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28, 2008

陳日君聖誕牧函.comfort zone.零九

一.
我並不信主。不是不覺得有主,只是那一套在我不合用。但陳日君的聖誕牧函,無論你信什麼都應該讀。重點是,再一次指出,我們社會上所謂最優秀的人,原來最禽獸。要做一般人認為優秀的事,即是賺得錢多,原來要如此仆街。策劃這些操作的當然仆街。而下面那被迫些參與操作的人,或許不是一樣仆街,但其實都仆街。仆街在,接受優秀的教育後,得到比一般人優厚的條件,最後又不過是在幹垃圾。仆街在一般他們都不認為或不知道自己在幹垃圾。人之所患,莫甚於不知己惡。但也許,到牛市再來,這年的一切又沒人會記得起。股票我都有買過,這個遊戲實在好玩。最初好玩在贏錢。不用問贏多少。我們這些只能買一萬幾千的,說實話,贏的,怎可能多過一千幾百。後來好玩的,是贏自己隻鬼。跌不怕,升不追。我覺得是今年自我感覺最良好的事。然後,512後說過今年不旅行,就真的沒去,好幾次差點要訂票了都沒去。Hermes杯沒買,Zucca減了沒買,Klasse S沒買。雖然最後,因為某些理由,在ab和mj買了一點。這是我暫時的極限,尤其在出了bonus之後。祝願零九keep得住這樣子。

二.
我們在談論到底來年會有多差。結論是,好九八少少。可九八是啥樣子,我不知道。那年不是跟誰在吃就時跟誰在床。都是十七歲的日子。可幸的,是廿七歲這年的心態還差不多。自在最緊要。自知最緊要。

三.
跟她談到了comfort zone的問題。因為近來總像是碰到好多uncomfort的位。工作上、自己的事上...我們常說他她它只懂躲在自己的comfort zone,是指責。近來我在想,走出comfort zone那不是很蠢的事嘛。令自己uncomfort,很stupid,違反人性的。但人總不能躲。太細的comfort zone還不是一樣stupid。那我們換個說法,就要自己的comfort zone大點。說起來比較合理,做起來也比較合邏輯。願你很快pick up,版圖會慢慢慢慢變大,自己就會越來越堅固。我都會繼續學習好好做人。

四.
分別看過幾個算命,不約而同地說我廿八歲發達。不信是呃你的。如此美好,為何要不信。零八我覺得自己大得好快,堪稱一晚長大,知道修為重要。 不論任何層面任何status,都要莊敬自強。發生過的一切並不是今日荒唐的藉口。沒一樣東西是因為舊時咁咁咁所以今日咁咁咁。今日咁咁咁就是因為你今日還是咁咁咁,根過去無關。發達緊要,但最緊要有品。如果有一日我冇品請不要同我玩。

五.
零九,希望我身邊的每一個你們都好。

Tuesday, December 23, 2008

Monday, December 15, 2008

A Great day with 東區之友!!! ^O^ - TTTT (^0^)/ - #aggrf

A Great day with 東區之友!!! ^O^ - TTTT (^0^)/ - #aggrf

Posted using ShareThis

Monday, November 24, 2008

dear ibankers

一.
地獄式做工,加生日會,加去飲,整個星期都吃得太飽,整個星期都迷糊。想讀書時總去了打機,想打機時我又不知覺的睡去了,要睡的時間我反而醒著。亂。到底,我(們)有幾多時候,能夠說做就真去做。

二.
中學同學晚間小聚,兩個都是英國讀營養回來的。現在一個是半PT,一個賣藥。兩個都曾經令我有唔想再同佢地講野的衝動,但最後還是繼續一起喫煙吃飯的。賣藥的最近有麻煩,因為新男友住在屋村。爸媽不喜歡,其他朋友問你唔嫌佢local。她問我,她是否錯了。我問,他是不是一個好人。她說是。我說一點都沒錯。她問為何其他人會這樣。我其實想說唔係下嘛。但還是簡略提出了norm does not mean it's normal or rational or righteous的想法。不過還是加了句,那些他們都沒錯。但我個人質疑,像他們那般生活,可以有多快樂。最後她說,她曾經都那樣。別人有什麼,就覺得自己要有什麼。於是跟過每個weekend都帶她去wakeboard的人,未夠三十歲就架BMW的人,但發覺自己總是不太快樂。說下去就是,好彩我唔係做ibank,好彩佢唔係做ibank,好彩半PT都唔係做ibank。

三.
why ibank?是咁的。問她唔嫌佢local咩那個她,本來是她由細玩到大的好朋友,但年前入了Merrill Lynch,整個人就變了,變得會嫌人local。最大問題是,其實誰不是local... 說起來都怕。我見過另一個,都是ibank的,食一餐飯,八成時間在鬧個市唔好,個環境唔好。第一,請問,點解個市會唔好先。(做人唔該有D廉恥) 第二,個市好時,你班人就最好,個市唔好時,點數都不是你們最差。為什麼,你們是應該特別好的嗎。(而你們其實都已經比較好的了,仲嘈) 那些遊戲,好多人都可以入去玩,但實際有幾多人識玩,和有幾多人玩得掂。玩得掂,也許你都能在不斷的買和賣之間貢獻一下社會。要不,怎麼買怎麼賣還都不是一個自以為事是的凡人。

四.
最後,故事教訓係,唔係唔好做ibank,而係無人係天生特別應該比別人好。

五.
葡萄撚?!我係同時亦唔係。道不同,作為唔點再算係朋友,我唔想浪費時間聽優秀既你既廢話。我葡只葡萄,越有條件的人,總係越唔撚識做人。

Friday, November 21, 2008

some update on cameras and films

http://www.polapremium.com/
it's sth initiated by unsaleable.com. dunno it's going to be like an online shop or it's just another gallery. anyway. looking forward. but, i still have thousand of polaroid left dusted in my room.

http://www.japanexposures.com/shop/
former Megaperals. they sell many japan exclusive items. dun compare to the original price in japan. coz you can never have that price unless you go japan. well, wanna get that FUJI MINICOPY....

but the fact is, the 3 rolls shoot in Ha Baak Nai are not d&p yet.... a month already..... i should have fin them before i buy anything new.

Monday, November 17, 2008

星期六﹐難得早起﹐金鳳喫過早餐﹐不經意的鑽進了書店﹐買了好多。但先看這個最終沒買的。

如果你贏了樂透彩,你想做怎麼?派瑞的奶奶要來一趟豪華的夏威夷之旅;派瑞最好的麻吉凱斯要去墨西哥,把所有的銀子都用來把妹、暢飲龍舌蘭。至於派瑞呢?他想……

派瑞的智商只有76,可是他不笨。他有個又酷又聰明的奶奶,把所有的生存技能都教給他:她教他要把事情記下來;要每天背單字;要每星期都買樂透彩;更重要的是,教他誰可以信任。奶奶總是說,派瑞已經夠幸運了,因為他四肢健全、又誠實正直……

樂透人生
作者:派翠西亞.伍德
譯者:鄭淑芬
出版社:時報出版



奶奶把所有的生存技能都教給他﹐包括要每星期都買樂透彩。很有意思我覺得。沒買只因為買了太多。其實還放棄了 書面是有個橙在哭Nothing Rhymes with Orange。我雖不是詩人﹐但對對乃我等朋輩間的習慣。見到押哂韻又豈能不動心。不過項塔蘭實在太貴﹐又不能不買。一次過買太多﹐最終都是原封不動擱書架上。所以好些想要都沒買。
「我逃亡了大半個地球,才學會什麼是愛,什麼又是命運和抉擇……」
比《群》更厚的史詩大作!強尼戴普演出的真實人生!
我曾是在海洛因中失去理想的革命份子,
在犯罪中失去操守的哲學家,
在重刑監獄中失去靈魂的詩人。

《項塔蘭》以作者斑斕傳奇的親身閱歷為基礎寫成,揭露了光怪陸離的人生風景,探討罪與罰、愛與背叛、熱情與救贖等終極的人生課題。小說內容經多次易稿,手稿兩度在獄中毀去,前後書寫時間超過十年,始完成這部厚達千頁、卻令人難以釋卷的文壇藝術傑作。
傑作與否﹐未知﹐未讀。但這個人的經歷實在有趣。
葛雷哥里.羅伯茲(Gregory David Roberts)出生於澳洲墨爾本,他的「真實經歷」比任何小說都更具傳奇色彩,從學生時代就是個激進的運動份子,活躍於各種反戰、反法西斯、反政 府組織,深信自己可以改變世界。優異的天賦,使他成為大學中最年輕的哲學和文學講師,卻在25歲婚姻破裂,失去妻子,更失去五歲愛女的監護權。他選擇用海 洛因來填補生命中乍然到來的空洞,從一個理想主義者墮落為毒蟲。

上癮的需求逼使他拿著仿造手槍,以全套西裝打扮、溫和的談吐、禮貌的舉 止,去搶劫銀行,因而獲得「紳士大盜」(The Gentleman Bandit)的封號。被捕後,24次的搶劫紀錄換來19年徒刑。兩年半後,葛雷哥里.羅伯茲於光天化日下逃出澳洲最戒備森嚴的重刑監獄,短暫停留紐西 蘭,然後流亡印度。

這段長達八年的印度流亡歲月,便成了《項塔蘭》最真實的藍本。1991年他在德國被捕,決心坦然面對過去,入獄服刑。1997年獲釋出獄後,他著手寫下《項塔蘭》這部厚達千頁的自傳式小說,2003年出版後一鳴驚人,使他成為專職暢銷作家。

三段一生﹐看著看著就彷彿看到命的深度。要你陷多深都可以。但要是爬得出來﹐竟界又不同了。甚麼都有可能。長大了﹐要上的課沒預定schedule﹐沒課室﹐沒老師﹐沒功課deadline。要學﹐那裡都有得學。在乎自己而已。

Monday, November 10, 2008

what you wanna 交換?




甚麼關係也是一種交換,最難的一種叫用愛換取愛,用青春時間心機靈魂去換闔家安逸反而容易。

Qoute from 甘比得寵之謎 by 南方舞廳

Saturday, November 08, 2008

街市

平常的週六下午。因為紙巾用完,走過去街市買。買畢,走到路口,見有婆婆賣十蚊一份翻版卡通人物文具。婆婆的年紀,該是在家弄孫看電視的。忽然想起去仁愛之家做義工的朋友。good。可以有原因幫襯婆婆,又有禮物給小朋友。佰五蚊,十五份,加紙巾,堪稱拎餐死,不過很快樂。可能沒真正幫上了甚麼,但至少時刻記著幫得幾多得幾多。也別傻,如此的事,是絕不可能使我們朝向天堂多走一步,更絕不會令我們從此擁有好人的lable囉。我只想說,做了,開心啲,希望你們有機會都做多啲,就是了。繼續,地獄見喇朋友。


ps. 我在街市遇見利孝和夫人!

