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29, 2008

要化

像是死去一般,與世界失去聯系。我已經連續三個星期不知到壹週刊的封面是什麼。當然,問題又是,究竟為乜。anyway.我在想,是死去一般的生活令人不斷想購買,還是不斷的購買令生活不得不像死去一般。我開始真心羨慕做工為興趣而不計較生活的朋友。對,以前的羨慕比較虛偽。今天衷心的欣賞那種放下。那才是最高的生活素質。

Tuesday, June 24, 2008

異曲同功之妙

放假先黎落雨
放工先黎打風
係咪連個天都想做死我

Saturday, June 21, 2008

when time is running out you wanna stay alive

前晚才跟C說起Travis,一邊打一邊哼著那一句度身訂做的 why does it always rain on me is it because i lied when i was seventeen。十七歲的你有沒有大話過。我的就太大。快要大過真相。有點不知所措。

今晚深夜音樂節目,沒頭沒腦的兩個主持說著說不完的沒意思的話。我在一個.xls上調整著算式,突然一句the circle only has one side。唉。只可以嘆氣。



SIDE - Travis
well i believe there's something watching over you
they're watching every single thing you say
and when you die they'll set you down and take you through
you'll realise one day that the grass is always greener on the other side
the neighbour's got a new car that you wanna drive
and when time is running out you wanna stay alive
we all live under the same sky
we all will live we all will die
there is no wrong
there is no right
the circle only has one side
we all try hard to live our lives in harmony
for fear of falling swiftly overboard
but life is both a major and a minor key
just open up the chord
but the grass is always greener on the otherside
the neighbour's got a new car that you wanna drive
and when time is running out you wanna stay alive
we all live under the same sky
we all live
we all die
there is no wrong
there is no right
the circle only has one side



Thursday, June 19, 2008

潮語教室

講師: Prof C.O. Wong
日期:禽日午飯後
地點:糖廠街某便利店門外

午飯後Prof C.O. Wong行經門外放滿本週新鮮出爐娛樂周刊的某便利店,
指著周刊封面道:
你睇梅媽幾mastermind japan




- 本課終了 -




Wednesday, June 18, 2008

夜涼如...

雨一直下,斷斷續續。天氣卻悶熱得像要我停止呼吸。季節更秩令三隻手指要包膠布。瑣碎的工作把睡眠時間拖延至深夜。夾在雨水、傷口與文件之間,我埋怨世界一切好像都反常。夜半忽爾發覺雨停了。街外靜止的。汽車、路燈、落葉、雨水、傷口、文件與埋怨都靜止的一刻。窗外吹來涼夜微風,像是誰回來看我。是回來了嗎。願一切安好。


踏破多少荒草 渡過幾多里旅途 想知道今天你過得多好
沒求過你你就當我驕傲 今天懇請你多好

請你 公開天機 快告知我如何看破生死
請你 挑選勝地 我有天總會見你 每個都總會見你


Sunday, June 15, 2008

這幾星期的幾件事三之舊同事

一.
今天的東區院友,好的散落在TTW不同層數,好的放逐過了海,但每一段時間都總會來一局。五月中的時候,隊型雖不齊整,仍然在炳記吃了一頓大的。因為各人皆日理萬機,那夜不到十時就說要散要訓要回家。好了,埋單出門口,當然要來一口飯後煙。當然又是繼續叫繼續笑。煙燒完,我會說我走回家,他們說乘巴士,她說她搭地車,他則走反方向。當然是繼續叫繼續笑。然後,發覺,他們笑到過了巴士站。那我們當然笑爆他們。然後,既然站都過了,不如過去吃糖水了。卒之,繼續吃喝傾講笑,到十一點多。

二.
奶波牛一那天,午飯我跟四十樓一伙人去賀壽。回程時十多友一同入電梯,加一個陌生女子。我一個先出電梯,與他們拜拜道別。他們多人同時回禮,聲震整棟大廈(大概可能只幾個人在拜拜我,但當中有一兩位聲線堪稱可以以一敵二十,所以效果有如三十人在電梯內大叫)。敝公司reception見狀立即怒啤,我感覺她直情想按警鐘叫實Q。聽聞電梯內陌生女子極為驚慌。我則表面上很尷尬。

三.

AxeWongBday
Originally uploaded by Bread Pete
東區六月之星聚會在住家菜。人齊了,喫得好高興。飯局後找地方喫煙。那一個賭神般的房間中,由人到事,未至無所不談,好些話題甚至無聊至極點(例如全脂與否)。但我感覺,這些年後,每個人都仍然能保持著高於一般水平的坦盪。我們不能說是深交,但我們並不是酒肉朋友。分渡揚鑣的這年多,我以為我們會生疏,倒頭來卻彷彿比共事時還要見得多。願我們繼續君子之交,繼續由人說到事再說到社會文化。


