例也有. 未讀這書, 難再插咀, 讓我讀過後再談, 可能大D+小D其實係想戒都未定.


伸延閱讀:
搖頭花
阿麥書房



Thursday, June 23, 2005

卷一














當我還呆在螢光幕前Track and Trace時,郵包原來 已跟傾盤的大雨俏俏來到門前。十年之後的今日,終於能夠嚐到幾十呎生片的滋味。拿著共二百多呎不同度數的生片可以做些甚麼?茫無頭緒。忐忑了好幾句鐘,情 緒跌入谷底,還發了脾氣。對不起,因為我覺得很不安。最後,換了電,上片,放好煙灰缸,點著煙,對焦,開動摩打。生片一秒十八格的轉呀轉變成熟片。三分鐘 內,燒掉了一根煙與五十呎超八。這就是我的第一卷。怕十四歲的我會來找廿三歲的我誨氣。很累。


Monday, June 20, 2005

提我

六年不是短時間
聽到之後心真的沉下去了
記住今天的說話
一個對你好的人並不會這樣對你
一個值得你這樣對他的人更加不會這樣對你
明白了嗎?
記住要對自己最好
有一日若果我也這樣像食錯藥的做了這種事
摑我兩巴之後請你頭也不回的轉身就走
若然還覺得我值得你為我做些什麼
請你提我回去看看零六年六月廿號在hompy寫過什麼就行了

但我一定不會這樣


Friday, June 17, 2005

我都唔知自己會做internet做幾耐

一次對話,令我對internet思考了更多。
不知名的一位師姐找我一位不太close的友人說想contact Monxxx,不太close的友人思前想後摷爛電話簿也找不著一個Monxxx,不知名的師姐努力描述這個Monxxx的所作所為,不太close的友人仍然什為R頭,不知名的師姐作最後形容:那個拍十七xxxx那個呀!不太close的友人:妖...你搵阿仔下話...

SAD.

我習慣大家像追數般直呼我中文全名,我更喜歡大家採用我的綽號稱呼我,但我介意大家不能將Monxxx與我的綽號或我的中文全名作有效的Mapping.

話說回來。不知名師姐現職策劃之類的東西,港台外判Project成功進入第一round,題目是找年青導演拍年青人(虛得不得了)。不知名師姐以為我是合適人選,想找我談談。一,我聽見港台兩隻字就怕了(因為唔型);二,我不再年青也不再是導演。她堅持想談談,好好好...我來我來。

我問,拍年青人...拍年青人的什麼?她說什麼也行...我話:0下?!她再問:你多接觸年青人嗎?我說:我每日起碼一個對幾十個。她說:0下?!於是我慢慢的解釋著我的工作性質,也避不了的談到探偵、車立與你們。對,是你們。我估你們久不久也會來這裡巡一巡吧。

她問我為何會做這樣的工作,對internet很有抱負的嗎?對不起,我誠實的說我沒有。哪為何你會對internet上的年青人有這麼多想法?只是,我不久之前也年青過,那份不服氣我現在仍清楚記得。也因為我日日面對他們,他們做過很多令我難以置信的事,當然有好的也有很激氣的。

在internet上hea的年青人多的是,但一般人看來這並不是一件怎麼光彩的事。這是難免的。一人幾個icqmsnemail a/c,呃呃乙水乙水的呃呃乙水乙水,打機的打機,打粗口的打粗口。這也是難免的。可以隱姓埋名,什麼事幹不來?!這可是全部嗎?又不盡然...我繼續堅持:沒有錯別字不打粗口懂得講時事會寫完整句子並不代表什麼。你們會在forum搞跳水搞gag玩小畫家也是一種智慧。你估講時事班人會唔會對對對得快過你地?(我其實唔排除會...)

一念天堂,一念地獄

我不100%同意一般“一代不如一代”的說法,年青人hea不代表他們沒有腦袋。社會用框框kwak實左你地,但internet上你們少了包袱也少了限制,哪用盡佢喇。internet無分年齡國界,只有達者為先。試下做D野係可以(正面地)嚇死人架啦,我好期待你地有一日真會係用internet做出d擲地有聲0既大壇野出0黎。唔好0徙我d心機口水每一次有人問起我同類問題時都幫你地講說話。

真心,校長尤其記實。


ref reading:村上龍<希望之國>
所有對Internet唔認識/唔係好識/以為自己識/唔信/信d唔信d/睇唔起的朋友,我強烈要求你去閱讀村上龍的<希望之國>


