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30, 2005

Fishy

第二堂PIP(唔係PSP更加唔係nds),重新包裝虛偽,輕描淡寫帶過沉重話題。雖只得十個人的一課,但我覺得我看到很多。有人不懂得誠懇,有人不懂得虛偽,更多人不懂得如可表現得虛偽而誠懇,想看起來似乎很誠懇讓人變得更虛偽。很艱深的課題,今堂笑不出。還是回到檯頭看看兩條雞泡魚好。我很想去看大笨象。

這個星期大起大落。兩晚折騰至四點仍是徒勞無功,以為我這一生就哉在Adobe與 Microsoft的裂縫中間,轉頭撥開瓦礫又似乎看到了一條出路。我行為舉指外表仍是滿孩子氣的,連行入遊戲機中心也要被查身分證,很難說服人家給我什麼機會。可幸一路上我遇到的都是膽大心細的人。將不大不小一件件工作交給我,說不上很risky,但一定程度的膽量還是需要的。你們appreciate 並recognise我的能力,同時我亦十分appreciate你們的一個"信"字。就看看我可以給你們信得多久 :p

一路上風塵僕僕,祝你(們)旅途愉快



Saturday, April 23, 2005

hompionalization

期待已久,今晚一堂詹瑞文的PIP,未算驚喜,但不能否認實在笑死。粒幾鐘一班陌生人(全班十幾友只有兩係識得0既)無啦啦走埋一齊玩麥當當生日會先會玩的“先生話”,如果唔係詹瑞文扮Dino或者生日會我真係睬你都0徙氣。雖然我覺得將個遊戲同spontaneity扯埋一齊講有D勉強(係想引你D最真實的反應出0黎喎,act and react 0個種spontaneity),但我倒同意 EYF (Enjoy Your Failure)的想法。這可是老生常談,不用多講,跟 truth is a process but not a result 一樣。

Spontaneous, dictionary.com 解說為'Arising from a natural inclination or impulse and not from external incitement or constraint.'可以生活得Spontaneous當然開心,也不用多講。中小學可能未有這個concept,大學給我的一部份training 都是關於spontaneity:automatic writing, time and space editing....(可恨的是另外一部份的是絕對地關於logic,多精神分裂的一系)但spontaneousness是否真的可以令你生活過得好,我懷疑。一個負責任的人,在某一些時間要spontaneous係好奢侈的。那應該要spontaneousness定係be responsible,好難取捨。別跟我說要取中庸之道。我做野無中間的。講真,中庸左之後,0個樣野已經係 neither spontaneousness nor responsible. 我個心係spontaneity 0個派,但係我個頭絕對地係負責任0個系。這種斷層可以令人慘過死。希望時間可以解決問題。

哭到自己也臉紅 立即撲向你懷中

這幾天只不停重播夕陽無限好,好彩冇走漏眼。藍奕邦亦是我 favorite,新歌唔算好出,但係...我覺得好囉。咁夠Spontaneous未?吹我唔漲哩...

spontaneous/spontaneity/spontaneousness, 遲D可唔可以有 hompian/hompistic/hompism 同 hompionalization?!


Tuesday, April 19, 2005

旅行

我拿著地圖,竟然也走錯路。來來回回,誤打誤撞的走進了一家雜貨店。洋人的雜貨店果真不同,整整齊齊洋洋麗麗的,還有我久違了的德國製的雜錦果汁味的特大號熊仔象皮糖,立即買下。走錯路也有走錯路的好處。最後找到了要去的cafe卻過門而不入,因為太黑了,跟旅遊書介紹的完全不同。是我太天真吧?!這些旅遊書從來都不可信...不打緊,因為旁邊一家正合我們心意。很多支可樂很高的樓底很開揚的,旅遊書不可信也有不可信的好處。

飲飽吃醉打過PSP看完雜誌,便再起身走走。沿路走著走著,我們走到了菲律賓。那裏有很多菲律賓人,還有Jollibee、菲律賓的Baleno與菲律賓的Giordano,就是沒有菲律賓的芒果乾。頂唔順,還是走入地車站乘車回香港。下一站,灣仔。

