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26, 2007

一.
我整天都跟陳豪在說今年很夢幻。就這樣,他們兩個就這樣走入了別的一種生活方式,個多月後其中一個的女兒還要來了。他們就這樣由從前拍得累了就睡在街上的人,變成不能不回家的準爸爸。無論變化的因由為何,他(們)的傻勁我倒很尊敬。要一個小孩,責任之重大不只在好好照顧,還有很多很多。你不必竭力讓她精通琴棋書畫天文地理,到她有精通這些東西的需要時她自然會懂。不過你將要竭力讓她成為一個好人。這個世界天才夠多了,但最基本的人性與良心好像在退化。當然我知並不是世上每事每物都由人,但起碼要有這樣的一種認知吧。

二.
簡單跟校長說過了事情的始末,她說我在去還神的那天,整個人都應該不同了。我不置可否。只恐怕我雙腳踏入了新一個階段,一陣子之後又自己走回來。anyways, 走著瞧。

三.
由十三號一路下來我天天都吃得很飽。我的胃都給吃大了,尤其對比個多月前一個星期吃三餐的日子,近期吃得真可怕。做節那天我在鳳城個人獨取半個小號焗西米布甸。我本身已經好喜歡吃焗西米布甸的,而鳳城這個做得痴線好食,於是一發不可收拾。可吃完之後我就慌起來,近來買的衫很窄...

四.
今年夢幻的事得別多。那個敢買Gap Press睇又唔敢入鋪睇,敢入鋪睇款又唔敢睇價錢,敢睇價錢又唔敢入去fitting試,敢入去試又唔敢買,敢買又唔敢著,敢著又怕著得唔好睇的那個我好崇拜的牌子,正在七折。我一下子突破左大部份唔敢,前後買了兩轉,一共四件。不過,仍然敢著又怕著得唔好睇。後來算算,四件夾埋夠買佢一件西裝褸。不過冬天料我麻麻地,加上香港有的款都唔算多,等下一轉七折吧。可惜下一季已經換了設計師囉...財散人安落,正式宣佈本年度收爐,下季再會。

五.
近期只得方大同 Love Song,其他的流行曲都太爛,唯有暫時轉聽無人唱或唔知佢唱乜的: http://www.gotanproject.com 好想學手風琴,有人知香港哪裡有班嗎?

六.
你那張新相好.嚇.人。i feel so sorry for you......

七.
嚇到病,今日全日只可飲熱水。

Saturday, December 15, 2007

給你們

Wonders都出齊了,尤其那天,我懷著一個最差的心情去還神。

今年的路確實難行,因為真相總是稀巴爛得血肉模糊。但這些年來,無論我對著更差的人更壞的事,你們每個新相識或老朋友,或知道發生了什麼的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的,總不問一句,在崖邊或拉或扶或甚躺到我快要跌下去那邊墊著我。不只多謝,我還感激。我知道你們都怕我會死。任性好勝反叛都過份美化了整件事,這些年我其實是自大狂妄,要你們聽我的無聊故事,要你們費神。但我都快三十了,我要長大了。往後的路我會學會好好的走。可能都不是好走的路,但我還會好好的,挺著腰板地走。我不是個出色的人,但我會竭力當個有骨氣的人,繼續寫繼續買繼續喫菸喝可樂,不算計,不自大,不驕縱,不妄自菲薄,不顛倒是非。任何人都懇請不要對號入座,我的一齊只關於我自己,與其他人無關。

Thanks to Ja / He / Ky / mid nite facebook typist / Ru / Pa / Sa / Prin / Wes / Je / Ch / Pr / El / Vi / friends of eastern district / SY and every one who has been true. 多謝你們的安排,不論已發生的與未發生的。我這個廿五歲過得很充實,而廿六歲亦因為baileys、dot柄裡布、蘭芳園煉奶架央西多、wii fit、皮帶和洪卓立而開始得相當美好。要是我要還的,無論前世欠下的還是今世作孽的,都在這十年還清了。要是我要受的,也在這八年全啃下了。詞窮,寫得亂,請諒。

Tuesday, December 11, 2007

thank you, to that 肉麻 sms.
thank you, to that leather belt.
thank you, to that glass of baileys.

Tuesday, December 04, 2007

神探.宿命.兜個圈

跑了去看《神探》。這是一個會發光的劇本。韋家輝寫的深度與視野,從來是香港製作人中少有的。詞界有林夕,影圈好彩都有個韋家輝。只可惜他在電影語 言上的組織與建構,從來都差一點點(在我眼中,他的問題跟周星馳的一樣),因此與杜生分道揚鑣後,他獨撐的片都不堪了了(雖然《喜馬拉亞星》寫得出一點神 來之筆,可整體上缺失還是比較多)。今次《神探》有杜生的回歸,補了韋家輝的弱項,電影本身雖沒大突破,但起碼四平八穩,並能夠完整地拍出劇本的神髓。更 好彩的,是杜生輕手了,沒以他強烈的風格將劇本的光掩過。對,我們每天都在跟幾隻鬼打交,甚至不知不覺間把自己留在某個沒歸路的森林。其實頭半場有點悶。 直到劉青雲跟現在前妻及前妻違留下來的自己一起困在車廂內,我才被那強大的壓迫感刮了一大巴。到現在仍有餘悸。


在這一年間,我對自己不自己的問題的體會特別深。或許因為我這個年紀比較敏感,正宗的高不成低不就,好多事都很掙扎。加上碰著個大牛市,看見身邊好 些朋友都變了樣,我是覺得有點難過。當然,不是對與錯的問題,我哪有資格去評定。心裡面的鬼,每個人都有。最令我難過的,是心裡面只有鬼,沒了自己,而真 正的自己卻困在那森林內惶惶然的。我們都愚昧,我們都軟弱,但只要還有自己,至少不會太...我都唔識講。再一次,不是好與不好的問題,或許大約是能否對 得起自己的問題。


也許我這種人,註定沒發達。跟我說炒這炒那,我怕自己控制不來,變成貪心(並不代表每個人都會這樣,只是我這個人比較淆底)。跟我說去喇去做人工高 一點那份工喇,我又怕自己幹得不開心(但可能我最後也會去了)。掙扎也都令我難過,但少一點心虛令我睡得好一點。在車廂內,林熙蕾(從前的自己)看著陳慧 珊(心裡只有鬼的現在的自己)的那種心虛與厭惡,令人難過得沒可能更難過。其他一切可以歸咎別人,自己放棄自己的責任就完全沒有推卸的餘地了。很悲,是自 己也從此再聽不到自己的說話。最悲,是劉青雲跟林家棟得到一樣的結局。對,我們都是凡人,殊途同歸。唯一可以撐著,一個誰都不能攻破的說法,是期望殊途之 後劉青雲的歸路可以好走一些。

明白這一種年紀
迷惑跌墮都需要消耗你畢生勇氣

Sunday, December 02, 2007

風雨過後不一定有美好的天空
不是天晴就會有彩虹
所以你一臉無辜 不代表你懵懂

但願你的眼睛 只看得到笑容
但願你留下每一滴淚 都會讓人感動
但願你以後每一個夢 不會一場空

天大地大 世界比你想像中朦朧
我不忍心在欺哄 但願你聽得懂

Saturday, December 01, 2007

gag of the YEAR. i did laugh.
thank you. for trying to present your true self.
當你令我粗勞 我想逃 也放下地圖

Friday, November 30, 2007

別要不斷落西 表演姿勢
就算扣殺我有.多.壯.麗


看家本領 請別發揮


Monday, November 26, 2007

thank you, J
i will learn from it. and live with dignity.

Sunday, November 25, 2007

Monday, November 19, 2007

究竟大話要說得多大要說多幾多才令我懂得嬲

Saturday, November 17, 2007

那一種鬱悶叫人下一秒就要死去
沒法停止抽菸的冬天
冷得忘記要多穿一件外衣
於是越來越覺得冷
於是越來越想不起要多穿一件外衣
直至 整個人倒下來

Thursday, November 15, 2007

i supposed that magic word was just shared among us.
but the fact is, it's shared among everyone.
so it's not a magic anymore.
from now on, it's just a word, with two alphabets.

hey guy, happy to read it here, right?


Friday, November 02, 2007

對白寫作訓練之神化劇場

那一夜,我在睡夢中遇見滿天神佛。

我:我好睏,請問我們可否終止對話。

神:因何你會如此的睏?

我:因為我只是人,你不是人,你總不能瞭解。

神:我也曾經是一個人。我必先要經過為人的階段,方能成為神。

我:你是人,哪是多久以前的事?

神:我...不記得。

我:HUH...那所以你其實都已經不記得人是怎麼做的。

神:Um....其實大約是三千年前左右的事吧...

我:所有的神都總在自圓其說。

神:這是我的權利。

我:三千年前的人可能不會睏,但這個比你遲來三前年的我又facebook又msn又wii又哩又嘮,沒辦法不睏,我要去訓,求主垂憐,excuse me.

神:Aaaa...你說睏說了這麼久,還不是在跟我傾計,幹嗎現在走...

我:請你放.過.我.喇.

神:其實你若真的要走,大可立即轉身走,為何要得我同意?

我:因為你係神丫嘛大哥,搞得你唔鍾意,一間一個唔覺意整一整我我點呀?!?年頭去車公如果我求支下簽我驚成年架老細!

神:車公個簽筒唔係我管轄範圍之內。

我:Y----I----U!

神:我而家有兩樣野你揀。

我:我揀去訓。

神:兩樣都好過去訓。

我:邊有0甘大隻蛤LA隨街跳。

神:街冇,發夢有。

我:即管講黎聽下。

神:你唔係眼訓0羊?

我:而家未。

神:不知所謂。

我:這是我的權利。是你俾我的權利。

神:我幾時有俾過哩D你?!

我:點呀有0羊揀?

神:兩樣你可以揀其中一樣,跟你一世。一:事業有成,才俊0甘樣。注意,唔係發達果種,齋發達係虛浮的係膚淺的。如今哩一種,係踏實的係有內函的。

我:我明白,因為我都係一個討厭膚淺0既人。

神:我雖然好想,但我唔會妖你。

我:這是你的義務。

神:anyways...二:一個女人,一個你最鍾意0既女人。話明跟你一世,0甘當然你點對佢佢都唔會走喇,不過你對佢唔好佢會煩爆你囉。

我:煩係可以好得人驚架boh...

神:係架,到時你點甩都將唔會甩到。

我:...

神:記住,兩樣野唔係mutually exclusive,即係唔係你揀事業有成就冇女人,揀女人就一世做唔到才俊,只係揀左一樣另一樣就冇guarantee,要靠自己。

我:Um.......

神:好難揀0羊?