Friday, November 07, 2008

it's magic

我跟熟識的陌生人們喝了一晚酒,談了好些事,和萍水相逢式的交了心。愉快,因為再一次確認你們都是好人,還有你們心地好的力量。雖說你們口賤程度驚人,但我同樣作為一個八婆,請容我沾你們的一點光。有人這樣努力我只覺得光榮。如果我們的好抵不了我們的mean,就讓我們於地獄再見。在地獄,要是我們還能這般風花說月,都是沒問題的了。

Wednesday, November 05, 2008

好彩到哩

我打從個心底覺得好彩。
好彩無乜特別野未發生過,好彩遇到肯真心喪片我的人,
好彩我個人無乜自信心,真係好彩到暈。
我個樣乞人憎,但好多個你們都知,
心底裡,除了叻,我什麼都願意真心地認。

Tuesday, November 04, 2008

季度教訓系列之二

有關認真傾計,是需要學習的。認真,不在於落力與否。不知有幾多時侯,我們對我們的說話都寄予某一程度的期望。想你逗我。想你鬧我。想你認同我。想你緊張我。想你憎我。想你記住我。甚至,有時,會因為想得到某一個反應,而說某一些話。因為當下一刻我要你愛,我就對你說愛。所有事隨心,是絕對可以的,如果你心地人品都頂好。要不,只要有一丁點私心,所有事隨心都可以很災難。

傾計需要學習,是學用心傾,而不再為期望而傾。用心傾,是想你真切的了解。全面的了解,然後給你最真實的反應,好讓我都能從你的反應中了解你。你可以逗我。你可以鬧我。你可以認同我。你可以緊張我。你可以憎我。你可以記住我。學習面對自己最不接受的自己,學習讓你看見我最不想讓人看見的。要是我們只一路不斷期望,就算手牽得再牢,其實我們都並不是一起走。我們只是一手拉著別人走向自己所期望的。拉扯得多,會累。身體並不可信。今日我最能對你的挑逗反應,明日總可能殺出一個更會挑逗我的人,who knows。人心好多時都一樣脆弱,但至少我可以相信你真心過。不要給身體的反應帶你走。不要以為身體最可信。身體在走但你人沒走,也是沒走。

Sunday, November 02, 2008

季度教訓系列

季度教訓聚會系列,我而為我會說好多,但沒有。再一次証明我又走入了失去知覺的狀況。所謂失去知覺,並不是沒感覺,只是沒反應。anyway。

有幾段還是想記下,好提提自己。早前讀到別人的誌,寫到「在聖經裡﹐當提到男人與女人有性行為時﹐原文(Hebrew)是用一個詞「know」。就是﹐the man knew the woman。好貼切呢﹐不是嗎﹖」。當我還猛力點頭表示同意之時,噢,原來眼睛又給一粒米擋住了。不是說不對,而是要有某些前設,statement才能成立。intimacy可以是to know的其中一個channel。不過當我們的都身體毫無保留地給對方挑逗與反應的時侯,並不代表已known。我又想起讀過誰說(好像是南懷瑾老師... 我不肯定),人總以為讀過經文,明了箇中道理,就等於走上了修行的路。實情又是,大愛可以被閱讀,但讀了不代表你做得到。要埋牙可其容易,要認識則有點麻煩。麻煩在於,有些東西,你根本不想有人知道,或根本連你自己都不知道。有幾多個我們願意面對這個課題。埋到床有幾多個我們會認眞傾計。

是夜聚會設於Caprice... 唔會再去的了。我點了個魚,一般過一般。比較之下,頭先去太安樓吃的那串炸大腸和糯米飯仲得別D。本來去Sevva的,但一早滿了,唯有下次。尾場本想轉戰chocolux,但又等唔到位。想喝熱檸茶的我們隨便就進chocolux對面的店,原來是沒有熱檸茶的,連任何熱飲都沒有。好在夠靜又冇人。

Tuesday, October 28, 2008

最怕你唔貪

嗯... 海嘯嘛﹐怕嗎。浪推過來怕站不穩﹐水退過去又驚露了底。我都怕﹐怕原澗再沒鵝肝飯﹐怕zoe的1459賣光﹐怕沒雜誌好讀﹐怕沒戲好睇﹐怕沒菸抽﹐怕自己很假。我不怕你覺得我假﹐但我介意自己變得虛假。菸還再抽﹐<親密>中林嘉欣獨白一場很好看﹐家裡頭仍有一本Brutus跟Commercial Photo未拆封。剛才又吃了一碗源澗鵝肝飯﹐和zoe的1459、earl grey cream brulee及double decker。怕悶怕 支力 怕飽怕餓﹐就是不怕大浪。


double decker from zoe

Friday, October 24, 2008

世事都給你看透.jpg

reader的top recommendations內,看見某誌的description為"(REMEMBER TO LINK ME! AND SHOW YOUR FRIENDS) LEAVE COMMENTS!回貼! LEAVE COMMENTS!回貼! LEAVE COMMENTS!回貼! plz."我好奇,是不是真有作用的?還是一個曲線來的?搞不清呢。我要不要都寫如此之類的呢。還是xanga般每篇之後都加句"(@`▽´@)呵呵~~CMCM吾留仆街呀~XD~~"有陣時就算我寫,我都不知都自己在不在意有沒有人讀,或者應不應該在意有沒有人讀。寫來幹嗎?要寫得讓人明白嗎?根本本人多數時間都自大地認為很多感受,寫得再清楚,都不會有人明白。理據在於,最親的某某也可能不明白,憑什麼我會覺得,我文字的表達能力,足以令一個路人,在未扣除的的了了等閒字都只有三百至四百字的文章內,可以明白些什麼。我要申明,不明白不一定是別人的問題。正如我也有很多對於別人的不明白一樣。情緒感受困在人身體能之內,你我只能猜度,從沒可能直接閱讀。這才是真相。就算不能明白,不清楚為何而寫,我希望,交心還是可以的。要交心,坦白就可以了。

Thursday, October 23, 2008

大業

隔了好一陣子,相片才沖好回來。看著看著,豬潤餃子的味道好像仍留著。真係好食到癡線。
yum

是夜為細晴七歲生日,我們一班大的卻搶著玩她的Handbanz。這個妹,很幸福的。幸福不在有好多玩具衣食無憂,而是爸爸媽媽都教得很好。好不在考試高分或懂得表演琴棋書畫跳舞唱歌兩文三語,而是心地好有manner。有些小朋友,不是不好,只是三五七歲就已經太識做人,或者太知道自己的權利卻又未懂得義務。很可怕。

看著照片,想跟她說,你要好好保留這一個心情。即使有一日,世界要你武裝起來,盔甲底下你都仍然要保持著爸爸媽媽給你的這一個胸懷。長大了,能幹一番大事當然好。但所謂大事不是大錢。你看,看那個中信泰富。要賺錢好多時就是要這樣荒謬了。要違背良心,蒙著眼去做事不難,只要有一點好處可能你就可以。但要守著底線和原則,你卻要跨得過這些可能不斷出現的關口。這個一點也不易。這個才是真正大業。這世界會蒙著眼抓錢的人太多了。希望你會找得到一個自在的位置。

Miss Hui 2008
she win

Miss Hui 2004

Tuesday, October 21, 2008

蕃薯.栗子.鵪春蛋

入秋﹐那夜下班﹐老遠處飄來久違的香味。我記憶中﹐那是屬於鴨巴甸街的味道。因為堅道惠康門外有全世界最好味的燴蕃薯﹐香得像鴨巴甸街被蕃薯包圍住(不知伯伯還在不在﹐他夏天會騎單車在衛城道賣豆花)。可惜約好了飯局﹐未能即時要一個。隔天周小姐約晚間小聚﹐一心想下班就去地車站外買。就是這樣的喇﹐準備好買﹐它就不出現。亦因為這樣﹐你更加掛念那味道。不服﹐他們說北角可能有﹐那就一直走一直就到北角。買到了﹐兩個蕃薯一磅栗子。已經不是往時的味道﹐栗子更不能與北京的相比。我還是吃得很開心。我記得以前的味道。當份子料理打亂了人們後﹐我還記得甚麼該是甚麼味道甚麼質感。我甚至興幸﹐自己吃燴蕃薯比吃份子料理開心。

今夜﹐走出地車站﹐又見到雙手套著變得黑漆漆的勞工手套的嬸嬸。一個蕃薯﹐半磅栗子(很好味﹐不封喉而且有栗香)﹐半打鵪春蛋﹐沒可能更加滿足了。我還很掛念未有電梯時閣麟街口的炸魷魚鬚、新藍塘羅宋湯、京滬……

Monday, October 13, 2008

不要再喝藥

大夫再次certify我要多去喝藥針炙,直至好為止。天呀藥好難飲。好難飲。一卷山渣餅只夠撐半杯藥。又不好意思多拿人家的山渣餅。咕咯咕咯的就一口將剩低的喝下去。結果是想吐。以前我的藥都要外帶,回家才喝。當然大部份時間都喝半杯就當自己經開始好起來。年紀大,不想再因為病得迷迷糊而浪費時間,所以迫自己喝完才走。連最尾一口,最濃那一口都喝下去。光是想起那味道我就要打震。eeeeeerrrrrrr......

初秋微涼風中飄來一片... 膠

秋天到來。深夜向窗外望﹐對面的大廈、停泊的汽車﹑天空、馬路和我﹐清爽微涼中一切靜止。這天氣讓我重新感受自己的重量。深呼吸﹐閉上眼﹐風在臉上擦過。濕度下降令每個東西再次展現自己的的輪廓。不像夏天的濕漉與炎熱使一切都黏著、融作一團。每年的這天氣﹐當我夜晚獨個望出去的時候﹐總好像感覺到地球上某個地方﹐有一個人會知到我在想甚麼﹐或感受著我一樣的感受。也許那人從不真正存在。也許那人從不需要真正存在。然後又會想到﹐自己在地球之後要去哪。哪裡有風嗎。還有甚麼牽掛嗎。

天氣好﹐可是我卻被派膠。從入表至現在好像是初步入了圍﹐我從未有正式被通知。那是一個因為有人正在執行兩星期的年度休假﹐所以我差不多連續十四日工作至深夜三點的項目。我不介意批評﹐也不覺得項目特別出色﹐但我很介意不被尊重。所謂尊重不是任可唱好或加獎的說話﹐是請給我應有的project ownership - 當我為項目落力過之後。我幹的事﹐好的是我的事﹐壞的也是我的事﹐但現在變成了與我無關的事。是你的我不會拿﹐是我的也請別太過份。也許在別人眼中﹐如此一項有vendor的項目工作量不多。而實際是﹐沒太多人有這類項目的經驗。vendor只擅長visualization﹐整個spec and requirement以至user experience及copy甚至CS﹐你可能不相信﹐但我誠實的告訴你﹐除了media部份我沒涉及﹐其餘大部份都由我自己一個人處理。包括同時對client及vendor。有同事說可能是無心之失。那我只能將此評為很差的team management。我知也許無謂﹐但我未夠道行做到毫不介意﹐甚至其實我為此事而十分勞氣。但我必需再一次表明﹐不是因為獎﹐是尊重與否的問題。是我心多心急或是甚麼﹐暫且先觀望﹐需要的時候會出聲。

我很尊重的朋友經常提我要做個make things happen的人。我明白認同﹐亦在努力中。最叻的人不是賺錢多的人﹐是make good things happen的人。我願我自己有一天可以make things happen之餘﹐可以不介意credit。也許應這樣說﹐不只不介意﹐而是別人根本無法take your credit。當你做到別人無法跟你一樣的時候﹐就不再要介意credit﹐只要介意自己做得好不好﹐和有沒有盡力。

Sunday, October 12, 2008

點解呀

一.
繼face detection之後﹐平民DC再推motion detection。點解呀。點解要讓一切都彷彿在計算之內。算得到的嗎。有需要算嗎。請問幾時有motive detection或者emotion detection。

二.
渣打下月中再與雷曼苦主會面
一批購買雷曼相關股票掛勾票據的市民,今早到觀塘渣打銀行辦公室,與銀行代表會面……渣打亦將研究成立獨立投訴小組,調查今次事件。但有客戶就認為,會議沒有實質內容,又認為銀行方面始終未能解釋所出售產品的詳情,要求銀行退回全部本金。

"銀行方面始終未能解釋所出售產品的詳情"。點解呀。賣果個到唔知自己賣緊乜。Sales之流你就話當佢傀儡﹐那銀行management呢?做金融的不都是精英嘛﹐該是好醒的對不。算到盡就是最聰明?點解呀。唔係囉。埋單你就知。

三.
晚上看著亞視(點解呀﹐點解會睇亞視)時事追擊﹐講四川。化工廠建在地震帶好危險﹐有人上報冇人理。化工廠震毀後洩出有毒物﹐環境被污染﹐有人因毒物致死﹐但冇人報導。有人上書﹐卻被軟禁。然後化工廠現繼續開工。點解呀。

四.
今日見到有銀色50th anniversary lego brick都無買到。我唔知點解。但或者都唔需要知lu... 仲見到呢個。Taj Mahal, total 5922 pieces in box. 好想要﹐但唔ship 香港。香港水貨order要貴30%... 點解呀。


Friday, October 10, 2008

邏輯筆記 II

when it's a norm,
doesn't mean it's normal or rational or righteous.