Saturday, June 04, 2005

六四

早就表明今年不會去維園,
因為覺得他們做的,尤其對年青一輩做的,
從來不是真正的教育。

但今天仍然相當沉重。



Sunday, May 29, 2005

十年一個角色

......我們若有所感地繼續聊著,更多的辛苦及更多的為什麼隨之而來,為什麼這個人會這樣想?為什麼那個人會這樣做?為什麼他要這樣對我?為什麼他會這樣想我?為什麼他要把事情複雜化?為什麼他不認同我的努力?為什麼他要防我?為什麼他要扯我後腿?為什麼他對我不滿?為什麼他不肯配合?為什麼沒有人再相信根本的價值觀?為什麼沒有人先問自己有沒有盡力?為什麼有人就是想要找麻煩?為什麼有人只會製造麻煩?為什麼?這到底是為了什麼?

我想,不為什麼,人在江湖,都是不得已吧。人與人的相處本來就不容易,在戴著假面具的工作環境裡,更免不了三不五時的大小衝突,白目的給人臉色,柔順的忍下別人的臉色,EQ低的給人臉色,EQ高的忍下別人的臉色,想要共生共存的忍下別人的臉色,打著創意旗幟的給人臉色,時間過去了,到頭來,誰給誰臉色不重要,我想問的是,十年之後,誰會是個角色?

任何人都一樣,時間是最公正的仲裁者,每個人都值得至少一個十年的總體評估,對他人如此,對自己更是如此,把時間拉長來看,許多事情自然一目了然:十年才能證明一個美女,十年才能學通一種語言,十年才能放心自己選對了基金,十年才能確立一個天后的地位,十年公司的歷練,足已造就一個角色,也養得肥一條蠑螈(下刪)...... 十年...,不長不短的時間,足以讓你試著了解一個人,一件事,一部份的人生。

於是這些為什麼的答案,不就呼之欲出了嗎,看看他過去的十年吧,他在爬上去,還是往下滑呢,他在打頭陣,還是不斷被人超越呢,十年來,他唯一進步的就是可以埋怨得更精準嗎,他還再原地踏步或是原地小跑步嗎,十年來,他唯一學會放鬆的只有皮膚而已嗎,他還是對那麼多的事情都放不開嗎,十年了,他更懂得愛了嗎,還是需要的更多,他更能付出了嗎,還是擔心別人給的永遠都不夠,十年前的誤會該解開了嗎,十年後的心境更豁達了嗎,十年前的教訓有沒有讓十年前的我們更好一點呢,十年後的我們現在還在跟臉色奮鬥嗎?

......但我還是相信,阿修羅煉獄的輪迴,可以讓真正的英雄修成正果,也可以是通向畜生道的捷徑,當我們面對不感激、不認同的時候,沒什麼好難過的,先評估這個人是個角色,還是只是給我的一個臉色,而當我們做下一個決定的時候,不只是解決情緒,應是為下一個十年做準備。

節錄自「十秒一個臉色 十年一個角色」by
包氏國際總經理.愛維香香創辦人 IVEE in "ppaper" issue 06



很有意思的文章(但很多的標點都好像用錯了...),特意貼上來跟大家分享。
若你已經記不起十年前有過甚麼的教訓,
希望你十年後記得今天這個不記得十年前有過什麼教訓的教訓。


Thursday, May 26, 2005

幼脊雀掣迭樂衰迭樂絮

我記得我跟一個Forum的朋友說過,
"細路仔"與否,決定性的element是風度而不只是態度.
出口成文,用完整句子,不代表層次較高.

今日算是第三日,仍然有大人變左細路有細路變左大人有細路唔知自己係細路又有大人唔肯認係大人
BLOG的作用是什麼?是用來扮細路還是用來扮大人?
很迷離很迷離很迷離

請撇除我的身份,我在這裡只代表我自己
看我的名字你就知我實係認做細路,但我願意學習有風度
同埋我想要一件Hussein Chalayan,問你死未




Tuesday, May 24, 2005

我現在針對的是所有人

在hompy, 我有8Mb Storage.
我上傳一幀自己的照片, 再貼出hompy.
自己看到了, 我覺得很好; 有別人看到還留言說好, 我更開心;
再有別的人留言說不好, 我仍然開心.
因為一般情況下, 難令一個陌生人停下來為你做點什麼.
就是在網路上, 我可以用我自己的東西來叫一個陌生人自願停下來, 還為我打字.
與其說是分享, 其實他在我那裡拿走點什麼然後他又給了我些什麼.