我:當然,兩樣都係好,有是但一樣都好,只係0向哩個二揀一situation,兩樣野都變左有opportunity cost,喂,0甘我好難做囉...加上,如果我揀事業有成,他日我成為材俊之時,俾個女人知道我今晚有哩個選擇,我真係走佬都唔掂!但如果我揀女人,我又唔想佢同我捱囉...

神:妖,都唔知你班人研發埋晒哩D仆街measurement黎為乜,op 0羊 portunity cost jack?你睇,咪搞到你有得揀都你揀唔到囉...

我:我唔係揀唔到...係未揀到je...

神:妖,幽悠寡斷!

我:0甘我都係怕個女人唔開心je,先諗0甘耐je,大佬你知唔知乜野係愛情呀!

神:我點會唔知乜野係愛,我愛你們就如我愛天父一樣。

我:Diu!你果D係大愛呀嘛,我唔係講哩D呀,我講緊愛情呀,你冇架,你冇得有架,愛情係0甘架,又怕俾得唔夠又怕LOH得唔夠呀,哩D先係愛情呀DIU!

佛:你可知你係唔可以diu神的。

我:妖,0甘佢本來夠唔妖得我咪又妖左...

佛:我聽唔到。

我:搞銀...

佛:注意,你可知車公係我管轄範圍之內。

我:OK! Fine!

佛:你可知...

我:喂咪住,車公唔係佛家架woh!

佛:你可知諸法因緣生,諸法因緣滅。萬物皆不離緣起性空之法...

我:OK... Fine...

神:係要將D野講到0甘佢先收口...十戒果D寫得清楚明白佢就藐。

佛:人性矣。

我:嗡嘛呢唄咪吽

佛:我唔係鬼,你唸六字大明咒係無用的。

我:點知jack,我見過假架嘛...

佛:你可知有得你揀已經係Bonus來?

我:發夢je,又唔係真,咪由我囉。

佛:若然此情此景非夢中,你可會揀得落手?

我:人生在世何嘗唔係一場夢呢。色不異空,空不典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佛:你知就好。

我:係係係...無眼界,乃至無意識界。無無明,亦無無明盡;乃至無老死,亦無老死盡。無苦、集、滅、道。無智亦無得,以無所得故,菩提薩埵。依般若波羅蜜多故,心無罣礙;無罣礙故,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槃。

佛:係囉。可你仍未脫塵世,就唔該你好好地諗下你要點做。

我:我們製造體溫 沒理會過地暗天昏 感情有事偏不敢去問 三十四度高溫 長留禁室內尋蜜運 沒冷氣 怎接近 纏綿時不會問 誰人的責任 明知冷卻也都貪癡 能親熱便無大件事 明知彼此 各取所需 其實在對峙 明知瘡疤 貼滿膠紙 留戀現狀 逼不得已 明明可攤開作出協議 怕失去所依明明知終需出事 並未降溫出於自私...

佛:你唱乜?

神:陳奕迅,熱島小夜曲。

佛:...side cut黎woh,0甘你都知?!

神:我是全知、全能的...

佛:似乎...有矛盾...

我:算喇我兩樣都唔要。橫掂都係假0既。

佛:你唔揀並唔係因為你看破生死色相,知無常苦...




然後我醒來,無可選擇地,起身,返工。

Friday, October 26, 2007

共勉之

改善了賣相 認清方向
免得變成了她身邊其中一個敗將

Wednesday, October 17, 2007

Ku Klux Klan

This is not come out because Stetson Kenndy was courageous or reolute or unflappable, even though he was all of these. It happened because he understood the raw power of information. the Ku Klux Klan ─ much like politicians or real-estate agents or tockbrokers ─ was a group whose power was derived in large part from the fct that it hoarded information. Once that information falls into the wrong hands (or, depending on your point of view, the right hands), much of the group's advantage disappears......

......Information is a beacon, a cudgel, an olive branch, a deterrent ─ all depending on who wields it and how. Information is so powerful that the assumption of information, even if the information does not actually exist, can have a sobering effect. Consider the case of a one-day-old car.

They day that a car is driven off the lost is the worst day in its life, for it instantly loses as much as a quarter of its value. This might seem absurd, but we know it to be tru. A new car that was bought for $20000 cannot be resold for more than perhaps $15000. Why? because the only person who might logically want to resell a brand-new car is someone who found the car to be a lemon. So even if the car isn't a lemon, a potential buyer assumes taht it is. He assumes that the seller has some information about the car that he, the buyer, does not have ─ and the seller is punished for this assumed information.

And if the car is a lemon? The seller would do well to wait a year to sell it. By then, the suspicion of lemoness will have daded; by then, some people will be selling their perfectly good year-old cars, and the lemon car blend in with them, likely selling for more than it is truly worth....


Chaper 2, Freakonomics, Steven D. Levitt & Stephen J. Dubner

Saturday, October 13, 2007

就期待三十年後交匯十指可越來越緊
願七十年後綺夢浮生比青春還狠

Who Cheats?

Well, just about everyone, if the stakes are right. You might say to yourself, I don't cheat, regardless of the stakes. And then you might remember the time you cheated on, say, a board game. Last week. Or the golf ball you nudge out of its bad lie. Or the time you really wanted a bagel in the office break room but couldn't come up with the dollar you were supposed to drop in the coffee can. And then took the bagel away. And told yoruself you'd pay double the next time. And didn't.

For every clever person who goes to the trouble of creating an incentive scheme, there is an army of people, clever and otherwise, who will inevitably spend even more time trying to beat it. Cheating may or may not be human nature, but it is certainly a prominent feature in just about every human endeavor. Cheating is a primordial ECONOMIC ACT: gettign more for less. So it isn't just the boldface names-inside-trading CEOs and pill-popping ballplayers and perk-abusing politicians-who cheat. It is the Wal-Mart payroll manager who goes into the computer and shaves his employees' hours to make his own performance look better. It is the third grader who, worried about not makeing it to the fourth grade, copies test answer from the kid sitting next to him.......

......If morality represents the way we would like the world to work and economics represents how it actually does work, the the story of Feldman's bagel business lies at the very intersection of morality and economics. Yes, a lot of people steal from him, but the vast majority, even though no one is watching over them, do not. This outcome may surprise some people-including Feldman's economist friends, who counseled him twenty years ago that his honor-system scheme would never work. But it would not have surprised Adam Smith. In fact, the theme of Smith's first book, The Theory of Moral Sentiments, was the innate honesty of mankind. "How selfish soever man may be supposed," Smith wrote, "there are evidently some principles in his nature, which interest him in the fortune of others, and render their happiness necessary to him, though he derives nothing from it, except the pleasure of seeing it."

There is a tale, "The Ring of Gyges," that Feldman sometimes tells his economist friends. It comes from Plato's Republic. A student named Glaucon offered the story in response to a lesson by Socrates - who, like Adam Smith, argued that people are generally good even without enforcement. Glaucon, like Feldman's economist friends, disagreed. He told of a shepherd named Gyges who stumbled upon a secret cavern with a corpse inside that wore a ring. When Gyges put on the ring, he found that it made him invisible. With no one able to monitor his behavior, Gyges proceeded to do woeful things-seduce the queen, murder the king, and so on. Glaucon's story posed a moral question: could any man resist the temptation of evil if he knew his acts could not be witnessed? Glaucon seemed to think the answer was no. But Paul Feldman sides with Socrates and Adam Smith-for he knows that the answer, at least 87 percent of the time, is yes.

Chapter 1, Freakonomics, Steven D. Levitt & Stephen J. Dubner

Tuesday, September 11, 2007

solemn declaration

I will never offer to fly back and forth twice in 4 days again.
NEVER AGAIN.

Sunday, September 09, 2007

KO

最近KO了香港的辣椒油,跟北京的麻辣串,像是我整個人都變了對不對。基本上我從不吃辣不喝咖啡不喝酒,現在吃辣了,還要覺得蠻好味,大概也可以試一下喝酒吧。咖啡就免了,我真心的不喜歡咖啡。

酒很怪的,其實只喝一點點我就會覺得睏。而我不喝,本來是因為覺得酒入口了就不好味。很辣很燙,跟我本來不吃辣的原因一樣,也許因為我整個人都太敏感,包括味蕾。但不否認酒的味道嗅起來好香。不喝酒好像令我輸蝕了什麼似的。例如要跟誰去家很高級的餐廳吃飯但仍然喝可樂好像很怪。所以,既然克服了辣的,就去試一下喝酒。希望下次要是你和我去高級餐廳吃飯時我可以點杯酒。

但。昨晚,証實了,未可以。

飯後我們去喝酒。一般來說我跟他們去喝酒的時候我都不喝酒,雖然我已經說了很多次我想試一下喝酒。前天從北京回來的時候,我看到整個免稅店都是平了很多的Black Lable,本想買一枝,卻又怕喝不來。所以昨晚他們又去喝酒的時侯,特地點了個 Black Lable on rock 試一試。我記憶中的酒很辣很燙(因為那是五樑液),這個第一口也很辣很燙,但沒想像中的辣和燙。OK,第一口(只很少的一口)很OK,很香的。停一會,再來一口少的,也OK,都很香的,然後又來一口少的。以前喝少少我就頭痛眼訓的了,這晚三口以後,我還整個人在 function 著,只是覺得有點熱。我開始以為我真的可以喝酒了。於是嘛,來一口大的。仍然是很香的一口,我最喜歡木的味道,以前連香水也要用 Rush homme 的,因為是檀香木味。

三十秒之後,賴野了。頭很漲,心跳很快。我差點就爭不開眼。可能因為坐著,所以有點辛苦,於是我說不如走了我好眼訓。在的士上我還以為大鑊了,回去肯定頭痛了。

回到家,整個人都醒了,也沒什麼痛。唯一問題是周身痕,但不知道是否跟酒精有關。後來很快走去睡了,而且還睡得很好。

其實我都可以喝少少,而且喝了會睡得好。Um.... 明天又去北京,後天會來,然後星期三又再去,星期四回來。可以買很多枝。哈哈哈。不過又吃辣又喝酒,是否代表我的味蕾有很多都死了。本來沒死的,但似乎都已經死了。

隔天飛一趟,我會否死得快過我的味蕾。

好想買一件N Hoolywood西裝。

Friday, September 07, 2007

陰謀

一.
小心眼的人們都紛紛議論著,我丟了電話是個陰謀,為的是換iPhone。連換新電話都要找藉口的人是可憐的啊。我都可憐,但未至如此。對上一次丟了電話是九年前。考畢最後一科,再回程的公車上丟掉的。

二.
丟了電話,我不為此而感任何不快。令人不快樂的,只是沒有任何一部手機好買。最後挑了這一部極 Lo Fi的LG。這是近年來我罕有的不多功能的Gadget。電話就是電話,僅此而已。