Friday, October 03, 2008

要命


舊朋友突然來犯左手。已經兩年多沒來了。
看上去很得人驚,實在亦很得人驚。
痛不在話下。我其實不怕痛,慣了。可怕的是酸軟發麻帶來的無力感。


跟我的手同樣的漲起一舊舊。咕口臣來的。那天在addiction見到已經想買。
拿起一看,價錢跟去warehouse買一件undercover的薄褸竟然差不多。
說是RCA出來的新貴,所以可以如此貴。
今晚在網上抓來了,還有Design against Trend
比香港平一點點。um.... 想買。


Tuesday, September 30, 2008

殺人放火金腰帶 修橋補路冇屍骸

Source:
http://appledaily.atnext.com/template/apple/art_main.cfm?iss_id=20080930&sec_id=462&subsec_id=830&art_id=11664546

Edison 出 山 繼 續 玩 自 拍

因淫照事件而避走美國的陳冠希(Edison),最近高調登上本地一本潮流雜誌封面,宣傳其創作單位CLOT的最新時裝產品,看來Edison已正式出山。據悉相片由他在美國親自操刀,並揀選雙手合十的甫士作封面照,謂要以新產品宣揚互愛精神。

Edison又親自撰寫內文,不過他仍然筆鋒偏激,稱要「戰勝霸權的壓迫,以及他們對法律、裁判及傳媒的操控」,又指「要為下一代注入希望,帶領他們進入公義及平等的未來」 。

Son Edison 又親自撰寫內文,不過他仍然筆鋒偏激,稱要「戰勝霸權的壓迫,以及他們對法律、裁判及傳媒的操控」,又指「要為下一代注入希望,帶領他們進入公義及平等的未來」 。

Son 公義? fuck you, what is 公義 sin?

malayer 佢呢D呢,喱埋揭下書就出黎傳道架喇,原諒佢喇。「 戰 勝 霸 權 的 壓 迫 , 以 及 他 們 對 法 律 、 裁 判 及 傳 媒 的 操 控 」

malayer 睇到,我真係笑架..><

malayer 我反而唔明點解東touch真係咁義無反顧.....

springrollist 世事都給他看透

malayer 無論經過咩事,都可以繼續無咩醒覺,呢d 先係真功夫。

sheungyee 解左哂霸權又。

sheungyee 錯哂。

axewong 他是性戰組織領袖

Son 用性戰勝霸權的壓迫, 解放全世界女藝人

malayer 佢覺得霸權係傳媒呀~黎智英呀~

Sunday, September 28, 2008

Confession

一.
嚇爆全hong kong preview nite,我與公司同事去了。不外乎在陰暗角跣出來嚇你、扮好兇惡地不眨眼望著你和突然很用力在你身邊拍牆發出巨響。頭五分鐘我驚了﹐但來來去去都是跣出來好兇惡和很用力我後來就忍不住狂笑。跣出來那些演員膝蓋上都有裝置﹐令他們跣出來時﹐膝蓋跟地面磨擦從而發出火花。好不幸地﹐本來演員看準了一個很好的時機﹐在轉角位sip一聲跣到我前面﹐我是應該驚的。但﹐好不幸地﹐他的火花裝置﹐齋跣冇火。我好大聲笑問﹐點解冇火先﹐搞錯點解冇火先﹐令同行好些本來冇火都會驚的同事都唔驚﹐該名演員亦只唯有好尷尬同時又好兇惡地望著我。後來我想say sorry﹐我知這樣跣一晚是好辛苦的﹐就算我唔驚亦唔應該大笑令其他人都唔驚他。其實他們都很專業。

二.
仍然是嚇爆全hong kong。鬼屋內我和同事行隊尾﹐突然有隻女鬼在我後面叫我﹐問你行最後你唔驚呀﹐我已經笑了﹐她追加一句因住有鬼黎捉你呀。此時我才看真她的臉。她的粧是蔡燶華粧!100% opacity 的眼影鼻影及腮骨影!對白加蔡燶華粧﹐我忍唔住指著她笑。笑到我同行的本來驚的同事也跟我一起笑。但女鬼若無其事繼續扮好兇惡。後來我想say sorry﹐就算我唔驚亦唔應該大笑令其他人都唔驚他﹐更加唔應該指著她來笑。其實他們都很專業。

三.
前輩再來電﹐半笑半鬧說知我怕﹐怕衰嘛。我說我認﹐你說甚麼我都認。又實在的我真心怕。但其實我想說﹐我冇得怕﹐因為其實已經衰左。

四.
昨晚貼的link是廣告。但必須再貼一次。我未看的﹐但覺得唔會係唔好睇。

親密 Claustrophobia

香港Hong Kong / 2008 / 彩色Color / 35mm / 100min
廣東話對白,中英文字幕 In Cantonese with Chinese & English subtitles
導演Dir: 岸西 Ivy Ho
主演Cast: 林嘉欣Karena Lam, 鄭伊健Ekin Cheng, 許志安Andy Hui


2008東京國際電影節競賽作品
Official Competition, Tokyo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 2008

由 編轉導的岸西處女作,繼續遊走於她擅長的愛情小品路線,法國學成歸來的林嘉欣與演技漸入成熟的鄭伊健繼《戀之風景》後再續情緣。故事發生在辦公室含蓄又微 妙的愛情,狹窄的桌縫間讓員工之間變得親密,OL女生尋尋覓覓,陷於已婚老闆甜蜜又苦澀的情感空間。片中簡簡單單的五個人物,八場戲,典型的獨立文藝小品 格局,讓岸西更能拍出男女間錯綜複雜的感情瓜葛。林嘉欣演出擔了很重感情包袱的白領,內心戲手到拿來;金牌攝影李屏賓和著名造型奚仲文的加盟,讓岸西的文 字化成花非花的迷人畫面。繼《甜蜜蜜》和《男人四十》後,岸西的《親密》再次觸碰觀眾心靈深處。



本月食事

緻好茶館
星期五晚,金鍾開會完畢,抽起條筋要食西餐。八點幾九點,過Press Room搏一搏,要等二十分鐘,咁算囉。行過去Al Dente,門口排到非法集會咁樣,ok fine,走囉。本諗住返星街再食一次果間沒名字的日式燒,但實在太餓,行落泥街求其有位就入。緻好好多位。又唔係唔好食又唔係貴,唔知點解會咁多位。食過午餐,家常菜,勝在材料靚,home made菜肉雲吞都好味。叫左菜肉雲吞、煎銀雪魚、雲耳炒蜜豆及蛋白薑粒炒飯。唯獨係蛋白薑粒炒飯差D,唔會再叫。哩間野唔靚裝修的,不過靜靜地又唔係坐得唔舒服,可以再去。

Cafe O
星期六晚,十二點幾嘅中環,二十世紀少年完畢,唔想食茶餐聽或魚旦粉之類。上左車先呻笨點解唔行去flying pan。行過駱克道,有kabab有thai,都是唔想食的。盧押道cafe O囉咁。收一點,有pasta, pizza同 all day breakfast。叫左個pizza同一份sandwich。個mushroom pizza出奇好食。夜媽媽有靚pizza食,可以再去。

Press Room
話去好耐,順便過classified買個honey tasting pack。卒之星期日去食左個brunch。先叫左egg royale同black truffle fettucine。前者係其實係egg benedict加smoke salmon加包,哩D穩陣,個味唔會好錯,turn out係穩陣地好食囉。後者未食齋聞都香到死,食落當然好好味。不過brunch份量偏細,食完要再叫。後來叫多左Tarte à l’Orange同waffles,兩個都以後唔洗左叫。早知要Crème Caramel。我後面坐左一檯三個女人。所謂三個女人一個墟,而當三個女人都係講國語的時後,就更加令人難堪。吱喳到我都無心機繼續坐,食完就埋單走。一路行落中環,H&M, Comme, eYe, Hoods, MMM, 基本上一個崩都無跌(响nike買左件sweater唔計),非常好。點知落到188就買左崖の上のポニョ手稿......

金城茶餐廳
筲箕灣東大街爆好食茶餐廳,係我的同事帶我去的。炒粉麵飯好好鑊氣,首推斑腩炒河、摩囉雞飯同焗豬扒飯。勁大碟的,各位小心叫。

D17
well... 係因為有人生日先會去。係上樓的,食西式海鮮的。野係幾好食,但本人覺得熟嘅好過生的。但我都好俾面食左兩隻生蠔。我本來係唔食生蠔的。又OK喎。除左一般的cocktail sauce,佢仲有個話係自己研發嘅thai sauce,有香茅味的,幾好味。生嘅有深海龍蝦同蝦,佢地話深海龍蝦好喎。熟嘅有聖子、大蜆,兩個都好好味。仲有個溫泉蛋都good。俾佢吹漲的有shooter式mushroom soup。一小cup shooter咁嘅size,cappuccino d泡咁嘅texture,但又真係mushroom soup咁嘅味。問果度D人,話係特登㗎喎,係份子料理嘅方法處理過(我即刻諗起紅豆壽司),將個湯打碎成泡,無咁膩喎..... 甜品佢地仲有鵝肝朱古力,周小姐唔小心食左一粒,個樣立即變晒。真係九唔搭八之最。令外又叫左好立克雪糕加honey comb。唔係好甜又好香麥味,個honey comb其實係D類似叮叮糖嘅野,總之無老點你係好食。

埋單幾貴﹐加上間野唔係特別靚﹐所以冇乜特別事應該唔會再去。



仲有間喺星街頭嘅沒名字的日式燒,好味到.... 尤其個燒魚頭!但我响openrice揾佢唔到。而家睇緊蔡瀾,佢連許留山都講呀救命。



好野黎, 買飛睇la

http://www2.cinema.com.hk/revamp/html/list_detail.php?lang=c&movie_id=3653

Wednesday, September 24, 2008

那風



從中環廣場走過會展那一段沒屏障的天橋
風大得像世界末日

Monday, September 22, 2008

最唔型

導演前輩臨放工時來電,她總是久不久來電看我死未,或死得出些甚麼來沒有。當然還是死唔去而同時甚麼也沒死得出。雖然,很巧合地,週末當我在為一項無聊的工作而加班時,我在想,在認真地想,我這個人老是他媽的那麼多情緒,是天要我實在地被如此虛無的事繼續虛耗下去,還是我該拿它來做點實事。當然是,諗完就算,繼續埋頭去舖排我的powerless的power point。

好了,說回那通電話。導演說要去東京電影節,很好呀我說!說做導演最唔型,很真呀我說!說著誰誰誰都咩喇點解你仲唔咩先。我話佢地咁都咩我點敢咩丫。她說做左先算喇。我話我做左可能我會變左好似佢地咁咩就死喇。她說除非我自殺她才會信我咩左,因為如果我咩左我肯定會自己接受唔到自己。i am so flattered。多晒。但我還是真心的,跟她說了要用我的話隨時出聲。然後更講了三次,不如你俾個角色我做。她問我你真係想做,我話真係想做,她說好她諗諗。嘻嘻哈哈了一句鐘。下次香港首影見喇。很好的人,她的戲希望你都會買票去看。

好了,說回那些情緒的事。她問了好多次你不如咩喇。問了半年。今次好因為我剛剛隨便又認真地想過不再虛耗的事,通話之後,離開辦工實的路上,或許真的是時侯。情緒好多,但我想說甚麼。翻來覆去,零碎紊亂,你估真係戀人絮語咩,只是完全不成大氣的一堆野。我失去了statement。我們在笑誰誰誰,但起碼他有statement,他有東西要告訴別人。就算他要說的是他是才子,先別理他有沒有可能是才子,再爛的好歹都是一句statement。我根本沒甚麼好說,更加沒甚麼需要說。這是一件要多打擊有多打擊的事。但願跨得過。meanwhile還是入廚房沖薑蜜。