終於回到香港,還是188好。人再多也是香港人,他們說什麼再難聽再大聲我都聽得明白。再到時代,過百人與我舉頭看大電視,上海、瀋陽、東筦、深圳...滿街都是燒著別人國旗的中國人。目定口呆。彷彿六四重臨。很難不把這事跟對面 Suzsuki落地玻璃碎裂聯想在一起,偏偏晚間新聞就沒說到這塊碎裂了的玻璃,因此更覺神秘。

最後講了四句鐘。今天這個你,好比當天一個我,也許到老了你我一樣,未來不清楚。請記得,我永遠也想你好,但不要我應承飲少D可樂。



Tuesday, April 12, 2005

意識/流

兩點搭七/幸災樂禍/無須氣短/兜個圈/你經已/返上一線/今年多災星/險境/當走火警/訓練你反應/當你經過一切軍訓/釘/也可以當床訓/撥亂再反正/吊扇以最緩慢速度旋轉/遊戲就算輸了亦有限/難過像過山車哪麼辦/猜猜情尋/玩輸可以勝過別人/多一餐好教訓/煙蒂燒著煙蒂/There is no comprehension/There is real isolation/There is so much destruction/What I want is a celebration/呀/re/collection的片尾曲!/感謝傷我的人/感謝虛偽突顯誠懇/哇仲係陳奕迅/拾下拾下/你倒數十下/拾下拾下/仲有九下之嗎/那個資質聰慧就更多問題/愈笨拙我愈見得生鬼/有一種預感/想挽回太難/天氣不似如期/但要走/總要飛/道別不可再等你/不管有沒有機/兩點搭十一/播完/收工/各位晚安

Monday, April 11, 2005

十八歲出門遠行

...我在路上遇到不少人,可他們都不知道前面是何處,前面是否有旅店。他們都這樣告訴我:「你走過去吧。」我覺得他們說得太好了,我確實是在走過去看。可是我還沒走進一家旅店。我覺得自己應該為旅店操心。

我奇怪自己走了一天竟只遇到一次汽車。那時是中午,那時我剛剛想搭車,但那時僅僅只是想搭車,那時我還沒為旅店操心,那時我只是覺得搭一下車非常了不起。我站在路旁朝那輛汽車揮手,我努力揮得很瀟灑。可那個司機看也沒看我,汽車和司機一樣,也是看也沒看,在我眼前一閃就他媽的過去了。我就在汽車後面拼命地追了一陣,我這樣做只是為了高興,因為那時我還沒有為旅店操心。我一直追到汽車消失之後,然後我對著自己哈哈大笑,但是我馬上發現笑得太厲害會影響呼吸,於是我立刻不笑。接著我便興致勃勃地繼續走路,但心裡卻開始後悔起來,後悔剛才沒在瀟灑地揮著的手裡放一塊大石子...

十八歲出門遠行 /<世事如煙> 余華


文盲如我,讀到余華的文字也不得不羨慕。作文時老師說過一句句子不能有太多‘我’不能有太多‘那時’嗎?!余華說不,‘我’‘那時’得多才COOL。你很難相信余華是土生土長的國內同胞吧。同時他的文字又再一次reinforce一句我不記得在那裡聽回來的說話:You need China, but China doesn't need you at all.

Wednesday, April 06, 2005

HOMPY




捱過無數晚 為今晚...




欲斷魂

沒有雨紛紛,但山路還是濕漉漉的。可惡。
香港人,你們何時才會學懂在適當的時候才大聲說話?!人多路窄,就請別大聲講大聲笑。我的耳膜在五分鐘內給重擊了十八次。雖說是探訪久別了的親朋好友,亦未需如此興奮吧。

我要探訪的在半小時內全都見過面。
爺爺的還好,只是我媽的位置比較高,大概朋友們都沒有預備,就算來過也只能盡力懷勉,難再為她做點甚麼。沒打緊,早為你們預備了。只是周遭遊人與燒豬太多,我難再多留一會。秋天時我會再來,遊玩時開心一點不必掛念我。