三.
其實我有想過不如不要電話。第一,我根本不喜歡講電話;第二,打來的電話多是工作相關,我根本就不想聽。

四.
只有蠢人和幹不了大事的人才會盡量把工作拖延。原來有很多這樣的人。

五.
我其實好眼訓。

Wednesday, September 05, 2007

難得的下午

工作的事總是腦人。就算在北京﹐麻煩的人不用整天對著﹐而吃的又比香港的便宜好吃﹐悶氣都仍然攻心。 本來這個下午有會議﹐但基於人的墮性﹐改了在明早location scouting之後。因為工作都塞到了明天﹐這個下午難得有點空閒﹐於是我又出去走走看看。去哪好呢?昨天已經替誰誰誰買了煙﹐今個星期還有誰誰誰生日 ﹐周末就是誰誰誰的婚宴﹐下個星期又是誰誰誰的farewell。嗯﹐應該有很多東西要買。去買東西吧。

北京的九月﹐陽光依然猛﹐灰塵依然滿天﹐不過已經不再炎熱。北京的白天原來都已經涼了。走著走著﹐好幾個電話打過來﹐又回了好幾個短訊。沒什麼好買﹐而且還是擔心工作﹐那就回去check check email﹐晚飯時再出來。

走出大望路﹐揮手就有車來了。上車﹐然後我整個人就開始雲遊。誰誰誰生日﹐誰誰誰結婚﹐誰誰誰要走了。想著想著﹐因為堵車而拖得很長的車程一下子又完了。給錢﹐拿發票﹐下車。去新世界買點喝的﹐因為酒店只有可樂。大陸的可樂其實很難喝。打個電話看看今晚去哪吃飯。我一手探進包裡拿電話。拿不到。啊。原來我已經把電話丟了....

Tuesday, September 04, 2007

死未

一.
雙腳著地的第一秒﹐我已經感覺到那股醃悶的氣紛從腳底湧上來。從前每次上飛機都是輕鬆的﹐哪怕背包其實重得要命。現在每次上飛機﹐得到的都是腳痛。

二.
今次走之前﹐突然有好幾個朋友都跟我說了句小心呀照顧自己呀之類的。從前沒有太在意﹐這兩晚聽到這些﹐我感覺是莫名其妙的窩心。是我從前聽不到﹐還是你們從前沒說。或許是只是循例的客套話﹐又或這是我狀況上的改變令大家有點擔心。無論哪一樣都好﹐我又無端端的想哭。我並不是那種去到哪裡都有朋友的人﹐但興幸所有朋友都是很好的人。多謝。我決定給你們買煙買酒和買栗子。

三.
北京的夜已經轉涼。

四.
剛才的一程飛機﹐像過山車。你問我怕不怕﹐又不是怕囉。但我還是怕死的。一邊遙著我一邊想﹐如果飛機下一秒就要墜毀﹐我這一秒該在想什麼才算是恰當。死之前一秒還在想著錯的東西可算是最錯了吧。是種萬劫不復的錯。

五.
飛機坐我唔死﹐中國牙膏會不會把我殺死。我今次忘了帶牙膏...

Tuesday, August 14, 2007

一遍空白





從未忘講過 哪一位 先去更驚慌
何事還慌忙 沒有說話講
記緊保養你掌心太乾

Thursday, August 09, 2007

一.
因為太悶,而且吃完Burger King之後太飽,飛機餐內我最喜歡的餐包都哽不下,所以我拿了那朱古力味Haagen Daz來塗我那哽不下的包。鄰坐那個佬望著我,我當然望返他,然後我吃下一口朱古力味Haagen Daz包,他就扮沒事般繼續吃他的餐。多事。

二.
去上海前,因為太悶,跟導演朋友跑了過先力試P2。1080p跟720i搞得我有點亂,但還是開了一趟眼界。HDVPro的較格比想像中可接受得多,只要有Final Cut Pro就沒問題了。我算是第一代的digital everything,今日再看這個,感慨digital得太早,厭得太早。

三.
星期六約了一個世紀怪飯局,到現在我還未搞得清為什麼要去。雖然大家都長大了,可有些東西我仍未哽得下。就如吃完Burger King之後哽不下的飛機餐包一樣。不過如果大小姐覺得我去黑面不出聲仍能讓她覺得完滿些,那就沒辦法不去。

四.
十年下來,再一次證明,我是最硬淨最健康的一個。肥野繼續吃,凍野繼續飲。不用怕,我還未死,沒一個你們會出事,聽話看醫生就可以了。

五.
明鏡無處不在 可誰忍將粉臉看透成骷臚相待
偶爾讓你出賣 讓你欠我債
等你風采不再改朝換代正中我下懷


沒資格品評林夕的詞,糊里糊塗的讚也嫌太俗套。但我明白了,令人動容的,不只是洋洋麗麗的修辭,也不只那種看破世情的智慧,還有是坦白的勇氣。尤其在人前。

Thursday, August 02, 2007

Cycle

其實昨晚新車落地,應該讓你們先過來看看才去吃糖水。雖然其實我本來想駕車往糖水舖那邊,但其實我早應該知道公園不讓我的車駛入去。最終在公園門前與家來回幾圈,嚇走了所有在東區散步的狗。找天我會行大路那邊,直搗太安樓。兜來兜去兜來兜去,想不通的繼續想不通,但總算叫做運動,比玩一整晚 Canasta好。

這幾年都反反覆覆在重做著因為種種原因而沒有再做的事,但我完全記不起那些種種原因為何。

本日週三,一週中很重要的一天,因為放工要趕去買壹週刊。

Wednesday, August 01, 2007

最憎接駁鈴聲,搞到我唔記得打電話俾人想講乜

擁有同樣寄望 彼此亦有苦況
童話書從成長中難免要學會失望
經過同樣跌盪 可會學會釋放

沉溺 煩擾 磨折 何苦 多講
沉溺 煩擾 磨折 何苦 多講
沉溺 煩擾 磨折 何苦 多講
沉溺 煩擾 磨折 何苦 多講
沉溺 煩擾 磨折 何苦 多講
沉溺 煩擾 磨折 何苦 多講





這是好狠的一通接駁鈴聲

Sunday, July 22, 2007

難過‧叨別人的光.奧斯卡

這一陣子﹐其實什麼都沒幹﹐但又像是很忙似的。今晚突然靜了下來﹐不再要檢查每個jump cut順不順﹐不再要呆著三句鐘等rendering ﹐倒有點失落。都是犯賤。要是你說我縮骨﹐我不會認﹐亦不覺得準確。不過真相是沒人叫我不會再拍﹐這一次甚至是本已經推過一次然後才接下來的。對此我不會覺得內疚﹐也不覺得是錯﹐但我真的有點因為這情況而感到難過。我是哪時開始變成這樣的?

香港這個所謂獨立圈子比我更讓我難過。當IFVA成了每年八大項目﹐門面是越來越華麗﹐卻似乎已不是上個像世紀會令大家起哄的一回事。所謂非主流放影可能有很多﹐但真心推廣更多選擇的到底有幾多人。為何沒怎麼得到資助的會比那些有資助的官方的幹得更多。也不緊要﹐大概只是打份工與唔當係一份工的分別。不過﹐可否不那麼狹偽﹐可否學懂學習﹐可否大器一些﹐可否實幹一些。答安是﹐原來不可以。

the 3rd InDPanda by InDBlue:
http://www.indpanda.com/

Summer IFF by HKIFF:
http://www.hkiff.org.hk/07summeriff/index.html

第一個做了三年﹐雖然 web design 絕對不精美 (那對熊貓也是名插畫師幫忙畫的,節名亦是有意思的)﹐因為都只是兩個人辛苦經營。後來這個絕對Cute爆﹐因為他們有錢買小克畫的。

原來當大家都不是商業機構時﹐這讓商業化的搶市場的衝突仍然存在。問題絕不在畫的人。只是當權的人拿著資源的人用如此邏緝處理所謂藝術推廣時﹐香港會有什麼“藝術”可言。

我一點都不藝術﹐因為我不懂什麼是藝術。志在插科打混﹐叨叨別人的光﹐因為InDPanda年年有奧斯卡短片放。今年有 2006 Oscar Best Documentary Short Subject﹐華人(香港人!)(女!!)導演Ruby Yang的<潁州的孩子>。本人熱情推介。

Wednesday, July 04, 2007

有關七一及飛機的二三事

一.七一及有關七一
我從來沒打算去參與遊行,幾年前開始已經再沒這個念頭。但這個 七一,集會開始前我已經離開香港,因為七二在北京有會。雖然我對這日子沒啥感覺可言,不過在飛機上想起自己七一要離港,還是有點戚戚焉。認該不是因為沒了 長週末(有補假的,而且我比較喜歡在沒有人放假的日子放假),大概只是因為我還覺得香港才是我的地方。不過就此而已。就如最近進行中的一個有關回歸十年的 Project,要我說些回歸十年的什麼的時候,反來覆去還是說不出些什麼。不過在飛機上往窗外望的一刻,那個戚戚焉還挺真實的,至少我可以說得出。


二.汶萊及飛往汶萊的航班
去北京的航班經常性地延誤。在十七號登機閘前完成整個Whopper Jr. 餐,來回買了兩次煙,還得繼續等。十八號登機閘前的人來來往往,因為本來去上海的航班轉用了廿七號閘。遲來的上海人用力一下SHIT,響徹十六十七十八號 閘,但無損汶萊航班的登機程序。汶萊航班的登機台前只有一行人。我們去北京的有兩行,一行經濟倉,一行頭等加商務。去汶萊的只有一行。我有理由相信,去汶 萊的航班沒有經濟倉。


三.有關飛機
我乘的這一架是爛的


Sunday, July 01, 2007

鬼異

一.
昨天有過百人透過search keyword "Polga"或"holga"湧入,很怪。如你是其中一員,又想得到更多資料,可在上方的「文章分類」點選「攝影相關」。該分類下有更多寫相機及菲林的文章,沒什麼見地的,但勝在有買什麼要去哪買的資料,信不信由你。

二.
這裡未荒廢,只是語塞。

三.
竟然連你也結婚了,很怪。我們都詫異,但我們都祝福。也如鄧恆說的,他/她作為我們堆中的第一個小朋友,一定多人錫。呼!廿七歲的時候我會跟誰在幹什麼?哪廿八歲呢?