Friday, September 19, 2008

有關蝕桌

有時代表只拿你應該拿的份兒。寫完,我自己都覺得過份。但,現實真相是,執輸行頭慘過敗家。有得攞唔攞盡,是笨是蠢是冇發達。可以行使未必屬你的權利而不行使,可以走捷徑而不走捷徑,是你太天真囉。太多人過度行使權力,所以萬六點都仲有得跌囉。太多人走捷徑,所以世界再無正路囉。全世界都係捷徑的時候,咁捷徑仲是唔是捷徑呢。只拿應該拿的份兒變成等於蝕桌,我建議生小朋友之前要諗清楚。你一係幫佢google map到一條實在正路,一係幫佢搵到一條真正捷的捷徑,如果唔係,唔好生唔該,你話我話嘅。

Monday, September 15, 2008

有關愛

往粉嶺的火車上,擾民的電視播著新聞,報導有關三鹿的事,再多一名嬰兒因腎衰竭去世。我在感慨國家不知要過多幾多年才會比較像樣,我爸說上面的人根本對道德毫無感覺。上面的人。我不禁問,香港好得了多少。五十三歲男教師夠膽辯稱與十歲的事主真心相愛,以為與事主有親密關係屬自然及正常。愛完來是大晒的。但到底什麼是愛。十歲小朋友口中的愛,就因為拿了你一部NDS而被你任意扭曲其意義。好可怕。就算現在小朋友早熟,真心愛了,又代表可以幹大人愛的時候所幹的事嗎。當然是籍口,奇就奇在有膽講得出。

很老實,真的要計的話,愛也許應該是蝕桌的。本著蝕桌的宗旨去愛的才是愛。對人的愛如此,對世界的也應如此。蝕桌有時代表真蝕(付出多過收穫),也有時代表只拿你應該拿的份兒。安守本份的人才會愛。又當然,什麼是本份,每個人有每個人的詮釋。定位恰當與否,重點在於你有幾多自知之明(要不就不會有港女出現)。定位過程是痛苦的是艱辛的。有人懶去做,有人怕去做。最終快樂與不快樂,受的是你自己,那沒問題。最差的是,這些懶的人淆底的人,好多時令好多其他人受著不必要的苦。對這世界好些,除了學會努力去面對自己,讓自己不成為生產痛苦的人,我有衝動去wikipedia的"愛"多加些解釋。我經常性無故的被歸類為憤青,可能是我偏激掛,但見著一城都是真心膠,好難唔動氣。

Thursday, September 11, 2008

there is sth new every single moment


a new thing again.
look nice but obviously it's a mess at the back end.
wait to see it how it will go.





Wednesday, September 10, 2008

荷媽.我.像離地

一.
劇力萬均的月餅家族令我每日準時回家。那班後生的不好提,但荷媽跟嬤嬤著實的從心底牽著了我整個人。好意外對不?正如我不能明白為可有人會不能明白<色戒>裡面感情與現實的巨大矛盾。不明白也好,代表他們是幸福的人。每天追看,因為好想看見終有一天她們都不再要委屈,都可以安樂。朋友說這劇好嘈,為吵鬧而吵鬧,我心想這城哪處不嘈,而且到處都是為吵鬧而吵鬧的人。anyway。令我看得不舒服的,不是當中無聊的情節對白(老一輩的好戲實在令我原諒了編劇),而是,可否讓荷媽有一下的喘息機會,有一下的釋懷。黐頭芒們除了經常性自己攬作一團外,可否多去抱你們的荷媽一下。我知道,媽媽們都為兒女,兒女好就開心。但,難道連劇都要讓媽媽的自己萎縮到這個地步,擋完刀食完子彈之後,看著你們六個攬完就算冇事。大愛得太大,在如此塵世,很窩心也很可怕。

二.
明天CERN的LHC要開動了。你怕嗎。我們都在等待末日。我怕同時也不怕。我只好奇,如果真的撞開了時間空間的裂口,他們會公告嗎。

三.
按著facebook,profile上見到我的出生日期。突然,在想,那日子很遙遠。遠得彷彿近我沒關係。我真的在那天來到的嗎。我來幹啥?完全記不起。你有懷疑過自己的出生日期嗎。

四.
跟同事去買六合彩,他們笑我被combo。門口被查一次,賣飛窗口內的人再查我一次。

五.
季度南巡,發現工貿內兩個目的地之間有SIFT。其實應該一早知道,只是每次不是落空而垂頭喪氣走,就是累得要死返屋企。今次走樓梯,見到即入。Cup Cake個樣極精緻,我沒試,老闆說味道一般。我的double choco cookie就好好味。Eral grey is Harney & Son的,非常好,跟Mariage Freres都有得fight。

六.
那句忘記怎麼呼吸感覺氣味做人該謙卑沒什麼的。只是不斷的在我腦內繞著,繼天上風箏在天上飛地上人兒在地上追之後。

Wednesday, September 03, 2008




忘記怎麼呼吸感覺氣味 
做人該   謙   卑 






Monday, August 25, 2008

每個人都要面對,且必須孤獨地

因為早前的死訊,我開始再次思考有關死亡的事。我未必清楚要想些什麼,但我知到我必需花時間在這命題上,且要獨個兒去處理。有關死亡,沒有真相,大家都只能透過想像來假切其意義。踫巧朋友在plurk分享這一個 Life Before Death:

...LIFE BEFORE DEATH comprises a series of large format, black and white photographs taken shortly before and immediately after the death of each subject. The exhibition articulates the experiences, hopes and fears of the terminally ill and gives them a final opportunity to be heard.

Of the 24 people portrayed, the majority spent their last days in hospices – places designed to accommodate the dying, where they are able to experience the final phase of their life with as much awareness and freedom from pain as it is possible to achieve. Walter Schels and Beate Lakotta spent over a year working on this project in the charged atmosphere which pervades hospices, where life is pared down to the essentials...
線上有相片: http://www.guardian.co.uk/society/gallery/2008/mar/31/lifebeforedeath?picture=333325401

震憾。不在於如此接近。其實我們只可以到達,而永不可能接近。看見死亡的人,你想到什麼,你想說什麼,你想做什麼,你曾經錯過了什麼。





人生

一.
本約好了一班人看女排決賽,惜中國未能打進尾圈,人數頓時縮水。我等無極聊人仕則繼續晚間小聚。於吉吉島狂掃食物後,一同哩入西灣河某單位燃燒過了期的青春。播什麼不緊要,連沒直播女排的賽事都不緊要。幾個無聊一齊看什麼都好笑。就如當年,我們一班頹廢總愛讓電視閃著不明來歷的法國殘片,然後集體陳屍客廳。什麼都不緊要,有一班人就夠好。好到什至連那地區直選的垃圾論壇都捨不得不看。長毛一句食窮民建聯,票投社民連,我們笑翻了。

二.
看著陳克勤的咀瞼,難以理解地球上有如此渴望權勢而又面不紅耳不熱地讓你看得見他如此渴望權勢的人。其面皮之厚,與言論之無稽程度,令人詐舌。人很病,社會很病。難為的是,他們的口號中有句是其是非其非。賊喊捉賊。世界還有皇法嘛,還有公義的嘛。

三.
九號風球,當然落街玩。風沒多大,雨也沒多大。雖然甚麼也沒甚麼,但九號風球下,酒樓海皇粥麵包店以至報紙檔還在營業。這城認真的如此需要不間斷消費。苦了一眾未能享受颱風假期的人。

四.
傍晚去鹵八給爸爸買鵝飯。等候期間,對面金鳳阿叔隔著人潮嗌過來跟鹵八阿姐開玩笑。嘻嘻哈哈的叫阿姐精神呀,阿姐立刻洁洁卡卡笑彎腰。重建舊區。為甚麼要拆走人情然後重建舊區。整條街都能這樣哈哈哈,不就是人生最好的事。遲些我老了要在哪開一檔賣相機的,你們最好找兩個在我對面求其賣些什麼其它的。人一生這麼快,我們能繼續洁卡,人生就夠好了。

Thursday, August 21, 2008

請走好

友儕間傳來死訊一則,那是我正與同事們剛完結有關熱切期待著颱風的討論之後。

淡如水的君子之交。我哪有資格為他神傷,卻也想為他點一根菸。我總記得起發左達射住協會,與及我們都羨慕他的坦白。毫無懼色的坦白。今天有什麼讓你要如此退縮。大抵都不好說了。請走好。

生命都脆弱。習慣了,又是否代表人會強壯些。我一定要對自己講係。

Thursday, August 14, 2008

another timeline another life



another platform which ride on timeline (we have played around plurk earlier). interesting and fun, especially we can have more than one editor for a timeline. but i wonder what's the roadmap of product like this.


Wednesday, August 13, 2008

中國女排

1. 有關奧運真唔真假唔假那些好煩,其實真假都不是問題,小家子才是問題,理直氣壯愚民才是問題。

2. 奧運,還是應該看比賽好。其他顯得有點多餘,尤其當看見運動員撲出去救波或扶起食了波餅的隊員。

3. 一講女排,我就變憤青。你唔係唔捧中國隊下嘛!中國隊輸都係贏!中國隊最好!

4. 由贏緊打到落後,陳忠和教練仍然笑口,傾刻間,我覺得佢有劉華風範。

5. i am lovin' 雷Sir! 繼移動長城後雷Sir再獻新猶:嘩中國隊一個重擊搞到古巴隊只能夠開螢火會咁呀,你睇佢地幾個人圍住睇住個波跌落嚟呀.....


Monday, August 11, 2008

本月食事 - 開心新發現

Roka
有個星期日,下午買完 食送 行過,見佢靚靚地又有位又有少少餓,無理由唔食囉。食日本野的,叫左 set lunch,一個天婦羅一個滑蛋豬扒,好味喎,係decent日本野個D味喎。又叫左佢D所謂cleanser。其實係好多唔同款果汁撈埋,清清地似係食西野俾個sobert你清下D味果囉。唔平又唔貴,因為唔洗等位所以絕對可以再食。但聽聞dinner menu係貴好多的。

名苑酒家
其實成日行過哩間野都唔敢入,因為最怕門口貼哂一張二張雜誌報紙介紹。名係酒家,其實係有得炒幾味0既茶餐廳,然後又唔知點解有$48一碗翅食。咁我梗有叫翅喇,咁又梗係冇期望喇,$48你想點jack。咁點知又Ok喎個味。翅係有,咁當然係D翅邊,算多喇。怪就怪在好濃好足味0既上湯裡面,除左翅之外,係冇其它料的。炒左兩味,鑊氣ok夠。仲煎左條魚。我覺得比我上次去食住家菜仲要好。

新吉士
我一般般,唔驚喜又冇失望。我老豆就食得好開心,因為有臭豆腐。但無何否認,佢個兩面黃係真係好食。不過求其叫四個 食送 都六舊埋單,我無理由expect你唔好食0者。OK喇,但唔會特登翻綽囉。

山頭火
吉吉島revamp之後新駐場的。日牌日本拉麵,排隊排到癲。但一個字講哂:好食,堅係似返日本拉麵果D味。一定要再去。

大戶屋
又係吉吉島revamp之後新駐場的。又係排隊排到癲。又係食日本野。哩個價錢算好有水準囉。shop 完 supermarket 唔洗排的話係絕對可以再食的。但千祈唔好叫佢條乜鬼紅魚。冇味的。不過個冷麵就好good。

櫻路和果子店
係呀,仲係吉吉島revamp之後新駐場的。爆好食。賣豆沙飽的。有傳統紅豆餡又有生果吉士打餡。最好係佢D野有味而唔係一味甜。你知日本仔D甜野好多時淨係得甜味。紅豆異常出色。唔食就笨lu。我老豆忍唔住一食食左兩個。時為半夜十二點三。

我唔係好識食,所以我唔係寫食評,我淨係知我覺得好唔好食,所以形容詞多數都係好食同唔好食,同埋會再去食或唔洗再去食。係咁架喇,咪你想我點jack。

Sunday, August 10, 2008

滾動﹒珊瑚﹒多謝﹒我錯了

一.
landed
我們又去玩水了。滾動。當我以浮條支撐身體再探頭入水,看見了粉紅的黃的珊瑚和nemo魚時,很不真實,因為這是香港。然後我的腳先後三次極不好意思地踢到珊瑚時,很真實,因為真係有D痛。香港真的有珊瑚,不只是印在漁護處那些沒人會看的海報上的珊瑚。我們連浮潛也稱不上,只是隨隨便便的將自己捆著水泡浮條,在海上面浮下浮下就能看得見珊瑚和魚。自然的奇妙美好就如此輕輕的包圍我們。有甚麼比這樣的星期六更好過。我們還要再去的啊。