網路從來就應該是這樣的一個地方.
此過程愉快與否, 很大程度是建基於自重與尊重.
別人隨便的一句不好聽的說話, 我會不開心;
別人認真的思考過然後說出的一句不好聽的說話, 我會萬二個多謝.
你說, 怎樣的人才會bother為你去comment?

同樣, 別人隨便的一句好說話, 我仍然會不開心;
別人認真的思考過然後說出的半句好說話, 我會感動.
還望你也能在網路上遇上用心看東西寫東西的人.

相反, 在hompy, 我有8Mb Storage.
我上傳一幀別人的照片, 當是自己的貼出hompy.
自己看到了, 我可能會覺得很好;
有別人看到還留言說好, 那個好其實不屬於我, 所以我用不著去開心;
再有別的人留言說不好, 大概我還可以暗笑原作者, 但這也其實跟我沒相干.
花時間去做一些與我沒相干的事, 時間太多嗎?!
花時間去做一些與我沒相干的事, 我會覺得自己不自愛.
花時間去做一些與我沒相干的事, 真相是我什麼也得不到.
更真的真相是, 這樣做, 我就會是不尊重別人.
不懂得尊重別人, 那我將沒有資格得到尊重.

網路是死物, 沒有主導能力也沒有既定的本性,
所以它的可能性多與少好與懷, 不在網路本身.
你我就是生勾勾的人, 有能力選擇有能力去改變.
最後不論在線上或地面, 你我得幾多失幾多,
且看各人造化.
我只知道一個沒有尊重的空間會是異常恐怖.


Saturday, May 21, 2005

mist

做一件事/不做一件事,成功/不成功,
決定的重點究竟在能不能影響大局,還是有沒有被人影響。
我問。


田獲三狐,得黃矢,貞吉



Monday, May 16, 2005

Comme des Garcons Guerrilla Store HK




你間舖流到哩個地步,我都居然肯放低錢俾你,
我前世梗係打劫過你同搶過你錢。
我諗我上一世做過好多壞事...




Thursday, May 12, 2005

無機打, 玩哩個囉唯有...