四.
長週末就這樣沒了,很怪。我哪天才可以不再工作。

五.
忽然來自四方八面的人都跟我談internet,很怪。突然的internet又很近。離開了internet的工作再談 internet,一切都好像比較清析,因為不再用計算在internet以外但又影響幹internet的東西。說的比做的容易一百萬倍,幹過一次就會明白。

Tuesday, June 19, 2007

Polga 問答題

missmc 問:

hello, 我已經買左polga喇! 不過香港係唔係只係得fp 100c既film買架? 我想買viva color呢個film呀... 你知唔知道邊度有呢? heehee... 我未影過架! 不過我影左一次好醜怪! 你有無咩野心得交流下呀? 我用個部係holgaCFN呀~

細仔答:

新款POLGA個BACK係3.25 x 4.25及square format均可用,香港普遍可以買到既彩色係得fp 100c,同埋黑白 664 (iso 100) / 667(iso 3000)

viva color 係square format,新back都可以用,但基本上香港係冇square format 菲林賣。如果去開日本,可以睇下新宿同涉谷有冇(如要地址再問我拿,一時間我chaau唔到出來)

Square format網上買都有,可以去 unsaleable.com,不過比起 3.25 x 4.25 d 菲林會貴一截。亦都好老實講, polga 哩D膠鏡,用viva color 同普通 84 / 87 / 89 / 664 / 667 / fp 100c 應該唔會有好大分別.



Monday, June 11, 2007

我以為我這個人已經夠無稽

但這一單更無稽:

想吃肉,再也不必殺生!
http://chinese.engadget.com/2007/06/10/grow-meat-in-lab/

不知道這對不想殺生因此不吃肉的朋友來說,到底算不算是件利多?唯一可以確定的是當小編我看到這則新聞時,胃倒是有點抽搐的感覺就是了。

根據路透社的報導,美國跟荷蘭的研究人員正不約而同地都在研究自實驗室裡培養出可食用的肉的技術。假若這項技術成熟的話,未來人們就不必為了吃肉,花上大片土地來畜養食用動物;更不用為了滿足口腹之慾,來奪取其它動物的生命。

只是從培養皿上長出的肉,怎麼想都覺得有種說不出的怪感覺。幸好,目前這項技術還只能長出一層薄薄的細胞組織,距離能吃的程度還有一段漫長的路程。所以短期內我們還不必擔心吃到的肉不是真的肉。至於未來...誰知道呢?不過用化學藥劑調製的柳橙汁在市面上都賣的那麼好了,廠商不說,可能一般的消費者也不見得分的出天然跟實驗室的肉有什麼差別吧!

還有這一個,無稽一詞不適用,但令我覺得有點寒:

WiTricity:無線電力不是夢
http://chinese.engadget.com/2007/06/09/mits-wireless-electricity-demoed-dubbed-witricity/

由 MIT 的物理教授 Marin Soljacic 帶領的研究團隊最近公佈了最新無線充電研究成果,他們成功的利用電磁共振器,在兩公尺外供應一個 60 瓦的燈泡所需要的電力,並為這 種技術取名為無線電力(WiTricity),他們預計將在接下來的幾年內,將帶領無線電力技術朝商業應用邁進,若真如此,再搭配上Steorn傳說中的無限能源,可說是完美的組合啊。



這是什麼世界,我是什麼人

Saturday, May 26, 2007

反正兩三年後就會醒

最近讀幾個朋友的 Blog ,不約而同的看見近日有關陳惜姿在《明報》的文章:

賤買理想 by 陳惜姿/《明報》/零七年五月十二日

這陣子,快畢業的同學都在找工作,看到《明報》「編輯室手記 」專欄,主筆劉進圖寫他跟求職者面試的見聞,趣味盎然。他寫的 ,我想有很多都是我教過的新聞系學生。

但 前幾天看到他寫的〈她來自屯門〉,我有點氣上心頭 。劉主筆是我朋友,我也曾在《明報》工作過,《明報 》每月都支稿費給我,但有些東西不吐不快,聲明對事不對人 ,也為這行業痛心。文章寫到一個準畢業生,家住屯門,來《明報 》面試獲取錄了。她明白《明報》位於小西灣,每月來回的車費超過千 五元,而她的月薪不過九千至一萬。 原來她矢志入報館工作,讀大學時便已省吃儉用,儲了五萬餘元 ,為月薪微薄的記者工作作準備。另外,她為了準備到《明報》上班 ,已請求一個住在港島的朋友幫忙,讓她寄住,周末才回屯門的家 。這樣,便可省回不少金錢。

劉主筆聽了很感動,說「新聞行業就是靠這些為理想不計付出的年輕人 ,才能薪火相傳」。我只覺憤怒。

我九二年一月開始當記者,起薪點一萬,與同學相比,不高也不低 。今天有學生告訴我,有報館只肯給她八千五,她問我要不要接受 ,她很想入報行,無奈待遇太低。同一屆學生,到星展銀行做MT (Management Trainee),起薪點一萬八千五,足足多了一萬。

我想問,是誰決定記者必然低薪的宿命?不少報館都是上市公司 ,雖不至賺大錢,但好歹是一盤會牟利的生意。記者入報館工作 ,不是入慈善機構,不應只講理想不談薪水。

為什麼一個人有理想,就要被剝削?新聞系的學生,不少都是尖子 ,他們的市場價值很高,別的行業爭著請他們。要是報館仍是要賤買他們的理想,我會勸學生別加入這一行,因為反正兩三年後他們就會夢醒離開。


麻利亞
“如果人工反映才能,我想我們去自殺好了”

楊Pete
“繼續留下的人 也許像我一樣 天生犯賤”


他們都是新聞系的學生,看見這樣的情況當然火。加上大家出身之年也不是什麼好年,情況就更慘烈。我修的不是新聞/傳播系(因為A-Level不好, 根本不敢報中大),但卻是比這科更迷的科目,畢業的年份也應該是近十年來最差的一年。記憶中,我畢業那年,報館給五千;Production House都是給五千,不過朝十晚三;跟長片的也是五千多,但OT(未計足)可以令你大概得到七千(一組九小時,第十一個小時開始計OT,每小時$15- 20);廣告的比較好,初級的撰稿員好像都有七千。


錢雖然不多,但要求不少。一個有腦、聰明、主動、勤奮、好學、捱得、打得、識人要夠多、識度轎、識拍、識剪的都一樣是上述價錢。當然,剛畢業的,講 真可能 口力 極有限,不值錢。這個理由是可以接受的,因為,根據邏輯推理,當你是比一般人好,或慢慢越做越好的時候,你將可以得到更多。不過,廣告公司、電影公司、 Production House 給低薪的理由是:做哩行係要捱下。冇野下嘛。你地商業機構,唔好同我講理想。你地高層監製上晒岸,可以唔講錢齋講理想(商業機構的理想咪又係錢)。我要還 學費要養屋企,冇辦法地一定要講錢。但原來在他們的邏輯中,講錢是跟講理想有衝突的。


老實,你同我講:“0靚仔,商業社會,物競天擇,你冇bargaining power,作為資本家,我唔壓榨你仲可以壓邊個,不過你有權揀囉”咁我冇野好講,因為我揀的。但當你掛羊頭賣狗肉,我俾你壓就係理想青年,我唔俾你壓就 係滿身銅臭好高騖遠的時候,那,不是太過份是什麼?所以,只一套長片,已經令我完全否定入行。你可以說是我的理想太細,但為什麼不可以是這種條件/環境將 人燃燒得太快?!


這些情況,放在工作上,的確令人很難過。雖然我相信總會過。更令我難過的,是這些情況出現在其他範疇。如果某一種選擇,是注定令人被剝削的話,沒有 話好說。要是別人,不緊要。但那是你(們),我沒有理由去怪責你(們),但我是很看不開的。因為你(們)都只是同樣的不喜歡被剝削吧。對,不要像我。


Anyway,明天還是去晒太陽算了。GX100也已經好多天沒發過市。同埋,我又想去日本了。


Thursday, May 17, 2007

Ricoh GX100

哩排 now.com.hk 興講 what's your gift. 本人一向認為 my gift is i-know-i-am-not-gifted. 但由於被藐,加上近日等唔切 Sigma DP-1 而忍唔住買了GX100,我決定將本人的 gift 改為買相機。我最鍾意買相機,平又買唔平又買淨係貴的唔買。成日話買一部新的就要賣一部舊的,卒之一部也未賣過。所以我的 gift 是買相機,而沒有賣相機的份兒,也跟影相沒有直接關係。

說回這個GX100。價錢不能說平,但亦不算貴。那些什麼 RAW 唔 RAW,CCD大不大我不理,因為我唔識,亦唔相信一般用家有需要識。我只看顏色合不合心水,user flow好不好用。作為一部DC,GX100 size 比較大,但作為乜 function 都有的一部機,它算好細。影黑白時的層次感很強,回來之後基本上不用執。成像顏色等不說了,你們自己看,尤其顏色 preference 這些是很個人的。




more photos taken with GX100 by speechlessson


而就反應及 user flow 來說,GX100已經是很一流的了。手動的時候,快門跟光圈都很輕易就調校得到。以前的富士成像顏色都好,function 也齊樁,只是複雜的 menu 跟本難以令我可以輕易用到那些 function 。於是,就算有手動 mode ,最後也用不上兩次。也就是說,很0徙氣。(暫時)唯一問題是,發覺 GX100 個 mon 偏光。頭一兩天我都給它騙了,拍的時候特意 under 了(因為之前有說是 GX100 的測光有少許 over),回家就知道是 mon 的問題,乖乖的相信 meter 好了。

EFV 對我來說是無聊的,所以沒買。Wide angle 有,但未有適當場合試用。等就只等 filter...相機袋,逼不得已下,只能用 porter,仲要係有拉鍊的...好在是膠拉鍊...
好些人說 GX100 貴,我不反對。要是你不能用齊它的 function,就一部普通的 point and shoot 而言,它的確貴。凡買相機要睇自己需要,有時所謂貴,不在價值本身,而是被逼買了自己用不著的東西而不知。手上還有一台海鷗未開封,好像是日本 camera cabaret 特地找海鷗再生產的舊型號。等院友集齊去摘士多卑梨之時,就是我海鷗出山之日。





Saturday, May 12, 2007

yack

沉寂多年的敏感復發,不,是暴發。已經兩個多星期,反反覆覆的,今天看似要埋口喇,明天起來又發覺手指黏住了床單。因為我的傷口不流血,流透明的液體(不要擔心,我是有血的,其他不是敏感造成的傷口是流血的),一凝固就會黏住傷口附近的東西,所以我小學有六成時間手腳都要包紗布。黏住了,要扯開那一刻,那個皮肉的痛是很難形容。這個在右手姆指數過去第四隻手指(這是食指還是無名指?)的第一節上的傷口,深得我自己都覺得有點嚴重,深得第一節指頭像只要一折就會掉下來。(我想照一張給你們看,但怕太核突,會被人查封我的hompy)惱人的是,傷口在右手。在一般的程度來說,肯定我已經算非常頂得痛,但因為打字拿起ipod撥頭髮洗澡觸動傷口而引起的刺痛,十級來說仍起碼達五級(for ref.:抽血=不到半級;頭痛=九級)。雖然不是種難擋的痛,但當郁動姆指數過去第四隻手指(這是食指還是無名指?)會痛一痛,郁動中指又會痛一痛,郁動姆指數過去第二隻手指(這是食指還是無名指?)又會痛一痛,那是十分煩擾的事。煩你,但又煩不死你,是最煩的。

不用叫我貼膠布了,那是沒有用的,而長期被掩蓋著的傷口是永遠不會埋口的(double meaning,很多東西避不來)。不用叫我看醫生了,看我的醫生在我十歲以前就叫我不要再看醫生了,說沒用的。只能繼續塗我戒了好久的類固醇,及習慣從傷口扯走黏著的東西時的痛。

龜速打字,不是我不想寫,但實在慢了點,全新一輯少女小說應該很快會來。

Tuesday, April 24, 2007

黑.白.灰

因為一首<阿怪>,把《黑.白.灰》掘出來,記起好多忘卻了的。<謝謝><世界>,還有以下一首,不是林夕的,甚至寫得有點亂的,不過又好像有一點東西在裡面的。又或者,是我太過喜歡陳奕迅的聲音,與那些文字。因為歌與詞之間,有好多我自以為我能對號入座的位。由<時代曲>開始,直至<月球上的人>。不過,總有一些,希望永遠都不要給我對到...