從前由山腳探到上山頂,現在不用這樣了。人家要拜的山只會越來越多,越拜越少的我可會是第一個?!錯綜百感交集,我寫你也未必會想讀這樣的故事。對,像是虛構般似的,寫出來怕你說我浮誇。我還是只讀不寫好了。讀過了余華的世事如煙或是 James Joyce的Finnegans Wake嗎?小說早已油盡燈枯,告訴我它葬在哪裡,我會去憑弔一番。

從山腳走回來,差一點就可以受酒樓特價下午茶的恩澤,但我們早到了。點了燒腩仔,很肥美的燒腩仔。很肥美,因此我需要可樂,有可樂就甚麼肥的都吞得下。吃肥的要可樂來消滯、沒胃口吃不下要可樂來開胃、吃火鍋時很熱要飲可樂、吃魚生時最好可以飲可樂、抽雪笳時需要可樂、吃薯片時要可樂、麥當勞買餐時請跟一杯可樂...要喝可樂我有一百個藉口,層出不窮,要幾多有幾多。朋友說年紀大了,喝一罐夜晚就會睡得不好;我說我喝少過一罐夜晚就會睡得不好。她說是藉口。你說甚麼也可以,給我繼續喝就甚麼也可以。

給老爸倒茶,我說茶很濃,還是多添點清水好了。怕他喝得太多會不好,因為他已經天天架啡奶茶。他說不,濃一點沒關係。但當然,我也只給他倒了清水。然後腦海閃出可怕的一幕。有一天,我想從罐中多添一點可樂到玻璃杯時,有人倒進了清水,然後說:「可樂太濃,還是多添點清水好了」。看到稀可樂,會發癲。求你不要這樣對我。似乎喝支裝的比較安全。
這就是所謂的居安思危。


Sunday, April 03, 2005

Friday, April 01, 2005

香港新浪潮概論

要追溯香港新浪潮電影,必數城市故事。其實新浪潮一詞泛指香港八五以後的電影,無論是香港獨資抑或是合資的電影作品,當中電影語言由於受到全球一體化及溫室效應影響,導致拍攝時有飛紙仔情況出現。當時冒起的導演很多,其中被稱為新浪潮電影的代表作為《富貴迫人》、《富貴再迫人》、《富貴再三迫人》,打破電影從續集去到部曲的局面最。近南加州電影學院一名學者發表的論文提到,魔戒三部曲及 Martix,無論形式及概念上,都深受香港新浪潮影響。

新浪潮電影中的特點,在於拍攝技巧及燈光都富有八十年代未,香港前後現代時期的風格。新浪潮導演當中,有大部來自法蘭克福學派,祟尚新馬克斯主義,所以在電影內,你不難找到一點點共產色彩。

其實打從《表姐你好0野》及《開心鬼放暑假》問世之後,香港新浪潮電影開始成熟時間。當時的剪接追求理論性,特點為踏實的快,將香港人的飄逸帶到另一個層次,現時香港的殿堂級導演王家衛,當時就於片場內從低做起,半工半讀,於香港浸會大學畢業,同時為《九一神鵰俠侶》撰寫劇本,一嗚驚人,並獲得獎項提名。

如果要為當時的浪潮下一個駐解,可以說,香港正受到新思想的衝擊,傳統的拍攝手法面對成本及觀眾的品味而改變。新浪潮除了為電影裡面的浪漫與兄弟情加入勞動無產階層的細緻心理描寫外,亦同時撇除了電影一向用男性視點(Male Gaze)的敘事手法,令一向以男性為中心的香港電影趨香女性化,最好的例子有《川島芳子》與及《東方三俠》。新浪潮有這種趨勢的主要原因,是因為受當時政治環境影響。加上戴桌爾夫人於八三年到北京簽署中英聯合聲明時,不小心在天安門滾下數級樓梯,令一眾當時還在求學的新浪潮導演意識到女性地位無論在政治社會及經濟方面正不斷提高,因而在他們的電影裡面,女性的形象不再是一種由男性視點衍生出來的幻想。具代表性的電影包括有"運財五福星"、"等待黎明"、 "上海皇帝-杜月笙"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