姓名? 李仔
性別?女
出生日期? 13/12
星座? 蛇夫
職業? 文員
有沒有戴眼鏡? Ray Ban就有
有穿環嗎? 左邊一個
現在戴的是什麼牌子的手錶? agnes b
現在是長髮還是短髮?短
有染過髮嗎? 灰紫黑啡銅
最喜歡什麼顏色? 黑白灰紫藍
在減肥嗎? 語塞...
最喜歡的食物? 香口野/海鮮
最討厭的食物? 本來熱食但凍左或本來凍食但熱左的野
最常吃的是零食? 所有零食
最喜歡的飲品? COKE
有特別喜歡哪一家食店嗎? Tonkichi / 憶江南 / 活道入舖車仔檔
喝酒嗎? 唔飲,不過ok五娘液,但係飲一滴我就會訓著
最近買的音樂專輯是? 等緊E神
近來最喜歡哪首歌? 世界這樣大 藍奕邦
最欣賞哪一位歌手? 明哥 / E神
覺得一首好歌最重要是什麼元素? 歌詞
去唱K的時候,哪一首歌是必唱的? 勁歌金曲 (我一定要Solo, 你唔好諗住插嘴)
最希望參加哪一個歌手的音樂會? 無
有學什麼樂器嗎? Kazoo算唔算?!
最喜歡看哪類型的電影? Cult片
喜歡在家看影碟還是入電影院? 戲院
最近入電影院看的是哪一部電影? 唔記得
承上題,看完有什麼感想? 我想再睇移動城堡
有在期待哪一部電影嗎? Mr and Mrs Smith
覺得最印象深刻的電影? 食神, 東方禿鷹
比較喜歡VCD還是DVD? 比較喜歡菲林
最喜歡哪一位演員? 周星馳
敢一個人看恐怖片嗎? 未試過
請說出一句你最喜歡的電影對白? 好輕功!輕功奧妙之處係可以令到一個海狗咁大0既人飛到老連咁高.... 好接凳!接凳奧妙之處係.... 南拳北腿孫中山下集係醉權甘迺迪.... 撈埋0黎做瀨尿牛丸丫笨....
最喜歡的漫畫家? 奈良美智算唔算?
現在還有追哪些連載中的漫畫? Death Note
最喜歡哪一套動漫畫? 千與千尋
通常看少女還是少年動漫畫居多? huh?!
覺得有哪一套動漫畫是不可不看的? 千與千尋
最喜歡的動漫人物是? 虎珀村
對於漫畫的18禁封條的第一個反應是? 妖!
請說出一句你覺得很經典的動漫畫對白。 語塞...
最近買的非漫畫書籍是? 世事如煙 余華, 山海經
最喜歡哪位作家? 余華/村上春樹
比較常看哪幾類的書籍?小說
下一本想買的書籍是? 無
有定期買什麼雜誌嗎? 無
覺得有什麼書是人生必看的? James Joyce "Finnegans Wake", 村上春樹 "舞舞舞吧!", 村上龍 "希望之國", 余華 "世事如煙", Charles Darwin "The Origin of Species", Stephen Hawkins "A Brief History of Time"
答了一半了,請發表感言。 語塞
一眾服飾之中,你最喜歡買哪一類? 爛衫爛褲
最喜歡的服飾品牌是? margiela, comm, levis, agnes b.....
覺得哪個服飾品牌的產品一生終要有一件? margiela, comm, levis, agnes b.....
覺得哪個服飾品牌的哪件產品最不值得花錢? Y3
買衣服通常會先考慮哪一方面? 靚唔靚先!!
現在在用的手提電話是什麼型號?nokia 7610
在用怎樣的手機鈴聲? Blur Country House
現在最想換哪一部手機?未出現
覺得手機最大的功用除了通訊外,還有什麼用? 無用
外出時有什麼裝備是不可不帶的? headphone
有沒有遊戲機? 有
最喜歡玩哪一隻遊戲? meteos, 塊魂
最希望去哪裡旅行? 英國, 希臘
覺得自己跟什麼圖案最相配? 花
有收集什麼東西的習慣嗎? 乜都儲餐死
口頭禪? 無
是自己一個人住還是和家人一起住? 自己一個和家人住
房間中有貼海報嗎? 無, office有食神
覺得家中最難看的是哪一件擺設? 大櫃
現在最想買哪一件家庭用品? 無
有沒有想過離家出走?冇
如果要自殺,會用什麼方法? 眼訓死
覺得什麼類型的人最討厭? 鱷魚頭老襯底, 賴醒, 無禮貌
如果可以殺掉討厭的人,會用什麼方法? 笑死佢
最希望學哪一國的語言? 無
有什麼怪癖嗎? 無
覺得愛情重要嗎? 好重要
覺得最佳的戀人最重要是什麼特質? 諗唔到
想結婚嗎? 唔想
最喜歡哪一個季節? 秋天
最喜歡什麼花? 唔鍾意花
最喜歡什麼節日? 生日
有養寵物嗎? 任天狗, 雞泡魚各兩頭
相信占卜嗎?信
對什麼有恐懼症嗎? 陌生人
你覺得『幸福』是什麼? 令我覺得幸福0既人同樣覺得自己幸福
你覺得世界上最重要的是什麼? 人
相信世上有神嗎?信
覺得自己死後會到什麼地方去? 屋企
人生有什麼座右銘嗎? 大智若愚
夢想是? 很瘦很富有
覺得自己有什麼特技? 性格分裂
不開心的時候,會用什麼方法去發洩? 打機行街買野
試簡單形容一下自己的性格。 懶得意
二選一,要智慧還是美貌? 智慧
覺得自己像什麼動物? 馬餾
如果有下世,希望是什麼國籍血統的人? keep 住中國人香港血統
有什麼想對在看的人說嗎? 有冇人知下期六合彩開乜
現在的時間是? 200505120123
完成了,感想? 點解我仲未想訓... 點解我會無帶nds charger返屋企....


寫寫下有人洗板搞到要去ban a/c 打斷晒我諗野

下著不大不小的雨,如常的我拒絕打傘。延誤了的下班時間,街上有霧。帶上Sennheiser 200PX,讓爛透的流行曲隔絕人聲雨聲引擎聲。200PX投訴PSP的bass不夠重,我投訴為何NDS不能播放音樂檔。匯豐前斑馬線的紅燈截停了我的步伐,但三秒後燈又轉綠。雨漸大,要快步走,忽然我發覺迎面走來的是帶著鮮黃色HD414的我!我的HD414早就沒了聲,為什麼我仍帶著它?!!雨雖然很大,我禁不住停在馬路中間回頭再看我。但我並沒有發覺有一個我停了在馬路中間,繼續往前走。只一轉燈的時間,雨勢突然變得很兇,我追不了回頭,唯有向前跑。最後跳上了往灣仔的公車。