四.
聽說同事是同事,朋友是朋友。um...我理你地點諗,總之遇上你們我覺得好彩。

Thursday, June 12, 2008

一生快得離奇

我是個給流行文化浸得爛透的人。不知道從幾歲開始,就算耳邊沒播著,腦裡頭還都是塞著流行曲。不得不承認,我買過張國榮、梅豔芳、譚詠麟、劉華(EMI年代的都有,我都唔知點同你解釋,唔知點同自己交代)、黎明、郭富城、張學友、王靖雯、許志安、蘇永康、梁漢文、IFPI反翻版合輯、楊千樺、陳慧琳、林志穎、周華健、Marlboro Red Hot Hits、張信哲、遊鴻明、關淑儀、陳奕迅、古巨基、陳曉東、梁詠琪、盧巧音、(下刪百字)...一個人,一個夢,一個地方,一件事,一句說話,一幅畫面,一程車,都可以勾起一首歌。

早年年紀還輕,喜歡最能唱得出無可耐何的歌。覺得可以對號入坐,覺得很有情懷,覺得可以一邊播一邊讓你點起煙在窗前緩緩地擺一個POST。今晚播著下面這一首,不無唏噓,但還是覺得僥倖比較多。或許證明,我真的學得多一點了。

24
陳奕迅/陳思捷/林夕
做做做做面對你不喜歡的東西半日已流逝
我們是這社會的工蟻
飯局飯局沒有訴心聲的你高聲暢論到時弊
你們沒打算分享身世

你心底裡有哪些你最愛嗎
你天天要遇著的你厭了嗎
你分給你厭惡的永遠也會 多過她

廿四小時中幾小時可使你愉快到死
陪著愛你的你亦愛的人一起 別提起
廿四小時之中幾時覺得你
能夠絕不枉歲月如飛
一天有一傳奇 恭喜你

恨恨恨恨恨做個結他手你今天有沒有如願
我們沒資格講起打算
入睡入睡睡到了天光你跟她有沒有情願
一輩子這樣慢慢渡完

天晚了 睡到死
天光了 然後再 做到死

廿四小時中幾小時可使你愉快到死
陪著你永不會在意的人一起 別提起
廿四小時之中只能夠喘氣
隨天黑等天跌下晨曦
一生快得離奇 不只你

Wednesday, June 11, 2008

Tuesday, June 10, 2008

笑左

勁賤 wagagaga....
iPhone要wipe out Blackberry 但又唔用 Blackberry做 comparison.


and OH MY GOD!

all photos from engadget.com
more information on WWDC 2008 Steve Jobs' Keynote




Monday, June 09, 2008

the effect


from http://www.girleffect.org/ via paklam

impressive. thou kinda feminist and cannot 100% agree, no doubt that if everyone is willing to give a little to those who really need it, the world will become much better.

what i really want to say is, you see, internet is not about visual drama. when you have that solid statement, simply words can do. power of the crowd will do the rest.



這幾星期的幾件事二之有關玩具

一路都說我要Xpan,很貴都要。香檳和照相館都去了,不果。打給攝影師,問可否幫忙找來一台,給鬧了五分鐘。我知道Xpan不是真正Hassel,是Fuji(我其實也很OK Fuji的)。我知道買一台真正的Hassel大概也未必過萬五。但你要知道,你們都擁有過Xpan,所以你才可這樣說Xpan不要也罷。相機這東西,好多時候都是擁有大過真正用。

後來想多一想,我放棄了。買一台Hassel可能真的比較實際。決不讓自己貿貿然跌落只為擁有的陷阱。但6x6還是有點不習慣。所以或許應該,我會先買Fuji Klasse S。28mm的我有好多了,38mm合我多一些。

日前見Nacoki買了減價mini key,心癢癢的又跑去City Super看看。好彩缺課了,慳了四百。另見有Polaroid 600 Twin Pack,但價錢竟然是$360。搶錢。我有四盒未過期的Special Edition,想要的夠膽就開個價來,你敢買我敢賣。還有Agfa 110/200。當年在我爸的膠箱中掘出Kodak Brownie Fiesta, 跑去中環問有沒有110菲林,給阿叔笑我找恐龍貨。今日一堆就在眼前。我本想要買半打,但後來等店員check mini key有沒有貨時走了去超市那邊,然後就忘了。明天再去掃。但不知香港誰會沖110。

取了相機,還有電話。我自十五歲用電話以來,現在的最low tech,還甩掉個#掣仍繼續用,還死不肯轉台,沿用垃圾舊台,因為堅決等3G iPhone行貨等上新台。點知,是3。iPhone收歸和黃系旗下,即刻唔想要。轉移目標去Diamond,今日見其真身,問價錢,迫你簽18個月是意料之內,最surprise是不迫你要貴plan。價錢Ok,那當然要親手試試其武功。一試便知龍與鳳。我覺得好慢。那是否代表X1也會差不多的慢呢。最後,可能還是要3G iPhone...

噢,我很孝順的,玩具不會只買自己一份。父親節,我在想好不好給爸買個Eee PC 900。唯一考慮是mon太細,他可能看得不舒服。


Sunday, June 08, 2008

這幾星期的幾件事一之食事

五月尾至今的幾週,像是好忙,卻又好像沒甚麼做過的。想著想著,其實是前所未有的吃吃吃,還有其它零零碎碎的。記下來,別讓自己看起來沒事忙。

之前閒著的半年,每天不知不覺只吃一餐,這三周吃回這半年來吃少了的。吃到BB都好像快要出世般...