二.
合理只在假設中。謊繆反而最真實。錯誤 (還是該當作巧合)帶出來的教訓對公眾沒多大價值,不屑一提,因為實在跟現實偏離太遠。精彩的,是由錯誤 (還是該當作巧合)延伸出來的各種appropriation。係,我講咁耐,又都係再想俾credit高登班人。Fuck地魔 (你們有看過Harry Potter嗎)。真係玩字0既一個境界。

三.
表姐從東京回來,給我帶了一袋宮崎駿!是一袋!收到後我將"Oh my god!"分成四個sms send給她。原來她去了東京都現代美術館,看了スタジオジブリ・レイアウト展... 整個館都是他一格格的手稿。有好大幅的千尋。OMG。唉。展期至九月廿八。我asia miles雖然還有quota換一張東京round trip,但我說過今年不去旅行的。揭著表姐帶給我的厚甸甸的畫冊當去左。

四.
今天從西貢回程的路上,車裡一直播著蘇打綠。無與倫比的美麗。路程長,一直播著,我第一次認真聽蘇打綠。原來好好聽囉。我錯了。所以回家梳洗後,我立即出街買,而且一次過買了兩張蘇打綠。就是因為這一句。天上風箏在天上飛 地上人兒在地上追。但看完個MV我又立即火滾。跟當日第一次看方大同一樣。又唔係冇錢。好好地so poetic一隻歌,拍到咁。

五.
奧運開幕,太多人講我唔講了。中國人,除了贏人夠多,還贏在LED夠多。anyway,冇失禮。但我真心proud of曾經maang車邊幫李生辦過事。不是因為他成了最後一棒。而是,他是一個真心的運動員。

Monday, August 04, 2008

真人真事

是咁的,是日放榜,中學老師(教geog的)朋友msn告知母校本年首日竟然收生不足,即是話本年成績其差。我問年年都話差,到低有幾差,老師話她們:
一.不知到香港在北半球

二.唔知乜係penguin,但會寫Pingu(在答題紙上)

Pengu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Pingu


令我諗起年前她已經跟我說過,她出考題,問點解日本會有強烈地震。有學生答:因為日本細,所以震一震就好震。又令我再諗起,當年隔黎班有human bio同學,在考試的答題簿上,以"please refer to text book page 172"作為essay題的答案。

Sunday, July 27, 2008

怎能夠不給她錢

驟耳聽其實比較喜歡她的舊歌,但看下去,敢唱這樣的詞,香港流行文化內找得到另一個女的嗎。然後,你怎捨得不拿錢去買她的唱片。

Binary/謝安琪










Track 6 入型入格

十二金釵與貝多芬 魚翅和魚蛋粉 各有擁躉愛惡始終由人
哪個高級哪個草根 誰有權來區分
故意去作狀扮型太拘謹 只懂跟風不思索笨得很

喂 我想約你睇齣戲 套戲喺波蘭電影節攞咗個大獎返嚟
戲名叫做《De la Cafe》導演係Jean-Luc Gaultia
佢贏哂王家衛 馮小剛 同埋佐治古尼
聽啲影評話 故事發生喺十七世紀
講當時啲農民 點樣走去大城市開Cafe
充滿解構主義 同埋後現代嘅風味
咁有型嘅戲 唔睇真係嘥哂呀你

唔 我唔知喎 好似好悶咁囉
不過喂 阿Winnie借咗幾隻碟俾我喎
有《獨家試菜》《十蚊菜》同埋《我的鐵蓋》
我想今晚一口氣煲曬佢 唔瞓覺囉
聽緊呀個男主角真係好靚仔咖
仲有嗰啲歌 真係好好聽咖囉
不如唔好講咁多 你買啲外賣上嚟
我哋今晚一路食一路睇 真係好Romantic囉

十二金釵與貝多芬 魚翅和魚蛋粉 各有擁躉愛惡始終由人
哪個高級哪個草根 誰有權來區分
故意去作狀扮型太拘謹 只懂跟風不思索笨得很

你想食咩呀 我諗住買燒味
呢間鋪最出名嘅 就係叉雞油肶
佢嘅叉燒用炭爐燒 瘦中又帶啲肥
油雞肶浸皮 脂肪少夠哂低卡路里

Yeh人哋話Four Seasons好好食咖囉
嗰度啲Caesar Salad食得人哋好鬼瘦咖
仲有啲Tiramisu甜得嚟又唔會太甜
咖啡得嚟又唔會太咖啡 唔 總之好食啦
你快啲買上嚟俾我啊....



Saturday, July 26, 2008

embarrass my friends

wanting to get another app for publishing thru phone, that's why come across this CellSpin: http://www.cellspin.net

Things You Can Do with CellSpin:
voice blogging
photo blogging
text blogging
.
.
.
.
.
record an audio conversation and embarrass your friends :)
record an audio conversation and embarrass your friends. plus a smile as bonus nah. was it a reason. why it's a reason. but i have installed this CellSpin.


,

Monday, July 21, 2008

Saturday, July 19, 2008

信.定唔信

信唔信都好,久不久玩一次,當照鏡,會看見更多自己。

Jung Typology Test
my type is - Idealist Portrait of the Healer (INFP)
Introverted/78 Intuitive/62 Feeling/38 Perceiving/56

You are:
- very expressed introvert
- distinctively expressed intuitive personality
- moderately expressed feeling personality
- moderately expressed perceiving personality

Healers present a calm and serene face to the world, and can seem shy, even distant around others. But inside they're anything but serene, having a capacity for personal caring rarely found in the other types. Healers care deeply about the inner life of a few special persons, or about a favorite cause in the world at large. And their great passion is to heal the conflicts that trouble individuals, or that divide groups, and thus to bring wholeness, or health, to themselves, their loved ones, and their community.

Healers have a profound sense of idealism that comes from a strong personal sense of right and wrong. They conceive of the world as an ethical, honorable place, full of wondrous possibilities and potential goods. In fact, to understand Healers, we must understand that their deep commitment to the positive and the good is almost boundless and selfless, inspiring them to make extraordinary sacrifices for someone or something they believe in. Set off from the rest of humanity by their privacy and scarcity (around one percent of the population), Healers can feel even more isolated in the purity of their idealism.

Also, Healers might well feel a sense of separation because of their often misunderstood childhood. Healers live a fantasy-filled childhood-they are the prince or princess of fairy tales-an attitude which, sadly, is frowned upon, or even punished, by many parents. With parents who want them to get their head out of the clouds, Healers begin to believe they are bad to be so fanciful, so dreamy, and can come to see themselves as ugly ducklings. In truth, they are quite OK just as they are, only different from most others-swans reared in a family of ducks.

At work, Healers are adaptable, welcome new ideas and new information, are patient with complicated situations, but impatient with routine details. Healers are keenly aware of people and their feelings, and relate well with most others. Because of their deep-seated reserve, however, they can work quite happily alone. When making decisions, Healers follow their heart not their head, which means they can make errors of fact, but seldom of feeling. They have a natural interest in scholarly activities and demonstrate, like the other Idealists, a remarkable facility with language. They have a gift for interpreting stories, as well as for creating them, and thus often write in lyric, poetic fashion. Frequently they hear a call to go forth into the world and help others, a call they seem ready to answer, even if they must sacrifice their own comfort.

但唔知點解,差不多的東西變了中文後,有這樣的闡述。是我的中文不好,還是我的英文不好?anyway,照鏡啫,照一塊什麼鏡不重要。重要的是,試著用不同的方法看清楚。

辨别你的天生情人:http://book.sina.com.cn/nzt/16lovetypes/index.shtml
(all tests via 五師兄字)

Thursday, July 17, 2008

崖の上のiPhone

崖の上のポニョ
楚轉載了南方都市報有關宮崎駿新作的報導,於是立即去google一下,goo出了official site:

崖の上のポニョ
http://www.ghibli.jp/ponyo/

每次看宮崎駿都要哭。千與千尋看了十幾次之後還在哭,多失禮。今次畫面上看上去沒之前幾套般黑暗。好期待。宮崎駿的畫好美。美不在形態上的像真,而是感受及情緒的真切坦然。all the stories and characters are true and deep. coz they are created with honesty of the producers. 不知香港何時上映。表姐月尾去東京,已經著她替我帶些相關的回來。

iPhone
我是唔覺意買左的。重點不在買。而在我拿身份證給姐姐〈其實可能是妹妹〉辦手續時,她出去影印然後回來,一臉不可思議的,說:我以為你89架‧‧‧然後在這話題上兜轉了好久。我心諗,點Jack,你想點Jack仲講。老闆說:賺晒啦你。我問:我賺左啲乜?



,

Sunday, July 13, 2008

Orz

一‧
今天我紮了辮,穿條子西裝褸和牛仔褲。見Page One減價,買。拿著一本World Press Photo 08、一本The Polaroid Book及一本Simply Pattern,排隊付錢。遞上三本書,收銀員接過,問:do you have 拗a.... 會員咭?。我呆住。Orz。然後說:沒有。

二‧
收銀員繼續問:有沒有city super咭。我說:沒有。我遞上信用咭。收銀員再問:有沒有全日制學生証。我說:沒有。收銀員再問:有沒有大學學生証。我說:沒有。她呆住,難以置信的樣子。Orz。然後說:Ok... 你估佢有以下哪一個假設:
a. 嘩,哩條友讀唔成書的,所以冇學生証
b. 嘩,唔通佢得十三歲
c. 嘩,唔帶學生証扮大人

三‧
很久沒買過唱片。好想買一張。打算將 quota給urban emotions。可試聽過後,買唔落手。Orz。唔好掛,連張敬軒都咁快被玩謝。唔好咁喇香港人。但不行,很想買。最後明知悶都買了不想放手。我是好好好喜歡陳奕迅的。但聽來聽去都只有陳奕迅很悶。

四‧
下午無無聊的。拿舊相出來玩,變成最新一期wallpaper。

too boring


Friday, July 11, 2008

給十二歲們(增補)

十二歲們呀,我要給你們知道,我都要錢買衫,我都要錢買袋,我還要買相機菲林交租吃飯喫煙,要很多很多的錢。但,第一,錢沒有賺完的一日,你要達到的,是覺得自己已經足夠的那一日。第二,這個世界有很多事不可以做,卻有更多其它的東西你可以去做。做得太多你本來不可以做的事,並不是沒後果的。第三,錢要花,且要花得有價值。貴並不等如有價值。就如我可以肯定地告訴你鏞記其實唔係好好食。如果,你認定你的身體,只夠換來崇光外牆諾大廣告板擲下來都會隨隨便便壓住上百個同款的手袋,那你似乎太看扁自己了。不是要你搞與別不同,但賺辛苦錢來令自己變得更模糊,這是本末倒置。

Thursday, July 10, 2008

夏天.十二歲.我們都很膠

一.
年紀小的時侯,我以長假來分辨季節。無止竟的玩食訓,那就是夏天。現在沒了長假,只長期身處空調中,季節更迭像失去意義。沒夏天的生活更加沒意義。已經很久沒去過海灘。除了海灘、太陽與溫度,還有什麼可讓我抓回夏季。冰涼的可樂三百六十五日都在喝,現在的冬天也有西瓜(Tonkichi冬天還是serve甜的西瓜),芒果大屠場每天都有芒果等待被屠殺。還有什麼是夏天的。好像沒甚麼了。不。還有。當它們同時出現,比夏天更夏天。好彩。原來夏天還是有的。我面前是滿滿一盤荔枝加龍眼。