幾乎全身濕透。但縈繞我的不是全身濕透帶來的厭惡感,而是那本來很好音質又舒適的 HD414。它壞了以後,一直都很想找回一個相同的,可這型號是十多年前的貨式,連Sennheiser的代理也說沒有可能找得到。二手的就算有,價錢也要過千。當年我們一行三人,收crew後在紅磡游游盪盪找地方晚膳,無意間於一家霉得不得了的電器店看到HD414,餓也不記得了就去問價錢。$199可以擁有Sennheiser,怎可能不買?後來還發現這個是紀念特別版,我三個可樂透了。曾經在地車裡,有個陌生中年男人突然拍我膊頭,問這個黃色 HD414是從那裡得來的。那一刻我很害怕,我最怕陌生人。我說是早前買回來的。他又問多少錢。我不想跟陌生人說話!!我說一百九十九。他特然調高聲線,說:“你知嘛,這是二十年前最TOP的headphone!我那年買的時候要八百多元!!”廿年前的八百多元,我不敢想像。幸好十秒之後地車到站,陌生人要走,那再見了。我不想跟陌生人說話。

隔住車窗往外望,我嘗試探討那個帶著HD414的我正往哪走。HD414還有聲的時候,我家住銅鑼灣,所以我應該不是在回家的途中。想著想著,公車終於開出。我定定神,轉個頭向前望。坐在前面的人都是帶耳機,我一眼就認得出是 HD433。我曾經也擁有過,是情人節禮物。再細看,前面這個人的背面...好像見過了很多次似的,是曾經夢見過的嗎?!這人的頭髮有一絲絲淺灰色的 highlight。幹!我知到了,這個又是我!!我很想拍拍我膊頭,但我實在明白我很討厭跟陌生人說話,可我還是覺得讓我知道我就在我背後。拿下 200PX,我拍拍我,我回頭,沒有一點驚訝,只禮貌的拿下HD433跟我對話。我問我她近來可好,我說她還好,還是愛撒嬌,只是偶爾工作上遇到不好搞的人,但一切還算過得去。我告訴我,HD433早前不見了,害我失落了好一段時間,並說不用擔心,她很快就會長大的,而且會繼續好。我聽到以後似乎有點摸不著頭腦,卻未至於想終止談話。於是我繼續,最後我不得不告訴我,這個淺灰色在這次之後從來未再成功染回來。我們大笑了。公車停在銅鑼灣,我要下車。哦,完來這個我還住在銅鑼灣。



Saturday, April 30, 2005

Fishy

第二堂PIP(唔係PSP更加唔係nds),重新包裝虛偽,輕描淡寫帶過沉重話題。雖只得十個人的一課,但我覺得我看到很多。有人不懂得誠懇,有人不懂得虛偽,更多人不懂得如可表現得虛偽而誠懇,想看起來似乎很誠懇讓人變得更虛偽。很艱深的課題,今堂笑不出。還是回到檯頭看看兩條雞泡魚好。我很想去看大笨象。

這個星期大起大落。兩晚折騰至四點仍是徒勞無功,以為我這一生就哉在Adobe與 Microsoft的裂縫中間,轉頭撥開瓦礫又似乎看到了一條出路。我行為舉指外表仍是滿孩子氣的,連行入遊戲機中心也要被查身分證,很難說服人家給我什麼機會。可幸一路上我遇到的都是膽大心細的人。將不大不小一件件工作交給我,說不上很risky,但一定程度的膽量還是需要的。你們appreciate 並recognise我的能力,同時我亦十分appreciate你們的一個"信"字。就看看我可以給你們信得多久 :p

一路上風塵僕僕,祝你(們)旅途愉快



Saturday, April 23, 2005

hompionalization

期待已久,今晚一堂詹瑞文的PIP,未算驚喜,但不能否認實在笑死。粒幾鐘一班陌生人(全班十幾友只有兩係識得0既)無啦啦走埋一齊玩麥當當生日會先會玩的“先生話”,如果唔係詹瑞文扮Dino或者生日會我真係睬你都0徙氣。雖然我覺得將個遊戲同spontaneity扯埋一齊講有D勉強(係想引你D最真實的反應出0黎喎,act and react 0個種spontaneity),但我倒同意 EYF (Enjoy Your Failure)的想法。這可是老生常談,不用多講,跟 truth is a process but not a result 一樣。

