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09, 2012

晚飯後,我去洗澡,然後換好睡衣準備倒頭到被窩。走進房間就被你一手拉住,牽起我的上衣,說,怎麼三十歲人還是這樣永遠不能抹乾背脊才穿衣服。你拿出毛巾,給我抹乾。我沒作聲,爬上床。你過來抱住我,說怕我冷病呀。我有一點慚愧,但沒說出口,只說,知道喇。你也再沒說話。翌日下班,我跑去小區的火腿店,買你最喜歡的parma ham。回到家,拿出來,我沒說是賠罪或什麼。不過你知道我的。你裝不滿,說不是吧,有火腿沒蜜瓜,離譜。我立即穿上鞋,就要出去買蜜瓜。你又一次拉住我,說要跟我一起去。我感激,因為我們的仇,從不隔夜。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