二.
今晚蹲在電視前面,一面剝著荔枝龍眼的殼,一面為向世界出發的余慕蓮感動著,一面還揭著壹仔(對,我這個星期終於可以準時揭著壹仔)。book A封面是,12歲賣淫。點算。首先,要選擇信/唔信。然後,無論信或唔信,都有餘下的問題要處理。我們的社會怎麼了。我們的孩子怎麼了。我們的媒體怎麼了。你怕不怕。我覺得很可怕。我十二歲的夏天在等待西瓜。現在十二歲的夏天在期待什麼。他們往後的夏天又會怎麼。

三.
十二歲們呀,我要給你們知道,我都要錢買衫,我都要錢買袋,我還要買相機菲林交租吃飯喫煙,要很多很多的錢。但,第一,錢沒有賺夠的一日,你要達到的,是覺得自己已經足夠的那一日。第二,這個世界有很多事不可以做,卻有更多其它的東西你可以去做。做得太多你本來不可以做的事,並不是沒後果的。

四.
我說起話來總是很悶的對不。對,我們都很膠。分別在於真假而已。本週膠事兩則。一則我有份,一則沒我份的。而兩則都是不用有錢,都令我笑得開心。我有份的,太白痴,不好意思說你們知。人就是如此虛偽的了。沒我份的,當然不介意貼。收購 uwants , discuss , 舊賬號。我讀完WoW了好多次。



Wednesday, July 09, 2008

Guess what it is


this is not a photo post production software. this is not a photo viewing software. this is a BROWSER come on!!!! support PC, mac, ie, safari, firefox. work on flickr, picasa, facebook, myspace, hi5, friendster, youtube, google image search, yahoo image search, amazon and more. (hope it will work on ebay soon) fluent and user-friendly media viewing experience. visually very stunning. got it via uncle pm.

get one here:
http://www.piclens.com/




Monday, July 07, 2008

最好你們是但一個發達

http://www.plurk.com/user/speechlessson
這個 twitter 般的東西同類型的function 再勁的也已經有一籮了吧。我還是開了一個。timeline layout 跟別的好像有點不同最重要的是他們的 icon 好得。尤其那隻我第一眼看上去以為是象,但看真其實又不是象的 buddy。自那年去過德國買過 die maus 之後,就好喜歡象類的物體,包括 dumbo。二十歲的時侯,我有過 dumbo 枕頭。

但我發覺,我的問題,是沒人同我玩。這些東西,一個人玩不到。是否我真的是最無聊又無稽那個。anyway.

下午與教主海邊 power talk。又學野。大概她終於覺得我大個了一點點吧。都是你們教我的。是你們教我無聊的 value,及無稽的 beauty。well。你們最無稽囉。我是好正經的。我都希望我大得快一點。不是X,亦不算很Y,夾在中間,其實很難定位。定不到位,期望與行動都一樣困難。最好你們是但一個發達,搞檔野俾我打骰。

Sunday, July 06, 2008

i love birkenstock

減價月,能毫無掙扎地空手離開銅鑼灣,因為我別無所求,只想要下面這個(其實還想要一對淺灰色Davos)
19000 yen,好貴,仲未知肯不肯ship香港。



Sunday, June 29, 2008

要化

像是死去一般,與世界失去聯系。我已經連續三個星期不知到壹週刊的封面是什麼。當然,問題又是,究竟為乜。anyway.我在想,是死去一般的生活令人不斷想購買,還是不斷的購買令生活不得不像死去一般。我開始真心羨慕做工為興趣而不計較生活的朋友。對,以前的羨慕比較虛偽。今天衷心的欣賞那種放下。那才是最高的生活素質。

Tuesday, June 24, 2008

異曲同功之妙

放假先黎落雨
放工先黎打風
係咪連個天都想做死我

Saturday, June 21, 2008

when time is running out you wanna stay alive

前晚才跟C說起Travis,一邊打一邊哼著那一句度身訂做的 why does it always rain on me is it because i lied when i was seventeen。十七歲的你有沒有大話過。我的就太大。快要大過真相。有點不知所措。

今晚深夜音樂節目,沒頭沒腦的兩個主持說著說不完的沒意思的話。我在一個.xls上調整著算式,突然一句the circle only has one side。唉。只可以嘆氣。



SIDE - Travis
well i believe there's something watching over you
they're watching every single thing you say
and when you die they'll set you down and take you through
you'll realise one day that the grass is always greener on the other side
the neighbour's got a new car that you wanna drive
and when time is running out you wanna stay alive
we all live under the same sky
we all will live we all will die
there is no wrong
there is no right
the circle only has one side
we all try hard to live our lives in harmony
for fear of falling swiftly overboard
but life is both a major and a minor key
just open up the chord
but the grass is always greener on the otherside
the neighbour's got a new car that you wanna drive
and when time is running out you wanna stay alive
we all live under the same sky
we all live
we all die
there is no wrong
there is no right
the circle only has one side



Thursday, June 19, 2008

潮語教室

講師: Prof C.O. Wong
日期:禽日午飯後
地點:糖廠街某便利店門外

午飯後Prof C.O. Wong行經門外放滿本週新鮮出爐娛樂周刊的某便利店,
指著周刊封面道:
你睇梅媽幾mastermind japan




- 本課終了 -




Wednesday, June 18, 2008

夜涼如...

雨一直下,斷斷續續。天氣卻悶熱得像要我停止呼吸。季節更秩令三隻手指要包膠布。瑣碎的工作把睡眠時間拖延至深夜。夾在雨水、傷口與文件之間,我埋怨世界一切好像都反常。夜半忽爾發覺雨停了。街外靜止的。汽車、路燈、落葉、雨水、傷口、文件與埋怨都靜止的一刻。窗外吹來涼夜微風,像是誰回來看我。是回來了嗎。願一切安好。


踏破多少荒草 渡過幾多里旅途 想知道今天你過得多好
沒求過你你就當我驕傲 今天懇請你多好

請你 公開天機 快告知我如何看破生死
請你 挑選勝地 我有天總會見你 每個都總會見你


Sunday, June 15, 2008

這幾星期的幾件事三之舊同事

一.
今天的東區院友,好的散落在TTW不同層數,好的放逐過了海,但每一段時間都總會來一局。五月中的時候,隊型雖不齊整,仍然在炳記吃了一頓大的。因為各人皆日理萬機,那夜不到十時就說要散要訓要回家。好了,埋單出門口,當然要來一口飯後煙。當然又是繼續叫繼續笑。煙燒完,我會說我走回家,他們說乘巴士,她說她搭地車,他則走反方向。當然是繼續叫繼續笑。然後,發覺,他們笑到過了巴士站。那我們當然笑爆他們。然後,既然站都過了,不如過去吃糖水了。卒之,繼續吃喝傾講笑,到十一點多。

二.
奶波牛一那天,午飯我跟四十樓一伙人去賀壽。回程時十多友一同入電梯,加一個陌生女子。我一個先出電梯,與他們拜拜道別。他們多人同時回禮,聲震整棟大廈(大概可能只幾個人在拜拜我,但當中有一兩位聲線堪稱可以以一敵二十,所以效果有如三十人在電梯內大叫)。敝公司reception見狀立即怒啤,我感覺她直情想按警鐘叫實Q。聽聞電梯內陌生女子極為驚慌。我則表面上很尷尬。

三.

AxeWongBday
Originally uploaded by Bread Pete
東區六月之星聚會在住家菜。人齊了,喫得好高興。飯局後找地方喫煙。那一個賭神般的房間中,由人到事,未至無所不談,好些話題甚至無聊至極點(例如全脂與否)。但我感覺,這些年後,每個人都仍然能保持著高於一般水平的坦盪。我們不能說是深交,但我們並不是酒肉朋友。分渡揚鑣的這年多,我以為我們會生疏,倒頭來卻彷彿比共事時還要見得多。願我們繼續君子之交,繼續由人說到事再說到社會文化。


四.
聽說同事是同事,朋友是朋友。um...我理你地點諗,總之遇上你們我覺得好彩。

Thursday, June 12, 2008

一生快得離奇

我是個給流行文化浸得爛透的人。不知道從幾歲開始,就算耳邊沒播著,腦裡頭還都是塞著流行曲。不得不承認,我買過張國榮、梅豔芳、譚詠麟、劉華(EMI年代的都有,我都唔知點同你解釋,唔知點同自己交代)、黎明、郭富城、張學友、王靖雯、許志安、蘇永康、梁漢文、IFPI反翻版合輯、楊千樺、陳慧琳、林志穎、周華健、Marlboro Red Hot Hits、張信哲、遊鴻明、關淑儀、陳奕迅、古巨基、陳曉東、梁詠琪、盧巧音、(下刪百字)...一個人,一個夢,一個地方,一件事,一句說話,一幅畫面,一程車,都可以勾起一首歌。

早年年紀還輕,喜歡最能唱得出無可耐何的歌。覺得可以對號入坐,覺得很有情懷,覺得可以一邊播一邊讓你點起煙在窗前緩緩地擺一個POST。今晚播著下面這一首,不無唏噓,但還是覺得僥倖比較多。或許證明,我真的學得多一點了。

24
陳奕迅/陳思捷/林夕
做做做做面對你不喜歡的東西半日已流逝
我們是這社會的工蟻
飯局飯局沒有訴心聲的你高聲暢論到時弊
你們沒打算分享身世

你心底裡有哪些你最愛嗎
你天天要遇著的你厭了嗎
你分給你厭惡的永遠也會 多過她

廿四小時中幾小時可使你愉快到死
陪著愛你的你亦愛的人一起 別提起
廿四小時之中幾時覺得你
能夠絕不枉歲月如飛
一天有一傳奇 恭喜你

恨恨恨恨恨做個結他手你今天有沒有如願
我們沒資格講起打算
入睡入睡睡到了天光你跟她有沒有情願
一輩子這樣慢慢渡完

天晚了 睡到死
天光了 然後再 做到死

廿四小時中幾小時可使你愉快到死
陪著你永不會在意的人一起 別提起
廿四小時之中只能夠喘氣
隨天黑等天跌下晨曦
一生快得離奇 不只你

Wednesday, June 11, 2008

Tuesday, June 10, 2008

笑左

勁賤 wagagaga....
iPhone要wipe out Blackberry 但又唔用 Blackberry做 comparison.


and OH MY GOD!

all photos from engadget.com
more information on WWDC 2008 Steve Jobs' Keynote




Monday, June 09, 2008

the effect


from http://www.girleffect.org/ via paklam

impressive. thou kinda feminist and cannot 100% agree, no doubt that if everyone is willing to give a little to those who really need it, the world will become much better.

what i really want to say is, you see, internet is not about visual drama. when you have that solid statement, simply words can do. power of the crowd will do the rest.



這幾星期的幾件事二之有關玩具

一路都說我要Xpan,很貴都要。香檳和照相館都去了,不果。打給攝影師,問可否幫忙找來一台,給鬧了五分鐘。我知道Xpan不是真正Hassel,是Fuji(我其實也很OK Fuji的)。我知道買一台真正的Hassel大概也未必過萬五。但你要知道,你們都擁有過Xpan,所以你才可這樣說Xpan不要也罷。相機這東西,好多時候都是擁有大過真正用。

後來想多一想,我放棄了。買一台Hassel可能真的比較實際。決不讓自己貿貿然跌落只為擁有的陷阱。但6x6還是有點不習慣。所以或許應該,我會先買Fuji Klasse S。28mm的我有好多了,38mm合我多一些。

日前見Nacoki買了減價mini key,心癢癢的又跑去City Super看看。好彩缺課了,慳了四百。另見有Polaroid 600 Twin Pack,但價錢竟然是$360。搶錢。我有四盒未過期的Special Edition,想要的夠膽就開個價來,你敢買我敢賣。還有Agfa 110/200。當年在我爸的膠箱中掘出Kodak Brownie Fiesta, 跑去中環問有沒有110菲林,給阿叔笑我找恐龍貨。今日一堆就在眼前。我本想要買半打,但後來等店員check mini key有沒有貨時走了去超市那邊,然後就忘了。明天再去掃。但不知香港誰會沖110。

取了相機,還有電話。我自十五歲用電話以來,現在的最low tech,還甩掉個#掣仍繼續用,還死不肯轉台,沿用垃圾舊台,因為堅決等3G iPhone行貨等上新台。點知,是3。iPhone收歸和黃系旗下,即刻唔想要。轉移目標去Diamond,今日見其真身,問價錢,迫你簽18個月是意料之內,最surprise是不迫你要貴plan。價錢Ok,那當然要親手試試其武功。一試便知龍與鳳。我覺得好慢。那是否代表X1也會差不多的慢呢。最後,可能還是要3G iPhone...