Spontaneous, dictionary.com 解說為'Arising from a natural inclination or impulse and not from external incitement or constraint.'可以生活得Spontaneous當然開心,也不用多講。中小學可能未有這個concept,大學給我的一部份training 都是關於spontaneity:automatic writing, time and space editing....(可恨的是另外一部份的是絕對地關於logic,多精神分裂的一系)但spontaneousness是否真的可以令你生活過得好,我懷疑。一個負責任的人,在某一些時間要spontaneous係好奢侈的。那應該要spontaneousness定係be responsible,好難取捨。別跟我說要取中庸之道。我做野無中間的。講真,中庸左之後,0個樣野已經係 neither spontaneousness nor responsible. 我個心係spontaneity 0個派,但係我個頭絕對地係負責任0個系。這種斷層可以令人慘過死。希望時間可以解決問題。

哭到自己也臉紅 立即撲向你懷中

這幾天只不停重播夕陽無限好,好彩冇走漏眼。藍奕邦亦是我 favorite,新歌唔算好出,但係...我覺得好囉。咁夠Spontaneous未?吹我唔漲哩...

spontaneous/spontaneity/spontaneousness, 遲D可唔可以有 hompian/hompistic/hompism 同 hompionalization?!


Tuesday, April 19, 2005

旅行

我拿著地圖,竟然也走錯路。來來回回,誤打誤撞的走進了一家雜貨店。洋人的雜貨店果真不同,整整齊齊洋洋麗麗的,還有我久違了的德國製的雜錦果汁味的特大號熊仔象皮糖,立即買下。走錯路也有走錯路的好處。最後找到了要去的cafe卻過門而不入,因為太黑了,跟旅遊書介紹的完全不同。是我太天真吧?!這些旅遊書從來都不可信...不打緊,因為旁邊一家正合我們心意。很多支可樂很高的樓底很開揚的,旅遊書不可信也有不可信的好處。

飲飽吃醉打過PSP看完雜誌,便再起身走走。沿路走著走著,我們走到了菲律賓。那裏有很多菲律賓人,還有Jollibee、菲律賓的Baleno與菲律賓的Giordano,就是沒有菲律賓的芒果乾。頂唔順,還是走入地車站乘車回香港。下一站,灣仔。

終於回到香港,還是188好。人再多也是香港人,他們說什麼再難聽再大聲我都聽得明白。再到時代,過百人與我舉頭看大電視,上海、瀋陽、東筦、深圳...滿街都是燒著別人國旗的中國人。目定口呆。彷彿六四重臨。很難不把這事跟對面 Suzsuki落地玻璃碎裂聯想在一起,偏偏晚間新聞就沒說到這塊碎裂了的玻璃,因此更覺神秘。

最後講了四句鐘。今天這個你,好比當天一個我,也許到老了你我一樣,未來不清楚。請記得,我永遠也想你好,但不要我應承飲少D可樂。



Tuesday, April 12, 2005

意識/流

兩點搭七/幸災樂禍/無須氣短/兜個圈/你經已/返上一線/今年多災星/險境/當走火警/訓練你反應/當你經過一切軍訓/釘/也可以當床訓/撥亂再反正/吊扇以最緩慢速度旋轉/遊戲就算輸了亦有限/難過像過山車哪麼辦/猜猜情尋/玩輸可以勝過別人/多一餐好教訓/煙蒂燒著煙蒂/There is no comprehension/There is real isolation/There is so much destruction/What I want is a celebration/呀/re/collection的片尾曲!/感謝傷我的人/感謝虛偽突顯誠懇/哇仲係陳奕迅/拾下拾下/你倒數十下/拾下拾下/仲有九下之嗎/那個資質聰慧就更多問題/愈笨拙我愈見得生鬼/有一種預感/想挽回太難/天氣不似如期/但要走/總要飛/道別不可再等你/不管有沒有機/兩點搭十一/播完/收工/各位晚安

Monday, April 11, 2005

十八歲出門遠行

...我在路上遇到不少人,可他們都不知道前面是何處,前面是否有旅店。他們都這樣告訴我:「你走過去吧。」我覺得他們說得太好了,我確實是在走過去看。可是我還沒走進一家旅店。我覺得自己應該為旅店操心。

我奇怪自己走了一天竟只遇到一次汽車。那時是中午,那時我剛剛想搭車,但那時僅僅只是想搭車,那時我還沒為旅店操心,那時我只是覺得搭一下車非常了不起。我站在路旁朝那輛汽車揮手,我努力揮得很瀟灑。可那個司機看也沒看我,汽車和司機一樣,也是看也沒看,在我眼前一閃就他媽的過去了。我就在汽車後面拼命地追了一陣,我這樣做只是為了高興,因為那時我還沒有為旅店操心。我一直追到汽車消失之後,然後我對著自己哈哈大笑,但是我馬上發現笑得太厲害會影響呼吸,於是我立刻不笑。接著我便興致勃勃地繼續走路,但心裡卻開始後悔起來,後悔剛才沒在瀟灑地揮著的手裡放一塊大石子...