像一句廣告.于光中
你必須活得像一句廣告/誰會有時間聽你嘮叨/把你複雜的個性全刪掉/每張相片只看到你的微笑/你只能活得像一句廣告/才能打敗寂寞的困擾/才會被人看到/這無關身高/你才變得重要/不變成氣泡/像一句口號/簡單就明瞭/都是為你好/只不過睡個回籠覺/又公佈全新的民調/我最崇拜的女歌手/在榜上完全找不到/只不過去趟峇里島/又推出更快的電腦/我就顯得不夠時髦/看/是誰受不了/你必須活得像一句廣告/誰也不能強迫誰思考/把你無趣的一面全刪掉/就像把一輩子濃縮成幾秒/你只能活得像一句廣告/沒有人會覺得你無聊/才會被人想到/這無關鈔票/你才顯得重要/不被蒸發掉/像一句口號/不必用大腦/都是為你好/找工作的人那麼多/憑甚麼你比別人屌/你要是不懂得推銷/我看/回家去睡大頭覺/找愛情的人那麼多/憑甚麼你比別人好/還要說些天荒地老/我/會為你祈禱

真誠之心

縱使旅途再短,呆在飛機的時間仍然磨人。出差的情況尤其差,因為坐在旁邊的人你應該認識,但不一定想(我絕大部份時候都不想)對話,甚至連做聽的都不想。那幾程機,耳機帶得太久,耳都給塞得痛了,睡又睡不著,那就拿時間多讀點書吧。讀得書少會被人恰的。

讀了董啟章的《天工開物.栩栩如生》。文本算吸引,但更能令我興奮的,是開首的一個由匿名人寫的代序,下為其中部份:

我 和這本書的作者是同代人,這本書又是一部本城的文學作品。雖然這部作品因緣際遇在隔岸出版,但是據作者所說,他希望能由一位本城的同代作家執筆作序,所以 就向我發出邀請。不過,我把這邀請理解為挑戰。既然要把本書作為一個挑戰來回應,那麼我將要說的話可能是極不中聽的,但我相信作者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他早 就知道,我和他的文學立場一直也存在差異。所以,我也不得不對他的勇敢表示敬佩。可是,敬意還敬意,要說的話也始終是要坦率地說出來的。在表面上客客氣 氣,實際上互相忽視的文學界裡,我們都失去了真誠之心。因此,這也可以說是一個良機,去考驗作者是不是的確具有實現真誠之心的勇氣。

也許 說到真誠並不恰當。要說真誠,我們能判斷誰不是真誠的嗎?我們既能真誠地互相關懷,但也能真誠地互相攻擊。也許我們要求的是完整性 – integrity – 而當中也包含了正直和誠實。可事真正的完整性是多麼的困難,甚至近乎無可企及。我們都難免於自我分裂,自相矛盾。在布滿碎形裂片的汪洋中,我們浮游泅泳, 尋找自我的,或同時是彼此的喻象 – figure。在喻象當中,我們找到了至少是暫時性的,想像性的統一。


本來想引此文再寫點什麼的再投去專欄那邊,不過寫了一半又放下了。“在表面上客客氣氣,實際上互相忽視的文學界裡,我們都失去了真誠之心。” 我覺得用來形容香港的所謂blogosphere實在太貼切。貼切之所在,不是香港所謂的blogosphere跟所謂的文學圈在層次上的對等(不褒也不 貶,文學圈在我心目中沒一點高不可攀或什麼不濟的形象),而是本質上的相同。不打算爭論,這是我的個人感受,你可以認同,也可以否定,沒對錯可言。再者, 我想說的也不是這些。


最近工作上有點麻煩,正正就是一個表面客客氣氣,實際上互相忽視的情況。我一點都不介意被忽視或甚至乎無視,說實的在一家(唔知點解)每股價值十五 個幾的上市公司內,我一個人本質上就根本算不上什麼。可在一個項目之內,我並不是代表我自己,而是代表某一範疇的concern。表面上正視,實際上忽 視,好心虛,也令我有點不知如何自處。表面上忽視實際上也忽視情況會比較好,白幹的情況會減少。但更重要的,是真誠之心在這情況下,起碼能保得住。


我知道,別的人表面客客氣氣實際上忽視我的同時,我也可能正在忽視別人。我會努力的提醒自己,忽視別人時我會客氣及有禮貌的表達‘我正在忽視你’的訊息。幹不了大事,起碼都要保得住真誠之心。(笑)


講下笑0者,我眼淺,有得講笑時就由我可以嘛。感謝老人家半睡半醒落樓上賊車,感謝設計師陪坐,更感謝本來好地地準備去旅行的0急神及靚字輩車主大 戰東涌samsonite後無喇喇靜晒聽我講野。我知你地可以好mean,平時我是受得起有餘,但這一陣子真的不行,感謝高抬左貴手。我好怕煩到你們,麻 煩事其實人人都有,過份表述令我有點內咎。我會繼續努力克服那無聊得過份的情緒病,做個襟撈的東區院友。


在車上再聽著這個,嗯,從前好喜歡的

林夕.阿怪

我 們叫他阿怪/他說的最多的是拜拜/錢賺夠了就離開/直到不能夠生活他才回來/他常說/日子過得太快/還沒攀過烏拉山脈/他有他未來/我們學不來/阿怪在飯 店讓長駐/永遠都在准備雲游四海/一間房子可能不方便攜帶/拿不走的他都不會買/他常常說/日子過得太快/還沒試過住在寒帶/他有他未來/我們都學不來/ 學不來/阿怪他長的好帥/女人一見到他就發呆/可從來沒有聽過他和某人談戀愛/也沒有打算生個小孩/他常說/日子過得太快/還沒親眼見過鬼怪/這就是他未 來/我們學不來/我學不來/我們活在/選擇的年代/選擇電視該看哪一台/選擇一個人值不值得愛/選擇離不開/選擇生小孩/我們很努力活得精彩/好讓看起來活得精彩/我們自由自在選擇著未來/我們選擇/選擇不做阿怪/他常常說/生活不能安排/還說不能按理出牌/他有他未來/我們學不來/我學不來/學不來/誰學得來/他說時間好快/還沒試過親身種小麥/阿怪說時間好快/來不及到北極看苔原帶/阿怪說時間好快/來不及看一朵花怎麼盛開/他真的真的好奇怪/說沒有時間談個戀愛


Saturday, April 21, 2007

天氣是特別的好,人卻覺得出奇的厭悶,悶得要發荒。雖然竟然在一個星期三的晚上我們又去了燒烤(星期四還是要上班)(四月過了不夠二十日,我們辦了兩次燒烤一次宿營,而宿營當中又包括了一次燒烤)(終於明白什麼是「惹人無聊」,我們不只一樣的無聊,還一樣的惹人無聊)但如此無聊而又勞師動眾的事,也只能夠令厭悶暫時消散,不一會,厭悶又回來了。彷彿放飯一樣。厭悶放我去吃飯,因此去吃飯的時間就沒有厭悶。到我吃完飯,我就得回去厭悶身邊。

不明白不緊要,因為我只是寫日記。沒辦法,當我要用文字記下過得不明不白的一天,那些文字也免不了的寫得不明不白。不明不白的表達方法又有兩種,一種是條理分明的,用詞恰當的,以一般大眾能瞭解的語意及句法,用明明白白的方法直接分析或形容不明不白的狀態。另一種,比較偏重形式而非語意,就用不明不白的表達方法讓讀者體驗不明不白的狀態。這個有點危險:悟性高的或許就能通過體驗瞭解你有意識地表達的混亂,悟性低的會認為你很混亂而不是在表達混亂;高手的能令閱讀變成情緒經驗,低手的讓文字成為溝通障礙。

很出事是不是?尤其當讀到我寫厭悶放我去吃飯。是,有一點點,因為我又開始頭痛了。而且也只是需要寫些字所以才寫些字。別管寫什麼,寫完就夠好。

Wednesday, April 11, 2007

好交叉

一.
這個假期,什麼都沒做。是預期以外,情理之中。(這好像是譚家明的名句)陰霾罩住了整個長週末,難得今天睜開眼,隔著窗廉也能感覺到陽光,我也不敢再懶。急步衝出去打著熱水爐,刷牙洗澡,拿住油拿住一本雜誌,就落樓直奔石澳。(即係搭的士)這樣不顧一切的從睡床直奔海灘的感覺太令人感動,亦啟發了我的長期人生目標。終有一天,每朝只要睜開眼見陽光,我就可以不顧一切的從睡床直奔石澳,不論是否週末。願我永遠記不得我正身處現在。

二.
很少在四月就開始去海灘,今年早了,會早點曬得黑掛?!姜交叉,我一定會朱古力過你的,雖然你偷步。海灘是去了,但水還未下。今天陽光猛,可風也大,別說下水,在太陽底下仍覺有點冷,還是另擇吉日再算。

三.
日本仿效德國,首設棄嬰郵箱,希望藉此減低棄嬰死亡率。如果要棄掉的不是嬰孩,該放在哪?責任兩個字到底怎麼解,和責任該在什麼時候適用。該放在減低棄嬰死亡率一關,還是放在棄不棄嬰一關,或是更早的關口。遲了負責任還算不算負責任。

