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22, 2012

每日都有人提及倒數。工作間、相熟的朋友間、不相熟的朋友間。熱切討論。說到要儲糧,說到要盡快盡量見一個面,但並沒有說到任何恐懼或迷茫。說到倒數變成一種風尚,說到那個分不清真假的地步,說到有一種近乎我門正在消費末日的感覺。我們何其欠缺話題。那管遠方正發生一場美名為戰爭的屠殺,也不要管那好像就要爆開的火山,更不好管末日是否真正會來。對我來說,近來我前所未有的覺得煙很好吃。好吃到捨不得喝水。深深吸一口,讓那油潤豐厚的香味停住。不騙你,是真的。我吃煙十六年,從未如此衷心覺得煙好吃。而如果這是因為末日,那末日對我倒算不錯。近來我亦覺得前所未有的強壯。強壯到一個地步,要是我站在戰場中間,或站在正爆發的火山前面,可能都不會倒下。雖然我並未暸解那力量從何來,而我該要拿這力量來幹什麼。但一想到,當你靠過來的時侯,驚嘆我原來如此強大實在,我就不其然的要暗暗微笑一下了。

No comments: