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19, 2008

影像謎思?!反思?!定偏見...

首先,shame on me,我的三支AI鏡,分別為85/1.4、55/1.2及24/2.8,都發了霉。怕得我不敢讓老爸知。我從來,從來,未爛過/壞過任可 shooting tools。最差的record是掉了一次GR1s。05年從鬼怒川回淺草的東武特急上遺失過F810,但後來都拿得回。縱然再貴的,我都不特別矜貴地用。不特別矜貴地用,不代表不珍惜。135,120,polaroid,super 8,它們一般都非常聽話生性,因為我們是朋友。今次發了霉,大概它們都憎爆我,因為舊年一整年我都沒用過它們,甚至沒拿過出來抹。要修補關係,除了要錢,還得找一位信得過的師傅。致電過陳烘,所有問題一慨不答,要見實物才肯報價。雖然陳烘的名氣大,但這樣的態度仍令我不放心。於是問攝影師朋友。朋友帶我去中環找達叔李祖達師傅。價錢非常合理,而且態度友善。

達叔與哥哥斌叔65年合組斌達相機修理公司,專門修理傳統相機,手工之精細,令好多朋友都對他們尊敬萬分。可惜斌叔年前過身了,但達叔還仍在獨撐。他們的歷史我不多說,有興趣可按此詳閱。

菲林相機,現在有多少人會欣賞,又有多少人不只會用口說欣賞。兄弟班少了一個仍撐下去,至今四十多年,不因為冷門少人懂得做而收得貴,有幾多個人可以做得到這樣。

然後我的問題是,影相,係咪真係菲林好D。我個人覺得菲林跟一般流行的digital photography是不同的媒體。我輕輕提出了問題,另一位朋友(不是攝友,DV auto都不太能manage的)反應卻有點大。Perception是,菲林包含多一點aesthetic judgement,DC跟普羅大眾用DSLR都只是流行玩意的成份較多。Digital just make everything easy. sometimes, too easy. 我同意。但究竟是too easy令攝影的層次淺薄了,還是,人家的來得too easy,所以我們反感。人家不用看錶,因為auto。我們不看錶,因為要由totally mechanical學起,被逼學用眼測光,否則不夠快。

相是什麼。一個representation罷。不要理真不真假不假,只要透過manipulate光線,於有限框架內重組出一個世界。可以將小的放大,將大的縮小。但無論如何都是一個symbol,represent一種想法。而從前,要有效利用光線表達想法,必先熟練如可manipulate光線。那是透過很多trial and error才可得來的skills。由於trial的path不同,error有別,每個人修來的果都包含非常個人的歷史。現在用face detection,每個人都用同一個face detection system(差別或許在Fuji還是Canon的system),認人不用眼,用電路板,好吹漲。不經人腦process光線,用電路板,人的 input難免少了。其實這代不代表representation的成份少了。我第一次問自己時,肯定的答是少了。再問己一次,我就開始猶豫。光線的 manipulation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按快門的人跟被攝的人或物的關係。Digital photography本身的確減低了對skills的要求,但並未有沒殺沒人的關係。Face detection同人眼可以同時並用,你選擇怎用而爾。所以,不是digital的問題,是人的問題。easy了,你拿個方便去幹些什麼。快速zoom 埋個deep V度對焦影完冇人覺,或是快速捉住有想法的1/60秒,電路板沒迫你的。

但沒辦法,我看得見的大多數,都是快速zoom埋個deep V度對焦影完冇人覺,或一屋都是燈還用上書檯燈般大的閃燈,或唔識計ISO、shutter speed同光圈關係,或只顧成像sharp唔sharp但唔記得睇composition的人。算了,其實我拿GA645當snap shot影生活相,可能都被人家說我扮野唔用腦。

既然人的惰性如此強,我仍然支持菲林,起碼可以迫人掙氣學用眼用腦。


more information
斌達相機修理公司
Panda Camera Repair Service
Add: 1702, Double Building, 22 Stanley Street, Hong Kong
Tel: 2522 9905

2 comments:

Pete said...

我有個舊鏡頭發晒毛
係咪都可以搵達叔幫幫手?

Son Lee said...

you call him and ask lo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