另:
【明報專訊】一對廣西年輕夫妻,因丈夫沉迷賭博和遊戲,兩人感情生變,妻子一氣之下,帶剛滿5個月的女兒出走,在深圳街邊將孩子拱手送人。母親隨即又後悔,3個月來一直在深圳尋女,但無任何線索。

廣州南方網報道,這對夫妻原籍廣西桂林金州,女兒去年9月出生。夫妻兩人都沒有工作,完全依靠家人接濟,生活捉襟見肘,丈夫又沉迷賭博和遊戲,妻子憤怒,於去年12月帶孩子離家,前往深圳。一路上女兒不停哭,她給丈夫打電話訴說,但丈夫回應冷淡。到達深圳後,她在南山一簡陋旅館住下,抱孩子四處找工作,屢屢碰壁。心煩意亂下,12月28日傍晚,她在南山區丁頭村將懷中的孩子塞給路邊一個婦人,轉身而去。

這名化名王雲的母親隨即後悔了,痛不欲生,3個多月來一直在深圳找孩子,丈夫也來到深圳一起尋找,但迄今沒有任何結果。兩人求助於當地媒體,由媒體發起「尋找失蹤嬰兒」行動。

最無知的其實就是人本身

四.
驚聞四月的時間表,可能整個下半都要睡酒店,大概現在就要講定我想返屋企。

五.
隻牙可唔可以唔好出d唔出d,好交叉辛苦。

Friday, March 30, 2007

um

我份人﹐算多事﹐但很少去湊人家的熱鬧﹐多極都只是在自己地方自話自說。
在那邊的comment﹐已經有幾個朋有問我為何鬧埋一份。
當然﹐是本人眾友不才﹐
睇我寫咁多字都分唔到邊d係我邊d唔係我。
(定話我平時寫野太冇性格?!)

知道son這個名可真平庸到不得之了﹐
沒些特別毫無氣質兼全無代表性﹐
一個網路上search一search不知可以找到幾多打﹐
這是我明白與及認同的。

不過﹐當主題是舊公司﹐署名是son﹐
大概好多人都以為這是我。
再不過﹐你們先想一想﹐
我在這裡的時候是幹甚麼的...
我是有人嗌交就出來扮唐憎﹐
有人打交就提意不如去消夜﹐
有人圍X就出去擋那種﹐
何來有能力嗌交。

此son無論有意或無心都好﹐
只想應該知道的人都清楚知道﹐那個不是我。
沒誤會就好﹐清楚就好。

漫你個頭

寫開又寫,講開浪漫,到低什麼是浪漫?
那天在上海某CAFE,席間教父(不是PM)提出憂鬱抑鬱也是浪漫一種。眾人側目,潛台詞是「好心咪咁Old School」。當然,作為非Artist/Designer(係,我係文員,請咪再以為我識畫野),我的潛台詞與Mass無異,兼多加了一句「抑鬱?!你試過先講喇」。

然後我想,此話亦不無道理。浪漫分兩種,一種是從第三者角度看過去覺得好浪漫,另一種是局中人自覺好浪漫。

前者,針唔gut到肉唔知痛,將任何情緒放到最大就最令人動容,理你死人lum樓,越能在現實中偏離現實就越好。好浪漫,總之唔好搞到我就好浪漫。但當你在局中,死人lum樓一丁點都不浪漫。好慢就有可能,因為難過的時間過特別慢。

後者,因人而異,很難拿得準。你覺得洗四千去跟她去Four Seasons吃一餐好浪漫,我覺得洗四千其中三千五是食Service算是宇宙級笨。我自己serve她好過,因為我知我的service可以值多過三千五。不過,要是你真心覺得洗四千好浪漫,我都吹你唔漲。她生日我買張給三歲小朋友的生日咭你也可能覺得超低能勁搞笑,但我也有權覺得把她當成三歲的來照顧很浪漫。同時,你都吹我唔漲。一比一,打和。

作為一個非常入世的非Artist,當我想開一個新故事,就當然要作出非常入世的計算。要你讀到覺得gut痛你卻又其實唔關你事,要完全偏離現實但又很真實,要你讀到覺得浪漫又吹漲為止。所以我選前者。不是少女小說。少女小說沒有計算過的,只是染頭髮染六個小時太悶而寫出來的,所以算是非常 Artistic的一個piece。新的一個,未開,就開,準備開。要先計清楚,否則就像少女小說般,寫寫下唔知自己寫乜,但你地又好似好知我寫乜咁。 Anyway,新的一個會開,就開,準備開。寫到全世界都唔開心就最好。我要寫一個無死人無lum樓但又慘過死人lum樓的。



妖,講乜丫講,我識算得咁盡,我做左artis唔係做文員Lu。不過我見王貽興都叫做得,點解我唔得。講真我覺得你地都得,肯寫就得。

同埋我話寫之嘛,無話post出0黎。

Wednesday, March 28, 2007

每逢這些厭悶日子,就去剪個髮吧。
每逢剪了髮,就說要去換身份証。
於是,今天,我又要跟自己多講一次:去換身份証喇x街。

前一夜,我把這個HOMPY從頭讀過一次。
有些不再讀就不會記得,又有些不再讀也會記得。
有些(對我本人來說)還仍是很有力的,WTO、MV、頭痛、(留在comment中的)要求投訴...
又有些很垃圾的。

我在聽孫燕姿,聽到這一個:
約個會 餐廳選在吃到飽
一瞬間 什麼浪漫都死掉
餐廳>吃到飽>浪漫都死掉
我覺得這一句很好,也很好笑,完全picture得到。
女生們呀,男生也一樣呀,吃得太兇不好的。
不過有幾多人懂浪漫呢?
浪漫不是昂貴的西餐廳不是鮮花不是車不是樓,
浪漫應該是很x窟鬼的(多謝難渡怖山car最緊要正字)。
浪漫是Taste,taste不是錢。
我誠實承認我兩樣都冇。

每晚回來,也不自覺的轉身看看你們是不是在門口抽煙喇。
不過我回來的時候都大概太晚了。
上班的時候我抽少了好多,零食也吃少了好多。
午飯也吃得少了,原來沒有海南雞的地區是巧橙橙的。
不要誤會,不(未)是後悔,只是有點掛念0者。

在這個尷尬的年紀(我成日以為自己快廿七,其實是快廿六),
加上高不成低不就的階段,
你可以說後生幹什麼都都可以,我也可以告訴你其實什麼也很難做得成。
你快廿六的時候在幹著些什麼?
你估我在這快廿六的時候在幹著些什麼?
我其實應該幹些什麼?
我是做得多了還是少了?
你是不是總覺得自己做多了?
為什麼我總覺得自己做少了?

Saturday, March 24, 2007

I ain't happy, I'm feeling glad
I got sunshine, in a bag
I'm useless, but not for long
The future is coming on
It's coming on
It's coming on
It's coming on

一想起再累也是要做人 我的思緒便繃緊
誰又要大家比我還擔心 胡亂地鼓勵人
一想起往日某段抱憾 不要用笑話迫我暫時興奮
難度怕我一不快便輕生 輪流伴我談心 放心

不開心就不開心 也別勉強的慰問
但求隨著我的心 灑脫地尊重我的傷感
別要不開心便找開心 去避過我的良心
消化憂鬱後 才令我拾回自信心

不開心便找醫生 吃藥吃到不會恨
但求藍調更興奮 迫我大笑情況更傷感
不開心未必不堪 快樂也要找原因
一瞬間低落 然後我自然又再生 最後塵埃跌定
我便會翻身

Monday, March 19, 2007

你已忘了那些摟著我午睡的夏天吧。
還有那一個房間,和那種透過玻璃窗照到我們身上的下午的光線。

你還會像那些年般疼我嗎?

Tuesday, March 13, 2007

上海.香港.自卑感

上次來上海,是零二年,純粹旅遊。今次,匆匆忙忙的從北京趕過來兩天,竟然比遊客更遊客。孰好孰壞,我不知了。

那些外灘古玩街不消提。倒是去了一個毫不起眼,卻非常有意思的地方-中國藍印花布館。

館子在長樂街比較樸素的一段(前面的段就是陳冠希的店所在…),藏於陝窄而幽暗的弄裡頭。其中一半是博物館,有專人免費講解藍印花布的歷史與造法, 又有上百年歷史的藍印花布藏品。另一半則是賣藍印花布制品的小店,以製做藍印花布所需的繁複工序來說,貨品不算貴。恤衫一件要二百元,Tote Bag也只三十九元一個。


館裡的單張上,有篇出自上海中國藍印花布社董事副社長的文章,這樣寫:

藍印花布是中國歷代平民最為普及的手紡手織、全手工、天然植物印染的紡織品,雖然外表沒有絲綢的華貴,但其藝術成就並不遜色。同宋代的青花瓷器相比,其深刻的文化品位和藍白分明的藝術格調是何等的相似……

……它採用全綿原料,全手工紡織,全天然植物染料(藍草<註1>),經刻版刮漿,多次浸染工藝制作而成。其花紋圖案的章法結構達到疏密有致穿插自然,具有濃鬱的鄉土氣色和傳統文化背景……

……其獨具匠心彫刻的藍白圖案,匯集了中華文族勤勞人文上千年的社會生產實踐的文件精粹。這種古老的傳統文化違產…… 是任何工業產品所無法代替的……

賣花要讚花香,以至失控浮跨,或用詞上失當,且先不理。但作為我國一門有一千八百年歷史的傳統手藝,相信花點氣力去保存,也不為過。也應該不比在北京世貿天價建個整條街般長的天幕,或維港爛鬼射燈匯香江來得浪費。

但,這個中國藍印花布館是私營的,是破舊的,是一位很有心的日籍女仕自發搞的。館子的人說,現在都沒人造藍布印 花的彫刻了。是中國人的事,不過中國人在哪?!有說大不烈顛無恥,搶了人家的東西就放在自己的博物館,要入去看還得付錢買票。如果那些東西都沒被外人搶走 過﹐到底還會存在嘛。大概結果仍一樣,因為只要有老外肯給錢,東西都會被賣掉,最後還是落入別人手裡。

任一個人的智慧再高,也不何能比一個文族從歷史累積下來的多。
想抬得起頭,要先回頭面對歷史、肯定歷史。


<註 1>
藍草即板藍根

<註 2>
終於﹐在GR Digital之外﹐我有選擇了
http://www.sigma-photo.co.jp/english/news/sigma_dp1.htm

<註 3>
<註 2> 是完全不關上海或香港或自卑感的事,甚至唔關你的事,只不過我今天看到了,所以從此關我事


Tuesday, March 06, 2007

the meaning of 痴線




地面很涼,地車很侷,公司很冷
香港還暖,北京下著雪,上海好像有十五度
哪該穿什麼

早上九時糖廠街的人潮好可怕
我會記得帶八達通
該拿頭條或是都市
人多得讀不來
閱讀車廂內的人不會浪費更多紙張
重點是
沒有在途上恰眼訓

一個人在酒店房我怕我會怕黑
有些東西比黑還可怕...

