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27, 2010

政制.暴力.花生友

一.
有關已通過的政制方案,本來我說我沒能力分辨好壞,後來聽了多些,再讀了多些,不好說什麼多餘的,來,我們只看FACT。原本三十席功能組別,新增五席,由沒功能組別票的選民選出。即是說,三百多萬票選五席,七萬多票選三十席。根據基本法附件二政府提出的法案,如獲得出席會議的全體議員的過半數票,即為通過;立法會議員個人提出的議案、法案和對政府法案的修正案均須分別經功能團體選舉產生的議員和分區直接選舉、選舉委員會選舉產生的議員兩部分出席會議議員各過半數通過。換句話說,未來立法會的議員的提案,繼續可由只得七萬票「民意」支持的三十席功能組別否決新政制方案民主了多少,你自己判別好了

二.
何秀蘭的發言讓我動容
。她好的地方,不只簡短而聚焦地指出謬誤,還同時清楚點出反對背後的理念,且沒個人獨攬民主鬥士的光環(相反的你可看看張文光說了什麼)。她真正的跟人民走在一起她對晚一輩的尊重與理解,和她願意將「功勞」(雖然沒什麼成功過)算給年青人,是氣道,是謙遜。相比民主黨閉門造車,然後說我最懂為你好,反差實在大你說她虛偽嘛,那地方誰不虛偽分別只在誰高手誰低手就算她真的虛偽(雖然我不覺得),但我們仍然是需要虛偽得像她的這種明報有何秀蘭624發言的視頻,623張文光說的都可在那邊找到

三.
一出事,花生友就現形
。讀到有些人,說不屑在立發會門外的人使用暴力,說香港很反智呀,說八十後欠腦袋呀。說起來何等有道理何等時尚,多麼高人一等。什麼是暴力。兩天都不見血電視新聞播著示威者強行爬過鐵馬一刻,但沒給你看見他們爬過去之後只在第一排與第二排鐵馬之間坐下。如果潑水扔紙是暴力,哪,我只能說,啊溫室的花生,願你這一世人繼續無知吧。再說,就算暴力,又怎樣。你不覺得需要強力反抗,因為,你不住在菜園村,你不住在大角咀唐樓,你的單位未被強拍,你的aesthetic sense未足以令你認知市區重建如何毀了這城,你對你生活的城市沒足夠了解。還有,你沒看到赤著腳在立法會外走著跪著的年青人。你在冷氣房內以鍵盤任意批判,他們願意以身體為這城走入這場遊戲,受著不公平的規範。你的一句,沒任何代價,可他們是會被警察拉的。花生友啊,你說誰最暴力

四.
我仍然覺得,那些慕名逼爆舊區舊建築舊茶檔擺po拍沙龍的人
最暴力


1 comment:

Anonymous said...

thanks for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