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28, 2009

姑媽

初二晚,被姑媽召喚,要到她家去吃飯。姑媽今年已經七十,雖不特別照顧我,但當年要不有她和細姑姐,我這一家大概散了。說回來,不怎麼特別照顧,是她們都覺得我自己搞得掂,過年過節還會買點吃的玩的給她們。這晚,我給她買了盒大號本高砂屋,她見狀即拿出別人送來的顏色曲奇,推給表嫂,說只吃我的一盒,別的不吃。甚俾面。但難為了家嫂。

這個姑媽,當年與嫲嫲關係搞得不好,試過幾年都不回來灣仔老家,有時候只偷偷找我媽喝茶。哪又當然是錢的問題。她又說她拿她幾個小巴的士牌去賣,她又說她給了她幾多個萬。好煩。我嫲嫲不是不好,但她是很厲害的人,所以比較難搞。你令她有一丁點看不過眼,她用一句說話就能送你一程去地獄的。不過也能明白。經歷過戰事,生過十個孩子然後一半死了,丈夫好賭,靠她一個人竟可在五十年前買三房兩聽成千呎的樓,一個人做廿幾人吃的半夜開年飯,不夠厲害,怎可能過。

姑媽哩,傻頭傻腦的。我嫲厲害,當年甚至因為婆媳間的事而老是擺我上檯,但我還是很尊重她的。十個孫,其實誰都知她最疼我。那時自修室在堅道,回家前都會去玉葉給她買芝麻糊。可她跟姑媽的事,我沒興趣知。我只知道,都是一家。誰個還自覺是一家的,那就什麼都沒要緊。老人家了,說實的能跟她多拜幾多個年。十個還是二十個。但再多幾多個,最後,還不是要走。

飯前,姑媽捉住我傾計,拿給我看她去阿拉斯加坐破冰船的照片。我話好大浪喎有無見暈,她說我癡線定過抬油啊。我問去阿拉斯加有無食蟹,她說阿拉斯加D蟹都把鬼,沒味的。我話我最怕坐長途機,想死,留返你D後生去玩好了。她卡卡卡卡說係喎坐長途機對她來說不是一回事囉。我叫她要開心,她叫我不用記掛她。後來,她對我說,見嫲嫲最後不開心,現在都化了。還跟我在數算,老公、仔女、孫、朋友、衫、錢...最後沒一樣帶得走,執著什麼。那一刻我有點愕然。根據上面的對話,你們也許都感到我這個姑媽是忽忽地的(七十歲去坐破冰船聽起來不是超忽是什麼),但她突然又在跟我說萬般帶不走。我接不下去。只能拍拍她的肩,說係囉更加要開心多D。

離開,對老人家來說,其實是很大的恐懼。她今天能對我如是說,別管她是在安慰自己,或口不對心,起碼她都在面對。在這些日子,我都特別記掛她們。仍在的,或離開了的,都記掛。還有灣仔老家,那張能坐十二人的雕花圓形大木檯。無論在哪,你們都要快活自在。

4 comments:

principal said...

i wont read ur blog in office anymore
priscilla 就黎會覺得我人格分裂

Son Lee said...

you cry in office?

prin said...

十個還是二十個。但再多幾多個,最後,還不是要走。

Son Lee said...

對於不能扭轉的人事 - 所有違反物理規則的事,比喻唔訓覺、唔食野、四十樓跳落黎唔死等等。但這一切物理規則的以外的事,是可以改變的,雖然可能不易 - 只要正面面對,早一點準備,就沒什麼可怕。你怕,它又不是不會來。你不怕,它來到的時候,又可能是你想像以外的一番面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