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04, 2012

有陣時,我會想,到底我該把你當作孩子,還是不該把你當作孩子。然後,轉眼間,你已經手起刀落,決定走出去。我有多替你高興,也同時非常憂慮。不打緊,因為我知道你都不會放在眼內。因為你已經是個長大的孩子。你知道嘛,你在我的沙發上賴著不肯走的夜晚,我其實有點嬲,因為我累得很。但我也知道,你跟我一樣,累得很,不過你還是想多陪我一個晚上。所以,我還是繼續給你煮普洱,心裡面還是感激著。大概是你這樣的人,才可以把我都當孩子看待。我這種人仍能被如此純粹的被當成孩子,那是多大的福份。準備了包美金的利是,後來想想,都是我先繼續幫你儲著。你需要的,不再是別人給你的,而是來自你自己內在的。自己一個人,路不會好走,但那是為著往後的路可以越走越闊。對不起,我經常都被分配壞人的角色。我不會叫你玩得開心些,我只會一路重重覆覆叫你記住初衷,叫你腳踏實地。是的,請緊記不要再跳了,你要走的路還多。你的地方,我沒興趣,那就請你坐穩機,下次挑一個地方,我們再去過,況且,你欠我兩件底衫,麻煩你整整齊齊乾乾淨淨的回來還。

3 comments:

校長 said...

會一直賴著你沙發的,所以接受/唔好再嬲了!

Son Lee said...

唔係真嬲,但係我真心對唔住,人一支力係會喪失理智的。下次你來可以試沖奶茶囉。大感謝。

JOHN said...

認同記住兩個淫瘋毒的誹謗者
老瘋妓SIU苑攸與嫖子騙子瘋子李廣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