噢,我很孝順的,玩具不會只買自己一份。父親節,我在想好不好給爸買個Eee PC 900。唯一考慮是mon太細,他可能看得不舒服。


Sunday, June 08, 2008

這幾星期的幾件事一之食事

五月尾至今的幾週,像是好忙,卻又好像沒甚麼做過的。想著想著,其實是前所未有的吃吃吃,還有其它零零碎碎的。記下來,別讓自己看起來沒事忙。

之前閒著的半年,每天不知不覺只吃一餐,這三周吃回這半年來吃少了的。吃到BB都好像快要出世般...

六角
日本料理。早前吃過一次,地方細,食的ok,不算很貴但也不便宜。這次再訪,哇,不得了。那個麵豉厚燒豆腐好食到哩。有臭豆腐的風範。麵豉包在豆腐外燒,外層脆而香,內裡豆腐則仍然幼滑,Nah...可一碟得一小磚的,人多要叫好多碟。一人一碟就差不多。魚生種類不算多,不過很新鮮。沒關係,我吃來吃去都是白魚跟貝殼類。今次有響螺,夠我開心了。燒鯖魚不是上菜,極少會不好吃,而這晚的好得來魚肉竟然又是滑到爆的。忍不住要叫個白飯。(對,十分阿叔的行為)加州手卷極細件,不過足料,差點又encore。燒牛扒則一般般,可以不再叫,但不至於令我不再去。

此店所有菜都極細份,所以想吃得飽的話可以放膽叫,不過亦代表比較貴。而且人好多,要吃最好訂位。

住家菜
週中夜訪過一次利舞臺店,又是魚好味,於是提意了東區六月晚間小聚再來一次。訂位時留了量尾魚,可因為本人日理萬機而遲到以至無福消受。但聽聞他們還是吃得ok開心的。我趕到的時候,只剩 食送 尾。但基於東區院友全為癲喪底,加上其中有個跟我一樣日理萬機以至遲到,於是,番熱了梅菜扣肉,然後由頭再叫一次。都是家常菜:蕃茄煎紅衫、西蘭花花枝片(其實花枝未切片前是什麼樣的?)、竹筒飯。紅衫誇啦啦,扣肉哈哈哈!扣肉肥而不膩,是彈牙的肥肉,我吃了所有剩下的。下次必再叫。

龍華酒店
沙田龍華名不虛傳的唔好食。我錯了。我應該聽排頭村賣話梅的阿姐的話。我們說要吃乳鴿,她說津津好,我說吃過好多次了。所以去了龍華。不好食不講了。唯一好的,是從門口走上去的一段像走往地府的路。




Ziti's Homemade Pizza
那是一個星期天的brunch。Pizza是傳統的薄薄的,好脆好香,是否傳統般用炭爐燒則不知道,我理他啦。意粉就好麻麻,好鹹囉。出奇的是,人很多,且是三代同堂的family brunch。星期天的三代同堂,不是應該拿明週上酒樓的嗎。這一區的老人家很hip。

Jam Bakery
看上去有teresa festival的影子,不過蛋糕款式其實很少。我點了earl grey栗子蛋糕。earl grey和栗子都是我好喜歡的味道。但這個蛋糕麻,栗子味不重,earl grey味失蹤。點個冰earl grey沖沖甜膩。我的天,他們的茶包是O-R-G-A-N-I-C的...so... no next time lol sorry。


吃得飽,不論好或是不好吃,我們都幸福。


Sunday, June 01, 2008

要富且貴

讀了林忌的地球人必須講中文,我特意去看了一遍莎朗的發言。發覺,問題真的很大。我本來毫不在意,也沒關心,因為就算她真的說了類似天遣的東西,哪又如何。是天遣的話,你說它不是,不代表它就不是。那不是天遣的話,你說它是,它其實都不會是。再者,於我來說,就算說是天遣,潛台詞不是罹難的人民抵死。絕對不是。只是,人幹了一件事,就一定會有後果。簡單直接如豆腐渣工程,令地區失去了大量孩子,對地區日後的發展影響其實很大,倒頭來受苦的,都不只失去孩子的父母們,還有做豆腐渣工程的人。當然,這個教訓實在太大了。教訓大也因為問題已經積累了好些日子。然而,這些都是直接的,一環扣一環的現實問題。至於地震是否引發自誰的行為,沒有人能知,沒有人能肯定。所以是否天遣,大家也只能覺得是或覺得不是。但若此事能提出一種論述,讓人反醒一下作過的事,也未嘗不好。我是衷心地希望全地球人都能講道理。

林忌的文可能一向比較偏激,但讀下來,好些論點都值得大家停一停諗一諗。首先,創意翻譯的事,文中已有好詳盡的分析。可無論如何,作為負責任的人,大家請先親自去看一遍莎朗的發言,然後才作定論。忘了讀哪位朋友的文,說莎朗衰在欠缺作為公眾人物的智慧,竟然用言語將自己整個thinking process表達出來。我同意是蠢,但我倒欣賞,起碼坦白,而且有用腦。我們為失去生命面對困難的人感傷痛,我們要設法援助(其實也可能是他們在幫我們,提醒我們一些忘卻了的人性),但請理性。

後來再讀小奧私陸的第二次文化大革命由互聯網開始,本來不想寫此一次事件的我,也忍不住要再寫。情緒很可怕,媒體更可怕。人原來如已經如此失控。我國地大人多,所謂的文族性或一致性都是不實在的。中國不是整個文族都失控。但好些站得很前,說得很大聲的人都其實是失控。我多希望我的國家能富起來。可富而不貴,是一件更令人沮喪的事。

Friday, May 30, 2008

從寶麗萊到自我檢討

今朝電郵內有個 Flickr mail,subject是 "Polaroid art show seeks submissions":
Hello

I'm curating a Polaroid art show in Chicago. The show will be at the Country Club art gallery on August 15th.

The show is now accepting submissions of Polaroid instant film images.

Please consider submitting images for this show!
心想 oh my god,然後我自己都wow了一下。click過去展覽的 link
Now seeking original Polaroid film images for upcoming gallery show in Chicago.

Polaroid Corporation has announced that it is discontinuing production of all instant films. To celebrate the wonder of Polaroid film and bid it farewell, we are asking for submissions for a Polaroid-only show set to take place on August 15th in Chicago, Illinois.

The goal is to have a show full of a wide variety of images showing the versatility of this disappearing medium. Therefore the theme is open. Help us show the wide range of subjects captured on Polaroid brand instant film.

讀到這裡心還在wow,誰不知...

To include your photographs in the show, please send:

    • Up to six of your best Polaroid images
    • a self-addressed return envelope for all unsold photographs
    • a flat entry fee of $10
    • Artists receive 70% of all sales.

Churrrrr...原來只是找相賣。你阿叔我影了八年,就算接有錢收的 job 實情都不是為錢做(講完自己都面紅),現在要我賣寶麗萊,未免有損個人形象。Um...於是,我在想,為什麼我還在影,還在菲林、寶麗萊,還想要Xpan...不為錢,哪為面嗎。我真的以為影這些會令我看起來有性格一點嗎。我想也許我真的以為。所以由00年起,從SX70到pinhole及mini portrait的pack film再走回去spectra然後還有square formate。我不斷燃燒過期菲林,又不斷讓未過期的變過期。更甚的我開始買超八,包括攝影器材、菲林及Projector。轉頭又開始point and shoot的135,接著是變態地搞起point and shoot的120(不是holga)。買菲林又要買香港沒有的,不是隨便找一家快圖美就能沖的。表面是為對質感之追求(huh...),實情是自我感覺良好。感覺良好不在與別不同。是你看著我,或許不知我在搞什麼,但(一般人)又不能夠很簡單地模仿我在搞的那些什麼,這是多麼有安全感。這是多麼的低能。

低能的例子可能還有更多,如Sennheiser HD414、車少幾條線就貴十倍的像底衫的面衫(我很怕無聊的details)、中學時在amazon買reference、讀那讀完都明唔晒而又跟我毫無關係的Origin of Species及Brief History of Time...我(們)與被我(們)畫條線擱於我(們)以外的他們同樣低能。同一個硬幣的兩面,沒有你高我低。

但,死性很難改,我還是想要Xpan。讓我們繼續同樣低能。

(你估哩張賣唔賣到錢?!wagagagag)


shanghai3
Originally uploaded by speechlessson























Wednesday, May 28, 2008

work-related

The Connected Agency
Marketers: Partner With An Agency That Listens Instead Of Shouts
by Mary Beth Kemp, Peter Kim

Today's agencies fail to help marketers engage with consumers, who, as a result, are becoming less brand-loyal and more trusting of each other. To turn the tide, marketers will move to the Connected Agency — one that shifts: from making messages to nurturing consumer connections; from delivering push to creating pull interactions; and from orchestrating campaigns to facilitating conversations. Over the next five years, traditional agencies will make this shift; they will start by connecting with consumer communities and will eventually become an integral part of them.

Why agencies are failing
By Joseph Dumont

Unfortunately, many brands and agencies believe they can engage consumers in a dialogue purely by producing campaigns alongside and within user-generated content (UGC) and exploiting the YouTube phenomenon.

Let's get vertical

But there seems to be an ongoing concern in the marketplace concerning advertising networks: their lack of transparency, lack of control over the reach and frequency of a schedule, the quality of placements -- not to mention that an increase in their numbers means an advertiser has a smaller chance of catching the audience they're actually after.

The one kind of growth that could bode well for the space is the growth in vertical ad networks. While that growth is a bit slower, it is also potentially healthier.

Vertical ad networks are nothing new. The only thing really new about them is the prominence of the attention they are starting to get.


to be honest. nothing new. just go with some real-life case demonstration. anyway. still worth to read if you are getting lost on the line. well, wanna be that kind of writer too. online professional, professionally online.

昨天,朋友問可否用一句解明Web 2.0。我話,真相係,有D野我都唔明。只能說,Web 2.0即係科技發達到你唔係作家都可以有專攔,同讀者。






Friday, May 23, 2008

講最後一次.離晒譜

一.
有關地震,我們都感到很難過。到現在還是覺得很難過。但今晚,講最 後一次很難過,然後就不好再講了。不是要忘卻。社區的重建,可能用上三至七年。我希望在熱情過後,難過退了後,再沒餘震後,媒體的焦點轉移後,我們都不要忘記他們的戰事將會有多長久。不好再講,是因為不好再講。講沒用了,去幹吧。我們不懂得救人命,不懂得起高樓,不過我們可以去關心。可以去跟他們聊聊,跟 小朋友玩一下,讓他們感覺到關心,也是一件很好的事,也別看少這件事。

有一次上山,有個孩子八、九歲的,不至於品學兼優,但看上去還是個 醒目的孩子。他家裡環境不好,讀一年書,然後停一年,去附近風景區賣一年汽水,抓夠錢,再去讀一年書。見他這樣子,問他說我來幫你付學費好不好。他說不好,要我幫他買汽水就夠好了。我說那好,你有多少,我跟你全買下來。然後給了他三百(上山不會帶好多錢,我就只有三百,但也該夠他付一年學費),拿走了他 的幾罐汽水。他們要需要錢,可他們不一定最需要你的錢。

暫時走不開,決定下一個假期先停一次旅行。今天跟校長通過電話,說十一月第一個星期她們可能會上去。希望我的時間能配合。要不可能會參加無國界醫生的。年前已經想跟無國界醫生去一次,但那年目的地是北非,旅費太貴付不來,所以沒去。我對無國界醫生的印象比較好。

二.
潮濕了,老毛病又來。左手腫痛。好彩不是右手。

三.
離晒譜。奪寶奇兵離晒譜。那水晶骷髏膠得離譜。那十三副水晶骷髏合體成為一件活生生的外星生物更離譜。離譜過Scary Movie。離譜過史提芬周。癡線。




Thursday, May 22, 2008

仲講仲講仲講

仲講Web 2.0。香港Agency/Market Research Agency仲講緊Web 2.0。
你們說的Web 2.0是什麼的Web 2.0先。
我們十三年前在newsgroup不已經是user generated nonsense嗎。哪十三年前不已經是Web 2.0嗎。哪我們現在還是Web 2.0嗎。還是已經2.75並慢慢碌向3.0。其實是個網這幾年2.0了,還是人這幾年才2.0了。



Tuesday, May 20, 2008


the frame
the frame
Originally uploaded by speechlessson


放下放不下來的
願彼岸的路,康莊安寧,一路好走

你們沒有活下來,但我們永遠也記得你們

Friday, May 16, 2008

學得快好得快

昨天談到真實的團結及和諧,今天在人民網的強國論壇看到了。「教育部發展規劃司司長韓進建設部標準定額司副司長楊榕、中國地震災害防禦中心研究員趙鳳新做客強國論壇,以震區校舍倒塌等話題與網友進行了在線交流。」國內的同胞提出了好多尖銳問題,官員們亦算正面回答了(當然,希望會切實查處)。中國人實實在在的進步中,請認真的對中國重新評估。反之,香港呢?