六角
日本料理。早前吃過一次,地方細,食的ok,不算很貴但也不便宜。這次再訪,哇,不得了。那個麵豉厚燒豆腐好食到哩。有臭豆腐的風範。麵豉包在豆腐外燒,外層脆而香,內裡豆腐則仍然幼滑,Nah...可一碟得一小磚的,人多要叫好多碟。一人一碟就差不多。魚生種類不算多,不過很新鮮。沒關係,我吃來吃去都是白魚跟貝殼類。今次有響螺,夠我開心了。燒鯖魚不是上菜,極少會不好吃,而這晚的好得來魚肉竟然又是滑到爆的。忍不住要叫個白飯。(對,十分阿叔的行為)加州手卷極細件,不過足料,差點又encore。燒牛扒則一般般,可以不再叫,但不至於令我不再去。

此店所有菜都極細份,所以想吃得飽的話可以放膽叫,不過亦代表比較貴。而且人好多,要吃最好訂位。

住家菜
週中夜訪過一次利舞臺店,又是魚好味,於是提意了東區六月晚間小聚再來一次。訂位時留了量尾魚,可因為本人日理萬機而遲到以至無福消受。但聽聞他們還是吃得ok開心的。我趕到的時候,只剩 食送 尾。但基於東區院友全為癲喪底,加上其中有個跟我一樣日理萬機以至遲到,於是,番熱了梅菜扣肉,然後由頭再叫一次。都是家常菜:蕃茄煎紅衫、西蘭花花枝片(其實花枝未切片前是什麼樣的?)、竹筒飯。紅衫誇啦啦,扣肉哈哈哈!扣肉肥而不膩,是彈牙的肥肉,我吃了所有剩下的。下次必再叫。

龍華酒店
沙田龍華名不虛傳的唔好食。我錯了。我應該聽排頭村賣話梅的阿姐的話。我們說要吃乳鴿,她說津津好,我說吃過好多次了。所以去了龍華。不好食不講了。唯一好的,是從門口走上去的一段像走往地府的路。




Ziti's Homemade Pizza
那是一個星期天的brunch。Pizza是傳統的薄薄的,好脆好香,是否傳統般用炭爐燒則不知道,我理他啦。意粉就好麻麻,好鹹囉。出奇的是,人很多,且是三代同堂的family brunch。星期天的三代同堂,不是應該拿明週上酒樓的嗎。這一區的老人家很hip。

Jam Bakery
看上去有teresa festival的影子,不過蛋糕款式其實很少。我點了earl grey栗子蛋糕。earl grey和栗子都是我好喜歡的味道。但這個蛋糕麻,栗子味不重,earl grey味失蹤。點個冰earl grey沖沖甜膩。我的天,他們的茶包是O-R-G-A-N-I-C的...so... no next time lol sorry。


吃得飽,不論好或是不好吃,我們都幸福。


Sunday, June 01, 2008

要富且貴

讀了林忌的地球人必須講中文,我特意去看了一遍莎朗的發言。發覺,問題真的很大。我本來毫不在意,也沒關心,因為就算她真的說了類似天遣的東西,哪又如何。是天遣的話,你說它不是,不代表它就不是。那不是天遣的話,你說它是,它其實都不會是。再者,於我來說,就算說是天遣,潛台詞不是罹難的人民抵死。絕對不是。只是,人幹了一件事,就一定會有後果。簡單直接如豆腐渣工程,令地區失去了大量孩子,對地區日後的發展影響其實很大,倒頭來受苦的,都不只失去孩子的父母們,還有做豆腐渣工程的人。當然,這個教訓實在太大了。教訓大也因為問題已經積累了好些日子。然而,這些都是直接的,一環扣一環的現實問題。至於地震是否引發自誰的行為,沒有人能知,沒有人能肯定。所以是否天遣,大家也只能覺得是或覺得不是。但若此事能提出一種論述,讓人反醒一下作過的事,也未嘗不好。我是衷心地希望全地球人都能講道理。

林忌的文可能一向比較偏激,但讀下來,好些論點都值得大家停一停諗一諗。首先,創意翻譯的事,文中已有好詳盡的分析。可無論如何,作為負責任的人,大家請先親自去看一遍莎朗的發言,然後才作定論。忘了讀哪位朋友的文,說莎朗衰在欠缺作為公眾人物的智慧,竟然用言語將自己整個thinking process表達出來。我同意是蠢,但我倒欣賞,起碼坦白,而且有用腦。我們為失去生命面對困難的人感傷痛,我們要設法援助(其實也可能是他們在幫我們,提醒我們一些忘卻了的人性),但請理性。

後來再讀小奧私陸的第二次文化大革命由互聯網開始,本來不想寫此一次事件的我,也忍不住要再寫。情緒很可怕,媒體更可怕。人原來如已經如此失控。我國地大人多,所謂的文族性或一致性都是不實在的。中國不是整個文族都失控。但好些站得很前,說得很大聲的人都其實是失控。我多希望我的國家能富起來。可富而不貴,是一件更令人沮喪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