Wednesday, February 28, 2007

鳴謝 II

我出身的時間是零三年。年頭享受了兩個多星期的突然假期,慢條斯理的拍Final Year Project,年中才知道有多慘淡。四月開始找工作,寄了三十多個portfoilo去廣告公司,為的是想找一份七千蚊的撰稿員工作。結果得了一間沒A 的及一間2A的接見,與及McCann-Erickson Guangming 的回信,說暫不請人。最終在七月,去了一家很大的流動通訊公司做機械人。頂唔順,在大學聯網的招聘站上,看到了天馬的招聘廣告,就發了個電郵去。


有一次在十八樓的後樓梯抽菸 - 那時應該已開始了探偵 - 有位同事問誰介紹我入來的,我說沒有,來這裡之前我一個人都不認識。他愕了一個然。對,我跟你們由毫無關係,變成現在這樣子,竟是如此的比想像中簡單,又 比現實的複雜。你們知道嘛,我想也沒想過我會進了這一家的門口,雖然我早早就跟天馬有種微妙得近乎沒有關係的關係 - 零一年的暑假,我跑了去當場記,有一個月每天朝八晚二,都在合和三十樓的天馬跑來跑去,看見那個張叔平做的office,感覺這家公司fancy得不得 了。我來見工的那晚,踏出十八樓電梯門,探頭一看,正有兩個人從玻璃門走出來,一個是滑嘟嘟JACKY,一個是悟空髮型、Dior Homme 式西裝、手拿公文袋的男孩,大概都是來見工吧。我垂頭望望自己,黑色恤衫、沒洗水的 3D 牛仔褲和拿著那張被仇海倫喻為看上去極像少年犯的證件相,我心想,來錯地方。


點知又請WOH!


輾輾轉轉,從天馬調到 now.com.hk,由固網做到互聯網,我知道好多個你們都在湊我。我想我大概唔易湊,但在你們手上又好像唔難湊,好難用言語解釋啊。不過我要重申,你 們老是覺得我好後生,係呀,因為我第一天來的時候是廿一歲,不過現在我三十都0黎緊頭喇!這些年,因為有你們,我才會有機會看得這麼多做得這麼多。你們大 概也看得到,我變了許多。十八樓的時候,我跟牛肉、馬叔、Kylie像騎哩的似恐龍戰隊,今天在四十樓,我無喇喇變成了精神病領袖,還有一大班東區院友。 在你們心目中,我也許十年如一日的神經質,但你們教的每一句,我都放在心。有些我末有做的,不是我沒聽到,只是我未夠力做到,我會努力去學做。


今天要離開了,我並不期望自己幹些什麼的一番大業,只是覺得,可能是時候走出去看看了。Adventure就肯定的了,到底是不是 Alice 在 wonderland 那種,沒有人知。我其實很怕離開什麼的,也很怕什麼會離開我。一步一驚心,唯有繼續見招拆招。


有些說話,想跟你們講,排名不分先後,盡量以時序列:
(給用戶的,早前已寫了,在這裡

JACKY
要是見我的不是JACKY,我可能來不到這裡,哈哈。這個肥哥哥好醒的啊!祝你生活愉快,快D生BB啦~

JULIE
雖 然 JACKY 是天馬第一道防線,要不是JULIE"up"頭,我也是來不了的。好彩你沒在我對錯晒 D contract 時踢走我,好彩你俾個探偵我做,好彩你都係人馬座。多謝。這三年你都變了許多,我感覺是你心寬了,快樂了,很好呀。希望你身體健康,晴晴生生性性聰聰明 明,當個好媽媽好需要力氣的丫!

天馬POLLY、隊長Andrew
你們都是很很很好的人,沒有你們,實在唔知 Lunch 食乜好。
多謝!


我都唔明,點解當時你會認同及支持探偵的做法...如果你又唔認同,又唔支持的話,我就仆X喇。你補了我工作上好多不足。多謝。

思宜、Joycelyn
你地又肯同我癲0既!多謝。

Patrick
潮流教父,冇你極速砌 banner,冇你做 event page 做到十二點,冇你吹水吹到海嘯,冇你買Wii,冇你成立iPhone基金,我會好迷失0羅!多謝。

牛肉、馬叔、TEDDY
你們都是騎哩的人,你們都是特別的人,給了我好多啟發。多謝。

仇海倫
你 是實實在在的痴線的,好彩我都是痴痴地的。雖然你曾經有一句戲言令我曾經想過唔同你講野,不過你每一句我都仍然有用腦聽。我這般扮型的人,本來有幾尊敬都 不會說,不過我會話,要是仇海倫吹雞,我會仆出來集合。別的人要我殺人放火,我頭也不回,然後會叫佢早D訓,起身記住食早餐;仇海倫要我去犯法,我會認真 考慮(做唔做另一件事),因為我信。可以這樣的人,大概不多過三個。多謝給過的信任與栽培(你唔駛話你冇)。我不期望自己幹一番大業,但我希望我在別的地 方幹別的事時,不會失禮你。

AK
我們是很不同的人,多謝你的包容及體諒。我知道,沒有你這個推進王,很多事根本沒可能發生。你用的心力,不會比這裡任何一個人少。不要擔心不要著急,我們都希望發生而未發生的,當時侯來到,就會發生。祝你繼續勁力仔!

KYLIE
這 個是東區第一號榮譽院友,能屈能伸,唔玩得埋就有鬼。多謝一路以來亦師亦友的提點,是我此等盲毛的明燈。會午夜回公司send file send到三點的同事不是周圍都有,如此這般的同事亦不可稱作同事,而是真正的戰友。我們打的未必是別人眼中最漂亮的最英雄式的硬仗,但這一役,對我們來 說,肯定是很有份量的一仗。你要記著,我沒有退下來,只是打過隔離場,我罐可樂仍然與你同在。

POLLY
公正嚴明同時包容又體諒,沒有Polly,我們這班野獸可能會搞"lum"整個system。多謝你對我們這些死0靚仔提意的尊重及容忍,哈!還有Emmy、Iris、Irene、Kelvin Sze、神少、May、Annie、Ming Sir、Eddie及整個AD team的協助 。

露比
多謝你對創意的尊重,多謝你給的MV Budget。如果我當面說,你又會話你乜都冇做過然後呵呵呵就走開。無論如何,你給的機會,對我來說,就好像一劑藥。那不算是一個很棒的MV,但是我"執"返少少信心的一個MV(其實我之前冇拍過MV)。多謝。仲要多謝協力的Reeve、Joga、細球、Shooting Crew、Kahlil's Team

龍龍
相信哩兩年我都令你練得一身好武功,家下有任何人同你講任何野,你都應該可以從容面對。這樣的男人,好gentleman啊!記住踢波睇腳,東區院友們等你帶領去摘士多卑梨的丫~

姑媽
你唔好永遠低估你自己的能力,如果唔係有你守護住D零食,如果唔係有你催稿、banner同text link,我地死晒lu。仔好快到架喇!

ALEX
King of 冷知識,爛gag皇者,繼續睇多D Reality TV同創作多d冷笑文學,因為internet需要你。祝順風!

Ellie
永遠四年班的同學,好得戚架0羅!如果沒有你,我就肯定是全場最低B;如果沒有你,我就沒有免費飛;如果沒有你,電影Forum就沒喇。

PETE
老套有老套好,心地好就乜都好。你令東區院友0既癲狂更多樣化,而且癲得更有組織性。搵次都係要你帶個local tour,暢遊筲箕灣街市先得。

RUBY YIP
神怪高人一名,引入大量高質素用戶。在同一個office幹活的時候不認識的,反而她離開後,加上在專欄的合作,了解多了。出乎意料的,在我很難過的時候,她有意無意的扶了我一把,無論是有心的或無心的,我都很多謝,你都是很好的人。

校長、龍文康
我得個講字,你地先係堅!多謝。

盧生、Tseting、Maria、Sandy、Ricky、Pat Lo
你地令到哩個office更可愛,多謝。

榕姐、Yammy
冇你地,office真係會"lum",同我頭頂D光管會繼續閃閃下!

次郎人、次郎神、Joyce
次郎神同次郎人都好少同我講野,不過你的留言,都令我覺得身邊真心好的人原來一地都係。另多謝次郎人同Joyce陪我趕書,無你地,出書唔成事!


還有所有其他在四十樓的及不在四十樓的同事。這些年,少了你們任何一個,情況都可能不一樣。多謝。

還還有,我撐得過之前的年,來得到今天,有一堆扶過我的你們要謝。Ki、陳心怡、陳心豪、Wesley、Ping、Cat、Mon、Sr Agnes...


你們呀,要好,要越來越好。





“未問你心內何時會冷
 望著我的路漫長孤單
 感概中握你雙手嘆聚散”


Tuesday, February 27, 2007

鳴謝 I



今 晚這一餐毫無心理準備的鮑參翅肚,吃得很愉快。今晚我們大概都很累,都不多話,仍然愉快,不只因為平靚正,是因為,東區之友全都在座。從筲箕灣走到西灣 河,沿路在吵鬧。我知道,這樣的一班人,不可能在別處找得到了。我說我捨不得,我知道你們又會罵我老套的了,尤其柏林,肯定會罵我煽情罵我這罵我那罵得我 特別兇。但我想說,我真的很捨不得你們。/就要發生的時間/如何有所準備/我逞強地唱著唱著/卻不住地後退/你們呀,要好,要越來越好。我們或許都不怎麼 特別,不過時勢做英雄。從十八樓到四十樓,你們每一個在我心中都是英雄。好同事難得,三年多了,你們不斷的有意無意的塞錢落我袋。心地好的人可能很多,但 不一定能給你撞到,好彩,我在這裡撞低了好多個。感激。往後的路,要分開走了,但我會一路記住你們,就如我一路記住曾給你們每一個起過的花名一樣。

Friday, February 16, 2007

當年紀開始大,就難免發覺,有很多事想做,及有很多事未做。到底什麼應該做,什麼不應該做,在未做之前,難下定論。要驗證,就要去做。所以,我將離開。

internet 是個很神奇的地方,now.com.hk是個很特別的團隊。當internet 再加上 now.com.hk,那就是件特別神奇的事。於是,就在這特別神奇的三年半之間,我做過天馬第一代聽寫王、大家都不明白我在做什麼的探偵校工、幫手策劃全新的application、系管、拍MV、出書、寫文、影相...或者又會有人開始問,到底我在這樣幹什麼的。