其實,在提出問題的同時,從來沒人否定過中央及解放軍及所有救援隊伍的效率與功勞。開路的100名衝鋒隊員兩死八失蹤、背著一堆堆物資徒步走十八小時去汶川的軍人、不顧一切跳下去的第一批十五個的傘兵、溫總的落力與迅速。這都是切實的人性。誰個會看不到這些。只是,每人有每人的範圍。有人動身去救生命,有人出力去修堤開路,有人做指揮,有人聽命令。需要有人問,亦需要有人答。學習有時是痛苦,但我們還是需要學習。學得快,好得快。

剛才聽,再有餘震。祈望救人的待救的,都安好,都撐住。



Thursday, May 15, 2008

硬能膠硬能R

《自由風自由Phone》主持吳志森先生:

主持你好。我不是你的忠實聽眾,也對你的節目認識不深。不過,每每當不經意聽到你的節目時,我都會留心聽,尤其在的士上。你的節目蠻有趣的,只是港台對我來說太遙遠了,所以再有趣我都少聽。

長話短說。是咁的。昨天(五月十四日)節目中,在的士上聽見你跟劉佩瓊教授激烈討論(其實是鬧交)有關鋼筋的事,好搞笑。劉教授好搞笑,鬼唔知八級地震有鋼筋都會塌,鬼唔知豆腐渣學校一中國都是。但我真的唔鬼知原來一中國都是豆腐渣學校可以不當成一個問題,我真的唔鬼知原來有鋼筋都會塌就等如起樓時可以不用鋼筋。最搞笑的,是她原來唔鬼肯知地方政府的大樓用過千萬去造,加固學校的工程側沒有人理。

你又是衰的。你挑戰教授,且用一種爆串嘴的語氣。你要改了。這些人,一被人串就不行的啦,就如有個掣給人啪著了的不停不停不停辯護,或者甚至未有人開聲,就開始辯護。無論怎都好,我都覺得你沈不住氣。雖然我知道很難沉得住。我可以沉不住,但你最好不可以,因為我不是主持,而你是。一句到尾,你都有改進空間。(其實誰會沒有)

更搞笑的是,你們說完有關鋼筋的事,往後有幾個大概是由維園裡面phone in過來的伯伯,大鬧你不應該在這時候提這些有沒有鋼筋的事,大鬧你不知中國山區其實沒鋼筋,大鬧你打擊中國人(?)救災救難團結的心,大鬧你大鬧你及大鬧你。弄得你要退,說你不是第一個提鋼筋的事,說你不知道原來這時候提這些會令人覺得不安。

又是你衰了。幹嗎要退!我知道山區條件差,但原因是真的差,還是本來可以好些,卻因為人為因素而沒被改善。為什麼不能提。救災還救災,檢討還檢討。以為救災時檢討就會打擊中國人團結的心,那他們就太看扁中國人啦。點啊,發現有人偷工減料,苦了人民肥了官,做成大量死傷,就會令你捐少點錢麼。

硬能膠們拒絕面對問題,用駝鳥的心態去維持所謂團結及和諧。真實的團結及和諧,是無論什麼問題,都能一同站出來面對它解拆它。所以啊,主持啊,請你不要退。請你沉得住氣,繼續對該問的事提問。打進你節目的電話多是硬能膠,但不代表你所有的聽眾都是硬能膠。

溫總跟解放軍今次都給我很好的印象(除了兵大哥在幾十層樓高拋下沒包好的即食麵),我相信中國還是有希望的,如果大家都願意實踐那真實的團結及和諧。


逢星期一至五下午五至八都沉得住氣


經常在維園對面CEO排隊等唱K的非聽眾
敬上





,



Wednesday, May 14, 2008

沒鋼筋的學校

買了壹週刊去海灘,這應該是我最後一個待在石澳的weekday下午。Book A及Book B之間夾著地震特刊,霎眼見封面是瓦礫中一堆小朋友的屍體。我很怕看見這樣的場景。是一堆小朋友,頸上領著紅巾的,好與灰白臉色做個對比。我決定避開。直至回程也不敢拿出來。

下了公車,轉的士,播著是港台,說著地震,問了好多問題。其中一個是,為什麼學校塌下來,醫院塌下來,政府機關的辦公大樓卻沒塌下來。主持說官員們結結巴巴講了十分鐘,然後硬說有塌,那裡那裡有一棟政府大樓塌了下來。一棟。如果有人知道塌了幾多學校,請告訴我。

另一個問題,是轉述自罹難學生的母親。為什麼學校的瓦礫堆中,只有泥磚,沒有鋼筋。主持說有得解,但我已經要下車。寫這個的時候還未有節目重溫,今晚再聽。不過,什麼原因都好,都不會是原因吧。

踏入家門後,忍不住拿出特刊。真的,三層的教學樓變成只有泥和屍體的廢墟,就是不見鋼筋。再看多一秒,眼淚就要跌下來。

人命如此下賤時,國家強極有個普。



五月十四日 港台 自由風自由PHONE
http://www.rthk.org.hk/rthk/radio1/openline_openview/20080514.html

網上捐款-紅十字會
https://www.redcross.org.hk/donation/user_donation.asp?langId=2





自欺其實是欺人

那天才一伙人在說,緬甸打喇嘛換來一個殺十萬人的風,不知何時到中國。誰不知轉過頭,就震得如斯慘烈。不要問怎麼不報在誰身上要報在平民那裡,因為共業,很難搞。捐一點錢,唸一串經,心裡頭記住教訓,然後嘆一口氣,生活還是要繼續。慚愧是,我仍在想辦法搞來一台Xpan II給自己。我很坦白,我知道是奢侈,卻真的未能放下。唯有自欺欺人,說有錢買的時候,都要多做一點事,才准買。或許,有錢的時候,又不會想買吧...

有段時候,我也覺得對錯很難分。但這幾年我卻彷彿明白,是對是錯其實很容易分辨。難分,只因為不坦白。坦白不會令錯的變成對的,不過應當會令以後錯得少一點,如果你是人的話。當然,坦白又是另一個大課題。

很坦白跟你說,我沒那個改變世界的大志,其實是因為沒那個能力。但如果我可以令世界壞得慢一點,我會做。願你們每一位都繼續平安地走著。願他們早一點脫得掉塵世煩擾。


Online Donation - RED CROSS
https://www.redcross.org.hk/donation/user_donation.asp?langId=2



Tuesday, May 13, 2008

望太平


F2 shoot FM2 shoot F2
Originally uploaded by speechlessson
波跟我,兩個夜訓的人,今朝十一點多哇喇哇喇的在碼頭,跟著人潮排個半死,為的是讓F2及FM2兩兄弟在太平清醮中相認。不只認了,兩兄弟還因過份擠擁而鏗鏘的踫撞了幾次,嚇得我。

記不起上一次去長洲是何年,而太平清醮卻肯定是未看過。人好多,多得要死,但無論怎辛苦,也應該要來。來感受一下人的事。人多的事,未必很人。例如聖火那種就是很多人但不人的事。銅鑼灣人也多,但也不人。地鐵人更多,同時亦更加不人。可能就是離島跟市區的分別。沒理據地覺得離島的小朋友比較開心。尤其當我吃著海灘附近的芒果糯米滋和看著但吃不下的豆腐花、甜糕、車仔麵,咬著路邊婆婆擺賣的雞屎藤,還有溫熱的齋和春卷,不難覺得長洲的天空特別藍。藍天下的人都快活。

我也很喜歡灣仔和舊時的卅間,都是我長大的地方,都是人的地方。那天老闆帶我回豪華咖啡室吃brunch,我才醒起有多久沒回來過,有多久沒吃過這裡的麥包。愛群道幼稚園、麼利臣山嬉水池、德仁街士多金絲糖、街市口的藝美、鵝頸熟食車仔麵、灣仔道美利堅、集成有little twins star和百佳、最初的188、交加里碗仔翅、擺花街萬花紅、拿不秀鋼盤去貴如要牛河、泥街的粥和民園和玉葉、閣麟街口的油泡魷魚鬚、結志街豆花、士丹頓街大士多有沙砲跟滴滴金、堅道寶高、京滬、新藍塘、青年會的康樂棋。好多都沒有了,仍在的味道亦不是舊時的了。我跟自己說,我去到哪,幹著什麼,都要記得這些,記得自己是什麼。

Monday, May 12, 2008

restart

一.
朋友們都為我高興,我高興的是有著你們一班朋友。
感激。

二.
必須再一次說,劉華唱得爛,但他確實應該選特首,i love canto pop。
那可笑的聖火接力,要是運動員以外的八十多棒,全都由劉華來跑的話,我那天的心情該會是好一些。

一晚長大
人大了 方知天有幾高
停下了 方知走了彎路
從晚間等清早 等青春不蒼老
還尚有多久等我虛耗

時日太快 無知的小孩一晚長大
太多愛斤斤計較 還未算清便分解
才明白 能活於一分一秒 當下仍愉快
咬緊拳頭不怕捱 青蔥歲月會跑得很快

Wednesday, May 07, 2008

摘日重寫

風沙暴,我們到底還要不要害怕風沙暴。
背著風沙吹過來的方向,只一路走往原點。
面向著風沙吹過來的方向,唯有用頭巾牢牢地裹住臉容。
避得過風沙,卻看不見路途。
但當看不見前面,仍可以向前走著時,我們長大了。
還要好好多謝過份漫長的風沙暴。
摘日重寫少女小說

Friday, April 25, 2008

I hope i am not a nice kid

朋友轉寄過來,忍不住立刻貼
Subject: Pls stop not in the name of art

In 2007, the 'artist' Guillermo Vargas Habacuc, took a dog from the street, tied him to a rope in an art gallery, and starved him to death.
For several days, the 'artist' and the visitors of the exhibition have watched emotionless the shameful 'masterpiece' based on the dog's agony, until eventually he died.
Does it look like art to you?
But this is not all... the prestigious Visual Arts Biennial of the Central American decided that the 'installation' was actually art, so that Guillermo Vargas Habacuc has been invited to repeat his cruel action for the biennial of 2008.
PLEASE HELP STOP HIM. The link below is for a petition against this horrible act!
http://www.petitiononline.com/ea6gk/petition.html
It's free of charge, there is no need to register, and it will only take 1 minute to save the life of an innocent creature.
Thank you for your time!!
從來也很怕artist這個term。artist不代表特別尊貴優越,只代表特別需要被照顧。所以被人用artist來稱呼/形容時,切勿太得意忘形,小心留意其潛台詞。就如被人以nice guy形容一樣,不代表你特別nice,其實只代你"冇野"。


more readings
The petitionist - http://guillermohabacucvargas.blogspot.com/
Wikipedia - Guillermo Varga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