十八歲出門遠行 /<世事如煙> 余華


文盲如我,讀到余華的文字也不得不羨慕。作文時老師說過一句句子不能有太多‘我’不能有太多‘那時’嗎?!余華說不,‘我’‘那時’得多才COOL。你很難相信余華是土生土長的國內同胞吧。同時他的文字又再一次reinforce一句我不記得在那裡聽回來的說話:You need China, but China doesn't need you at all.

Wednesday, April 06, 2005

HOMPY




捱過無數晚 為今晚...




欲斷魂

沒有雨紛紛,但山路還是濕漉漉的。可惡。
香港人,你們何時才會學懂在適當的時候才大聲說話?!人多路窄,就請別大聲講大聲笑。我的耳膜在五分鐘內給重擊了十八次。雖說是探訪久別了的親朋好友,亦未需如此興奮吧。

我要探訪的在半小時內全都見過面。
爺爺的還好,只是我媽的位置比較高,大概朋友們都沒有預備,就算來過也只能盡力懷勉,難再為她做點甚麼。沒打緊,早為你們預備了。只是周遭遊人與燒豬太多,我難再多留一會。秋天時我會再來,遊玩時開心一點不必掛念我。

從前由山腳探到上山頂,現在不用這樣了。人家要拜的山只會越來越多,越拜越少的我可會是第一個?!錯綜百感交集,我寫你也未必會想讀這樣的故事。對,像是虛構般似的,寫出來怕你說我浮誇。我還是只讀不寫好了。讀過了余華的世事如煙或是 James Joyce的Finnegans Wake嗎?小說早已油盡燈枯,告訴我它葬在哪裡,我會去憑弔一番。

從山腳走回來,差一點就可以受酒樓特價下午茶的恩澤,但我們早到了。點了燒腩仔,很肥美的燒腩仔。很肥美,因此我需要可樂,有可樂就甚麼肥的都吞得下。吃肥的要可樂來消滯、沒胃口吃不下要可樂來開胃、吃火鍋時很熱要飲可樂、吃魚生時最好可以飲可樂、抽雪笳時需要可樂、吃薯片時要可樂、麥當勞買餐時請跟一杯可樂...要喝可樂我有一百個藉口,層出不窮,要幾多有幾多。朋友說年紀大了,喝一罐夜晚就會睡得不好;我說我喝少過一罐夜晚就會睡得不好。她說是藉口。你說甚麼也可以,給我繼續喝就甚麼也可以。

給老爸倒茶,我說茶很濃,還是多添點清水好了。怕他喝得太多會不好,因為他已經天天架啡奶茶。他說不,濃一點沒關係。但當然,我也只給他倒了清水。然後腦海閃出可怕的一幕。有一天,我想從罐中多添一點可樂到玻璃杯時,有人倒進了清水,然後說:「可樂太濃,還是多添點清水好了」。看到稀可樂,會發癲。求你不要這樣對我。似乎喝支裝的比較安全。
這就是所謂的居安思危。


Sunday, April 03, 2005

Friday, April 01, 2005

香港新浪潮概論

要追溯香港新浪潮電影,必數城市故事。其實新浪潮一詞泛指香港八五以後的電影,無論是香港獨資抑或是合資的電影作品,當中電影語言由於受到全球一體化及溫室效應影響,導致拍攝時有飛紙仔情況出現。當時冒起的導演很多,其中被稱為新浪潮電影的代表作為《富貴迫人》、《富貴再迫人》、《富貴再三迫人》,打破電影從續集去到部曲的局面最。近南加州電影學院一名學者發表的論文提到,魔戒三部曲及 Martix,無論形式及概念上,都深受香港新浪潮影響。

新浪潮電影中的特點,在於拍攝技巧及燈光都富有八十年代未,香港前後現代時期的風格。新浪潮導演當中,有大部來自法蘭克福學派,祟尚新馬克斯主義,所以在電影內,你不難找到一點點共產色彩。