當然,有做得好的,也有做得不好的。但感激是我有的機會,都是你們給的。你們包括同事,與及所有user。我不是一個特別有天份的人,亦不特別好相處,雖然我很Nice的,但我知道你們都在這三年多扶著我走,陪我打了好多場硬仗(如果你們還記得那幾次)。而這不是一件必然的事。

同事的先不說,留在last day。

至於User,我在這裡看著你們選科畢業找工作,在這裡看著你們從鬧交打交到勸交,對對跳水的時間過得真快。你們也看著我長大。要離開喇,我沒什麼要求投訴,只希望你們會覺得,這個平台的人都是真實的,包括我。你們要保重,你們要繼續令internet成為一個正經地玩的地方。校長、死仔包、皇后、糖糖、小妹、Pu、Sassy、肥貓、三寶、Nikita、老羊、小b、翼、月、阿P、噹噹豬、傻蛙、女魔頭、蕃茄小魔星、十三e、盟盟、fantasyZZ、 nonman、維記、Rolex、奇也、Siu Joe、呆、菲、水媽、creme、darkcoffee、Kenji Chan、狼群中的羊、shtman、Littlemy、思念 、梨、仲有好多我寫唔晒唔好意思...多謝。

多謝投訴過我的user、多謝不斷給意見的user、多謝友台的community tools工友,你們的每一句,都給我實實在在的肯定,因為歷練過的才真實。

新工作,是一份,我都不知怎麼說的工作,因為變數可以很多。以後每個月都可能有時間不在港,不過這裡會繼續。



稍後再續

Wednesday, February 14, 2007

History Chapter 2 錄像與攝影之一

Prologue: Pop Culture

從少就很多機會看電影,因為爸媽都算趕潮流的人。VHS一盛行家裡就有台VHS(那遙控是有線的...),CD一流行家裡的唱盤跟卡式帶就開始塵封了, LD最貴的時候家裡就有LD Player。記憶中我爸不曾給我買過什麼玩具,也沒替我安排興趣班,反而花在上戲院呀書呀唱片呀卻也一點都不吝惜。

現在仍記得<東方禿鷹>高麗虹被濺得滿臉血的一幕,因為皇后戲院的銀幕可真夠大...還有<子貓物語>、<警察故事>、<龍兄虎弟>,但就是記不起看過那些西片...不上戲院,我爸又讓我去KPS任租唔嬲,<Tom & Jerry>、<老夫子>、<疆屍先生>...可電視劇我又沒怎麼接觸,極其量是上學前(我讀下午班),替阿爺阿嬤重播前一夜錄下來的,他們要睡而看不到的劇(只記得有神鵰)。戲那些東西,看呀看呀會上癮,於是幾年下來我差不多就看完了整個港片部。

第一張舉手要買的黑膠是<Stand up>,第一盒卡式帶是<夏日之神話>,第一張CD是<Final Encounter>(那時還要翻字典查Encounter怎麼解)。我那個年代,梅艷芳還有,張國榮已水尾,最紅的是四大天王。我要買張學友,我爸會付錢。我要買郭富城,我爸會罵,然後會付錢。我只聽流行到爛的情歌,Beyond太極不要預我,偶爾會偷聽我爸的 Phil Collins 及 Chicago。

書刊方面,少時候很愛畢華流,曾經去過書展排隊索簽名。稍懂事以後,去Bookazine我爸又買我<MAD>。好笑,不過唔知笑乜。

中三是我的轉捩點,因為開始學扮野。

那時我繼續被流行文化淹得窒息,卻又毫不抗拒。可不知怎地,我開始讀村上春樹,放棄<Yes! Idol>而訂閱<電影雙週>,什至讀史文鴻的<媒介與文化>,也仍繼續聽林志穎的歌及看周星馳的戲。肯定我當時完全不明白村上春樹、<電影雙週>和<媒介與文化>,我只似乎知道流行文化除了流行之外還有很多內容,但卻未知道那內容是什麼。為了扮野,我試圖去尋找那內容。

這一朝我很Pack但還是要寫

這個所謂節日,煩厭得不得之了。如果我當上特首,這個所謂節日就要在香港消失。如果我當上國家領導人,這個所謂節日就要在我國消失。如果我當上宇宙大王,這個所謂節日就要在宇宙消失。

要做的話,不該只在這一日吧。也別說了。最恐怖的,是那種虛假的需求。當用錢買回來的花巧與消費變成自我表述的語言,你整個人其實都很虛偽。如果你今天的優越感與愉悅感衍生自消費-無論是別人的消費還是自己的消費-我會為你難過。不說你也知,你買/收的花跟巧克力可以令幾多個小朋友不再捱餓,只是你們都不願意記起。要是你買了二千元花,不如你同時也捐二千元去做慈善吧,那我會為你難過得少一些。

很煩厭,因為大家(包括買的人與賣的人),都落力地令實在的變成虛偽的虛假的虛浮的。我們這個生活未夠虛嗎,為何還未肯學懂珍惜。

這天就是不需要特別過。不需要特別好過,不需要特別難過。今晚,如平常日子一樣,下班可以去吃個Burger King就夠好。

Sunday, February 11, 2007

History Chapter 1- CUTACCOUNT

十多年前開始上網,用的是我爸的account,那時連hkstar也好像未有。當然,那些年沒幾多人上網,網上也沒什麼好玩的,只貪過癮,login一下,聽聽modem的吱吱聲,然後就log out。那時的window 3.X 還有俄羅斯方塊玩,不過我的時間用了在踩地雷方面比較多。八十秒內拆九十九個,該算不賴吧。後來有個怪癖,就是每次去幫人家(當然多數是女孩子)搞電腦的時候,都會去踩地雷,留個名,留個(除非你Reset)基本上沒可能打得破的紀錄。早兩年做Hangame,有個集體踩地雷的,一眾同事user都見過我自稱踩地雷香港隊的實力,並非浪得虛名。

中二、三的時候,有了hkstar,仍然是我爸的account,不過已經有28.8K。那時開始爭電腦了,因為有ICQ有hkstar newsgroup。從不add陌生人,不是怕俾人呃(可以呃我什麼哩請問),而是單獨對著個陌生人我根本沒話好說。不過,在newsgroup我就吹水吹到海嘯(不是吹牛是吹水),也吹了一班朋友回來,嘻嘻哈哈的維持了三、四年。我不是在地面上沒什麼朋友的人,所以在newsgroup玩,不是因為什麼寂寞不寂寞,十來歲哪懂這回事。會考班我修Eng Lit,讀Romeo and Juliet,其中一個在我生日時還送我一隻classic的Romeo and Juliet soundtrack。中六我開始拍東西時,另一個也幫了我很大忙。可後來因為很多原因,都散了,只剩一個還在我的MSN內。

account 是爸的,user name是他的洋名。本來我一路都是用他@hkstar的email,不過有次過期沒交錢,account被cut了,email都沒了,一怒之跑去 lycos開個free mail,user name就是cutaccount。那時女友還特地去開了個getaccount。cutaccount一用又差不多十年了,到我現在自己付錢的 broadband線,user name也是cutaccount。

Tuesday, January 16, 2007

只是戲軌#7

你令我最討厭自己的時候,並不是你還跟我一起的時候。雖然你大概已忘了我們為什麼分開,因為你只牢記著我說過我們永遠都不要分開。我討厭自己,並不是為說過 卻未能做到而難過。你跟我的這個年紀,基本上沒什麼未說過,實際上卻沒幾多堅持到,你跟我都肯定一樣,算是人之常情。停不了的數算我說過什麼幹過什麼,這 是世界上其中一個最淒美最優雅的逃避姿態,尤其當你每次回來懺悔之後,試圖說服我的所作所為如何影響你的理智運作之前。這的確很湊效。整包菸都抽乾了,我 還是拿著聽筒。

我覺得自己很討厭。原來我將你縱容得如此不負責任,如此不珍惜自己,與及如此不珍惜我。說實的,你那些不負責任及不珍惜自己並不是我最關心的。不代 表不關心,只比較不關心。我比較關心的,是原來你可以如此不珍惜我。這樣看起來是比較自私,但總比偽善好一點。我的底線你一早已經知道探不到,因為我沒有 底線。要燒光多幾多包菸,你才會明白,不管底線在哪,只要那是一個人,都是會死掉的。一個人,有底線也好,沒底線也好,都是會死掉的。我是一個會死掉的 人。死掉了大概也比現在好。

我覺得自己很討厭。因為我未有截斷通話,並樂此不疲的,一次又一次的接過你電話。我討厭自己竟然如此毫無底線,我更討厭自己還在計算著何時可以再開 始。我希望有一天,我可以如此不負責任,可以如此不珍惜你,可以說服你的所作所為如何影響我的理智運作與及令我死掉。我很討厭自己有一種覺得自己是全世界 最可憐的人的想法,雖然每個人都總會有些時候需要認定自己是全世界最可憐的人。

然後,有一段時間,我像你一樣去幹著哪些不需負責任的事。我以前好像也幹過差不多的事, 只是程度上的不同而已。我不覺得特別快樂,也沒覺得特別不快樂。你跟我的這個年紀,沒什麼特別快樂或特別不快樂的需要,只不過一個經驗而已。我暫時也沒有 打電話給你的需要,因為我會為我的不負責任負責。我討厭我懂得負責任。雖然很多自以為很有責任感的人其實都不怎麼特別有責任感。我更討厭我還在想著我們的事。


要感情,還是要公道。


我們正在重覆,而且一次比一次嚴重。


Wednesday, January 10, 2007

words fail me

我是很多錯字,我是很多時文句都寫得不順,我是不怎麼特別會用字,我是很想繼續寫。我很想繼續寫的時候,我那包菸卻只剩下一根。我沒有菸不能寫,我又不想凌晨兩時多跑上街去買菸,我想抽得少一些。我就算有菸,我其實又想寫什麼?我努力地去想起我到底想寫什麼,不過大多數的時候你跟我都一樣, 在努力地去想起某一件事的時候,最後會想到了別的,然後又忘了最初想要想起的。對呀,我就是在我努力地去想起我本來想寫什麼的時候,我想到了有些什麼可以 寫,有些什麼不可以寫,卻就是想不起我本來想寫的。我打算從我可以寫的入手,找找我想寫的,但原來我可以寫的都不是我想寫的。那應該在我不可以寫的那一邊 吧,不過原來我不可以寫也都不是我想寫的。我想寫的在哪?在那包未買的香菸內,還是在那丟棄了的餅乾盒中,抑或是在房間內那疊待洗的襯衫裡。媽的。你看, 我多自我,自我得過火,自我得比任何最討人厭的傢伙更討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