其實打從《表姐你好0野》及《開心鬼放暑假》問世之後,香港新浪潮電影開始成熟時間。當時的剪接追求理論性,特點為踏實的快,將香港人的飄逸帶到另一個層次,現時香港的殿堂級導演王家衛,當時就於片場內從低做起,半工半讀,於香港浸會大學畢業,同時為《九一神鵰俠侶》撰寫劇本,一嗚驚人,並獲得獎項提名。

如果要為當時的浪潮下一個駐解,可以說,香港正受到新思想的衝擊,傳統的拍攝手法面對成本及觀眾的品味而改變。新浪潮除了為電影裡面的浪漫與兄弟情加入勞動無產階層的細緻心理描寫外,亦同時撇除了電影一向用男性視點(Male Gaze)的敘事手法,令一向以男性為中心的香港電影趨香女性化,最好的例子有《川島芳子》與及《東方三俠》。新浪潮有這種趨勢的主要原因,是因為受當時政治環境影響。加上戴桌爾夫人於八三年到北京簽署中英聯合聲明時,不小心在天安門滾下數級樓梯,令一眾當時還在求學的新浪潮導演意識到女性地位無論在政治社會及經濟方面正不斷提高,因而在他們的電影裡面,女性的形象不再是一種由男性視點衍生出來的幻想。具代表性的電影包括有"運財五福星"、"等待黎明"、 "上海皇帝-杜月笙"等等。

Thursday, March 31, 2005

身份模糊

今日豆沙包又有人"強烈要求取消訪客留言",
我明白他們,希望他們也可以明白我們.
於是作出了以下回應.

"...這裡希望能提供一個令網友不用顧慮身份而能暢所欲言的地方,
因為一兩個人失言而剝削其他網友在這裡的權利,
我們覺得不太公平...

...網上的世界, 從來就存在身份模糊的問題,
但我和牛肉都相信, 有人可以用身份模糊這一點來做些無聊事,
同時亦可以利用這點來做些不損人但利己的事.
因為我們都相信你們是一群有思想的人..."

無論相信virtual reality定相信virtual可以等於reality,
在你看起來可能是一樣的蠢,
但在virtual reality這樣dominant的今天,
或甚至virtual reality越來越dominant的未來,
若你也不相信, 或仍不願為virtual與reality align而做一點事,
這裡將會很恐怖

應如何面對我們的過去/我們還有沒有將來















聽到你跟他的消息,我整個人裂開了
看到了你跟他,我真的粉碎了

你的筆袋皮褸恤衫襯衣相簿皮包頸巾旅行袋還有還有......

我擁有的和我準備擁有的.....
我應如何面對我們的過去
我們還有沒有將來

Monday, March 28, 2005

移動城堡

終於入場了,雖然故事有點不完整,但絕對沒有失望。

宮崎駿的動畫畫面沒有PIXAR那種對質感的著重,但他的概念與故事的層次之豐富已令你覺得畫面的質感不再重要。能將複雜的想法執行至如此細緻,嘆為觀止。佩服他對故事空間感的insight,一重一重再一重,將千與千尋的理念在全新範疇再一次有條不紊的展現。

PIXAR年前的Monster Inc.也曾嘗試利用動畫的超現實本質去建構一個有深度的空間,但仍不及宮崎駿。不論時空與時空(兩個戰鬥中的國家/秘密花園/過去 vs 移動城堡)對立的複雜性或人物塑造方面,宮崎駿處處都demonstrate出一個非常準繩的delivery,一個純粹關於故事加動畫的化學作用,而不是靠科技與龐大投資就能造出來的效果。這樣才是最真實的電影。

Tuesday, March 22, 2005

The Society of the Spectacles

整個世界沉迷於流行文化而不能自拔/Zeitgeist/在Goolge每天提供的750億個網頁裏,任何不能引起充分視覺刺激的文字都會被全球的眼睛拋棄/Google搜索明顯是一種進步,驅使一個人進行Google搜索的那種好奇心/但很不幸,網路時代的很多人已經相信,如果某樣東西Google上沒有,它就不存在



斷章取義自:"Google,這個時代偽知識分子的載體" by 朱步衝 尚進


Sunday, January 16, 2005

頭痛, 你好

痲痺感覺從頸椎冒升/及至耳背時綻放 一下劇痛/像轟出一枚大煙花/花火未煙滅/血管膨脹繃緊/下一秒就要刺出頭顱/閤上眼/看見黑洞/眼球被捲入去/一環短小橡皮圈扣住兩個耳膜/拉扯之間/ 橡皮圈欲斷未斷/天花塌下來/深呼吸/以為可換兩秒緩衝/但呼氣之前/神經短路/時間靜止/角力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